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剧本->校园青春话剧《阳光明媚》
剧本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07-01-10 上传: 改编:尹… 人气:
(注:本剧本根据苏州职大同名剧本改编 原作者 沈枫)
主要人物:
韦 青:男,外表成熟,而心思细腻,坦直率真,401的舍友称他作老大。他自然也像兄长一样对待他的兄弟们。他从不轻易谈及感情,因为他内心深处有一段凄美婉转的故事。他外表坚强、积极、乐观,他始终有一种源源不断的动力。至于这动力源泉只有他自己清楚,爱情的守护者。
张 雷:男,心理幼稚,大男子主义风范,具有很强的保护欲。易于冲动鲁莽,但对感情很认真,是个至情这人。他对孟爱慕已久,但要面对时,会有些怯弱,一心想保护孟,理想爱情主义者。
孟 熠:女,较为成熟,很开朗,有主见,而且气质佳,常招来校园内一些小混混的纠缠。对张雷的感情采取的是听之任之的态度,不回应也不拒绝,而内心对韦青一直有好感,是个爱情的现实主义者。
宋 毅:男,痴情男孩,而且性格倔强。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对许一见钟情,他的感情纯洁而热烈,他脑子里有的是诗一般的恋情,他预备轰轰烈烈的谈一次恋爱,却没有想到满腔热情的他,遭遇到的却是一颗冰冷的心。他感到失望很痛苦,他是爱情的幻想家。
许晶晶:女,文艺爱好者,擅跳舞。冰冷的外表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能让人感觉到她内心的炽热与激情,或是她曾经有过一段痛苦的记忆,或是她背负着一种责任,总之,她的感情世界也是紧锁的,与其说她理智,不如说她自闭,是爱情的自闭者。
陈 宇:男,很漂亮,我说的漂亮,就是那种很讨女生喜欢的那种男生,对爱情不专一,可本性是善良的,他能在恋爱中获得成就感,一种征服的成就感,他愿意所有的女生为他倾倒,他对爱情很自信,属于爱情的游戏者。
宣 宁:女,陈宇的女友,心思细致,是个敢爱敢恨的女生。对陈关心体贴,或许她对陈没有把握,的以她不敢放手,怕一放手他会溜走。外表刚强任性,内心柔弱,依赖性强,是爱情遥依赖者。
何 婷:女,陈宇的笔友,或许是因为年纪的关系,显得较其他人更为沉稳一些,对陈宇也很有好感。
月 华:女,506宿舍的舍友
流氓甲:校园内不务正业的混混
流氓乙:校园内不务正业的混混
第一幕
时间:某天雨夜
地点:401宿舍等地
人物:宋,陈,韦,张,孟
宋  (走到窗前,关窗)怎么,又下雨了?
陈  无锡春天,大致就是这样的。
宋  本来还和工商系有场球赛,看来是踢不成了!(坐下来,拿起书)这一下雨就什么事也做不了,真无聊。
陈  你呀,就知道球赛!下雨天就不能做点别的什么吗?
宋  什么?
陈  学校报告厅不正在放《浪漫樱花》吗?
宋  浪漫樱花,浪漫樱花,想是想来看,可我总荒芤桓鋈巳ダ寺桑∧慊故呛托豢槿グ桑?
陈  宣宁?她呀,是个极不浪漫的女生,上次我们一起去看《珍珠港》,我正感动着,她跟我来一句,'陈宇,网上说后面那个建筑是二战以后建的,这导演……唉!'    这种女生,俗!
韦 (一直在拨弄吉它的韦青,插上话)怎么,现在觉得人家俗了啊,上星期还说,'我们家宣宁怎么怎么……'现在……
宋  陈宇,你这么说就有些过分了,人家宣宁对你如何,你心里最清楚。
陈  好对我好,这话没错,可是我不能因为就对她好,你们把爱情看成什么啊!商品?爱情是不可用来等价交换的,不和她分手,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这种女生就是这个命!
宋  你……唉!
陈  你叹什么气啊,你没有谈过恋爱,你不懂!有的女生把付出当做快乐,我给她这样的机会,她要是知道了定会感激我。
韦  陈宇,作为兄弟我说你几句,你根本不懂得爱情,也许你从来就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爱情。(说着,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眼睛有点是痛楚和迷茫)
陈 (低声地和宋说)嗳,看来咱们老大才是真的爱情家。(诡秘的笑着)
宋  我听着还真的很有道理,书上说,爱情就是无私的奉献,无私的付出,是无索回的那种,我总是在想那是一段怎么的爱情,崇高而纯洁……
陈  好了,好了,我的爱情空想家,拜托你实际一点好吧?那是小说里的爱情故事,是那些潦倒的作家欺骗无知少年的谎言,你也信?
