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剧本->莱阳女杰
剧本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07-01-11 上传: 洋漾 人气:


  
  莱阳女杰 (电影文学剧本)
  一
  漆黑的夜,少星无月。
  一排小小的火星在黑暗中闪着亮点,两个人影在黑暗中幌动。几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夜空——砰!砰!点点的火星全都熄灭。
  洪常兴点燃了马灯,拎到前面一看,香炉里的香还插在那儿没动,香头上的火已经熄灭了。他笑着对妻子田玉儿说:“行呀!咱俩的功夫没有白费,子弹也没有白糟蹋。”
  “不成呀!”妻子田玉儿说,“二叔说了,静态射击只是枪法的基础。他要求咱们在运动中射击,在摸、爬、滚、打中射击,在走、转、跑、跳中射击。要做到快速准确,得心应手。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咱们就对不住消耗的子弹。”
  “好吧!”洪常兴说,“咱们带着仇恨练,用王二老爷做标靶,向莱阳四魔讨还血债,短枪长枪一起上,打倒这些吃人肉喝人血的魔鬼!”嘴里说着,又把香炉里的香一一点燃。
  洪常兴的话,钩起了田玉儿的回忆:
  1910年莱阳民变,王景玉引领清兵追杀溃退的农民,清兵瞄准开枪,一些农民中枪倒下。田玉儿爹——田车五——在洪常兴搀扶下随众溃退,也中枪倒地。洪常兴抱着田车五问:“老师,你咋啦?”田车五喘息着说:“我中枪弹了!你快走吧!”洪常兴说:“不行!我背你!”便背起田车五向前飞奔。
  大门外,人吼狗吠。王景玉带领清兵闯进洪常兴家。田玉儿娘——田赵氏——紧张地催促田玉儿:“玉儿!王景玉来了,快跑!”田玉儿打开后门跑出去。王景玉看见田玉儿背影,大喊:“田玉儿!站住!”就要随后追赶。田赵氏张开双臂阻拦。王景玉大怒,双手一推,喝声:“去你娘的!”把田赵氏推得仰面跌倒,后脑海撞在柱脚石上死了;洪常兴爹——洪庭发——拉着王景玉,嚷道:“王二老爷,你咋把田玉儿她娘打死啦?!”王景玉兜裆一脚,踢碎了洪庭发的睾丸,洪庭发喊了一声,倒地身亡。王景玉向他吐了一口唾沫,夺门追赶田玉儿。
  高梁地里,王景玉扑倒田玉儿,压在她身上,撕她裤子,意欲强暴。田玉儿挣扎着、嘶叫着。恰巧洪常兴背着田车五来到咐近,闻声放下田车五,手握木棍来到王景玉身后,一棍打昏王景玉,拉起田玉儿、背着田车五、往高梁深处跑。
  高梁深处一个窝棚里,田车五气息奄奄,喘息着对田玉儿、洪常兴说:“孩子,莱阳这地方不能呆啦!你们去济南躲一躲吧!你表哥王福在济南府当差,他能帮助你们。”说完,就咽气了。
  1912年,田玉儿、洪常兴结为夫妻,在济南鹊华桥开了一爿小店。晚上刚打烊吃饭,表哥王福来了,紧张地对他们说:“你俩快走!莱阳那个王二老爷带人来追捕你俩了。说你俩是乱党。”田玉儿问:“咱俩上哪儿去?”王福说:“上李家桥吧!”
  田玉儿、洪常兴背着包袱刚跑过李家桥,王景玉带人追来,在吆喝声中开了一枪,洪常兴中枪倒地。危急中出现了二叔曲士文,开枪打伤王景玉,把洪常兴抱上马车,带到临城。
  临城住宅里,曲士文指着候颁扬介绍说:“这是我的挚友、内家拳新一代宗师——候颁扬武师。候兄因为徒弟闯祸,失手打死了袁世凯管家的儿子,被袁世凯下令通缉,暂时在此隐避。这是你俩习武的绝好机会。生当乱世,要想为国为民做一番事业,必须具备克敌致胜的本领,最少也要有自卫的能力。要是连自卫的能力都没有,侈谈救国救民岂不都是空话?现在你俩拜候兄为师,好好学习内家拳术。”候颁扬谦虚地说:“武术是冷兵器时代的产物,在盛行热兵器的现代,只在徒手搏斗中才有用。真正的克敌致胜,还须像你们二叔那样,双手使枪,百发百中。”曲士文说:“拳法枪法都要练。拳法有你这个名师亲授,可以事半功倍。枪械射击不是什么难事,一靠恒心,二靠弹药。子弹消耗得多了,眼线自然就准了。”他对田玉儿夫妇说,“总之,不管是拳法还是枪法,要练就得练好,练到准确迅速,得心应手。如果时间练长了,你们感到疲惫,那就想一想你们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仇恨会鼓起你们的毅力,激励你们发奋、成功。”
  想到这里,田玉儿振奋起来,她迅速地行走、转动、跳跃、翻滚,在摸、爬、滚、跑中挥枪射击。
  炉里的香熄灭了又点燃,点燃了又熄灭……
  
   微山湖是曲士文给田玉儿夫妻指定的练枪所在,这儿离城镇远,群众基础好,又盖了三间房屋,每月下湖三次,每次住两三天,军队、警察不易发觉。
  经过三年的刻苦学习,由名师候颁扬精心调教,夫妻二人日夜对练,拳法进度超过常人的十年功夫,太极、形意、八卦的技击水平都已渐臻上乘;枪法进步更大,由于曲士文提供了大量的子弹任她们消耗,射击技能不但达到了‘得心应手,准确迅速’的熟练程度,而且能在暗夜无光的动态条件下枪打香头,百发百中。
  一九一四年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借口对德国宣战,派兵强占了胶州湾和胶济铁路。曲士文看出了日本帝国主义吞噬山东、进而蚕食中国的侵略野心,决心回家乡莱阳发动抗日,临行嘱咐田玉儿夫妇加紧锻练,准备迎接斗争。
  
   黎明的天空,疏星疲倦地眨着惺松的眼睛,残月挂在树梢,晓风吹拂柳丝,微山湖里烟波浩淼。
   田玉儿夫妻浴沫着晓风残月在湖边空旷处打太极拳。他们英俊靓丽,精力充沛,拳打得轻柔潇洒,连绵起伏,犹如荡漾的白云迂回变幻,时而流来涌去,悠闲飘逸,时而紧密翻滚,像暴风雨的前奏;又如江河的流水,滔滔不绝,时而清波浩淼,碧纹粼粼,时而汹涌喘急,浪花奔腾,吞吞吐吐之间,显出摧枯拉朽之势;还像春风杨柳,婀娜飘袅,软软的,柔柔的,如同丝绸抖动,在和风细雨中轻拂;又似雄鹰展翅在低空飞翔,盘旋缭绕,俯瞰大地,随时准备袭取猎物。
   一趟太极拳练完后,洪常兴对田玉儿说:“师父教导我们,太极拳要练得‘松、圆、熟,稳、准、狠。’在练套路中,你都隐约的体现出来了。今后在盘架子时,最好隐蔽一些,做到貌似悠闲,暗藏杀机。”
  田玉儿笑笑说:“有道理,我以后注意。咱们再练一趟形意拳如何?”
  “行!”洪常兴同意,“咱俩一抵一段。先练五行,你练我看。”
  田玉儿也不推辞,拉开架势,练起了勇猛刚劲、快取直攻的形意拳来。
   远处,星星点点的鱼船开始撒网捕鱼,阵阵的渔歌顺着柔和的晓风在湖面上飘了过来:
  微山湖水呀,浪滔滔,
  百姓头上呀,三把刀。
  要问刀子哪三把呀?
  官府、码子、加土豪!
  田玉儿停下锻练,问洪常兴说:“是卫家老四在唱歌吧?”洪常兴说:“秃哥带着开基、开泰找常学进说票去了,怕是还没回来。”田玉儿不解地说:“常学进绑架英子干啥呢?英子家又不富裕,榨不出油水呀!”洪常兴说:“凤凰不落无宝之地,既然架英子的票,总有他的打算。咱们回去听消息吧!”田玉儿看看天,觉得天还早,便说:“再转两圈八卦。”又滔滔不绝地练起了游身八卦。刚转了两个圈子,孙开元带着卫开基、卫开泰找来了。
  孙开元自幼家穷,头上长过秃疮,不生毛发,人们都喊他孙秃子,朋友们为了表示亲切,都称呼他秃哥。洪常兴迎上去说:“秃哥,开基、开泰,你们回来了!”
  孙开元埋怨道:“你俩咋跑到这鬼不生蛋的旮旯来蹦达呀?害得俺仨好找!”
  田玉儿停下手脚,问道:“秃哥,英子的事谈得咋样了?”孙秃子咂了一下嘴,又叹了一口气,才说:“龟孙子常学进,他不认俺孙秃子。”田玉儿问:“那他认谁?”孙开元说:“你问开基、开泰吧!”卫开基说:“俺仨问常学进,俺微山岛都是穷棒子,与你常首领井水不犯河水,你们绑架英子干啥呢?你猜他咋说?”田玉儿问:“他咋说:”卫开泰插上说:“常学进说,他不会碰英子一根手指头,也不想跟俺微山岛为难。他说,‘听说田玉儿两口子到微山岛来了,只要能把田玉儿请来见一面,立马就放英子。’秃哥他说不出口,俺兄弟俩就陪他来了。”洪常兴笑道:“都是自家兄弟了,有啥不好说的?秃哥太见外了!”田玉儿说:“咱们这就回去,吃过早饭,就去会他。他常学进与咱素不相识,想在咱身上打啥主意呢?”
  “不管他起啥念头,”洪常兴说,“咱们做好应对的准备,先礼而后兵。如果他常学进胆敢无礼,咱就叫他自尝苦果。”
  五人一边商量,一边往住处走。
  风吹着芦苇在湖心里摆动,一条木帆船顺着航道往湖西飘漾。卫开泰在船后舱轻轻摇着橹。
  洪常兴抓起撑篙,上前帮忙撑船。卫开基夺过篙子,挥了挥手,说:“你到舱里歇着吧!玩船的事用不着你。”
  洪常兴习惯地拍了拍手上的灰,低头进了船舱。卫开基把撑篙放在船边上,熟练地拉起风帆,船的速度在显著加快。
  湖西岸边,一个四十多岁形容猥琐的汉子,手搭遮阳向湖心里张望。他看见一条船向西岸驶来,便对跟随的人说:“来了!注意隐蔽。”跟来的人都隐蔽起来。
  船到湖边,卫开泰掌稳了舵,卫开基收了风帆,操起船篙把船向岸边撑,孙开元搭上跳板,洪常兴、田玉儿顺着跳板上了岸。
  卫开泰给船下了锚。
  在岸边等待的那个猥琐汉子走了过来,问孙开元道:“秃子,这位女掌柜的就是田玉儿么?”孙开元答道:“不错,她就是田玉儿。”接着,往洪常兴一指,介绍说,“那是她当家的洪常兴。”猥琐的汉子往二人身上扫了两眼,抱拳拱手说:“洪先生,田女士,俺有礼了!俺是专诚来恭候二位的。”
  洪常兴问孙开元:“秃哥,这位是谁呀?”孙开元说:“是常首领身边二当家的,姓候,排行第三,人称候三爷。”洪常兴把手一拱,说:“候三爷,失敬!失敬!”接着,又问:“请问候三爷,常首领召咱夫妻,有何见教呀?”
  “这个,”候三犹豫了一下,笑笑说,“详细情况俺也不甚了了。二位见了俺们当家的,自然就会明白了。”这时,他把拇指和食指放进口中,回头打了个响哨。
  一个牵马的汉子从隐蔽的地方走出来,手里牵着一匹黄骠马,快步走到候三面前。
  候三向洪常兴等人拱了拱手,抱歉地说:“对不起了!诸位。只牵了一匹马来,只好给女掌柜的一个人骑了。”接着,他指着马,对田玉儿说:“女掌柜的,请上马吧!”
  田玉儿淡漠地说:“谢谢!我不会骑马。”顿了一下,指着孙开元等人说:“就是会骑马,也不能只顾自个骑马,让这几位步行呀!是吧?”
  候三尴尬地笑笑说:“照顾女掌柜的,是俺们大当家的吩咐的。早知道女掌柜的这么讲义气,俺就多牵



1 <
作者:洋漾
小品搜索
关键字: 类别:
范围:
本周热门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双人快板:《狗年说狗》 (务实寺)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幽默小品:《不缺人》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晚会小品《联欢晚会我登台》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群口快板《十九大精神放光芒》 (务实寺)
·《应聘》(爆笑) (nipo)
·双人快板:《狗年说狗》 (务实寺)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本月热门
·双人快板:《狗年说狗》 (务实寺)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公司年会搞笑舞台剧剧本《公司故事》 (小品)
·幽默小品:《不缺人》 (务实寺)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十八大快板词(十八大精神) (%b4%fa%d0%b4%d0%a1%c6%b7)
最新小品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部队小品:《检查》 (务实寺)
·部队小品《强军无须送礼》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幽默小品:《评奖风波》 (务实寺)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部队小品:《班长宣讲十九大》 (务实寺)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晚会小品《联欢晚会我登台》 (务实寺)
·群口快板《十九大精神放光芒》 (务实寺)
·银行金融行业信贷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贷款风波》 (小品)
·空军部队搞笑小品剧本《机务兵之歌》 (小品)
-------友情链接-------
演出网音乐人    小品大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合作活动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1-2010show16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出网  版权所有
以上小品均来自网络和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