韦  宋毅,别听他的歪理,要憧憬未来,憧憬爱情,像他那样游戏爱情遥人终究会被爱情捉弄。
张 (从外面淋了一身雨回来,不是忙着擦水,却在四处找他的雨伞)我的伞呢?你们有看见吗?
宋  门后那把,是你的吗?
张 (找向门后)对!
韦  你干吗啊?忙成这样,又要出去啊?
陈  我们正在谈论爱情呢,你也坐下来谈谈吧!
张  还谈什么呀,我的爱还被困在教学楼呢!
宋  又是哪个女生?
陈  怎么都两个礼拜了,还没有搞定啊!
张  什么搞没搞定?我还没有向她说呢!老大,你来一下。
韦  怎么啦?神神秘秘的。
张  我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韦  什么事?说吧!
张  刚才下雨,我跑回来,在教学楼前我看到孟熠了,她没带伞,好象很急的样子,我也没有伞,只好先跑回来……
韦 (醒悟)你让我帮你去送伞?
张  是啊,我是绝对不敢的,更何况,她……她是看着我跑回来的!
韦  不,不,这事我恐怕不行。
陈  老大,雷子孙的终生幸福可全在你的手里了,你可不有不帮啊。
张  是啊,老大,你说帮我这一次吧!
韦  可这事儿……
宋  老大,你看雷子急的,你说帮帮他吧!
韦 (想了一会儿)好吧,就这一次,下次这种好事可别再找我了。
张  好的,好的,我的老大,你说快点,要是别人把伞给了她,那就完了!
(韦拿了伞走出宿舍)
陈  雷子,你倒放心让咱老大去?
宋 (说笑道)那总比让给别的男生强吧!(说完,陈、宋笑,张窘态)
(舞台灯光暗,追光灯照舞台右侧,一清秀女孩站在檐下,焦急状)
孟  哎,这雨怎么还不停啊?
(流甲,流乙右上,出现在孟熠身后,嬉皮笑脸)
流甲 这不是外语系的孟熠吗?走,上餐厅,咱哥们请你吃夜宵去。
孟  干嘛呀!你们?(不高兴)(流乙也凑上前)(韦青撑伞左上)(此时孟熠伸出手,发现没有了雨滴,诧异间,发现头上有把伞,惊讶回头,发现了韦)
流乙 (唱到)'一场大雨把你困在我身边……'小妹妹,既然天公美意安排,我们何不一起聊聊?
孟  你们放尊重点!(怒色)
流甲 哟!你看,你看,生起气来都那么有个性!
(韦青撑伞赶到,见二人,急急赶上)
韦  孟熠,来,我送回宿舍。
流甲 你谁呀你!没看到我们正在聊天吗?
流乙 (认出韦青,拉拉流甲,示意他不要多说话)韦青哥!(连忙掏烟递上,并把韦青拉到一边)韦青哥,你可真有办法,这可是外语第的一大美女喔!
韦  少废话,我和她不熟!
流乙(笑笑,拉着流甲走)这可是韦青哥的马子,你还……走吧,走吧!
孟  谢谢你,韦青哥!
韦  你怎么也这样叫!别客气,走吧!
孟  你也回宿舍吗?
韦  我是专门来给你送伞的。
孟 (戒心站定)为什么?
韦  走着谈好吗?
孟  不,说明白了再走!
韦 (想了想)有个男孩他见你没伞,心里非常焦急,所以要我……
孟  他自己怎么没来?
韦  大概是不好意思吧!
孟  我的名字也是从他那里来的?
韦  恩,现在可以走了吗?
孟 (边走边说)我能知道他的名字吗?
韦  这个嘛!我……(声音淹没在雨声中,二人撑伞消失在雨中
幕落
第二幕
时间:隔天
地点:练功房等地
人物:宋,韦,陈,张,孟,许,月
 (练功房,许专心独舞,动作优美,神情虔诚,宋为舞姿所吸引,音乐毕,许独自沉醉,宋鼓掌,赞美之情溢于言表,许回头看见,脸红,尴尬一笑。孟,月右上,孟递过汗巾与水,宋左下)
孟 晶晶,累了吧,很不错哦,比昨天好多了!
月 这次晚会上,我们晶晶一定能吸引不少的男生!
孟 还要晚会嘛……
许 孟熠,你……你也笑话我!
月 不过刚才那个男生是谁呀?弄得我们晶晶都不好意思了……
(说着,低声闲聊,宋拖韦青上)
宋 老大!喏,就是那个,中间的那个(指许)
韦 哪个啊?看把你激动的!
宋 最漂亮的那个!
韦 哦,还行。
宋 不行?你是没看到她跳的舞,那真是……
韦 孟熠--
宋 你认识她?
韦 不是,是旁边的那个,就是雷子前天要我去送伞的那个女孩。
宋 是嘛,太巧了,你们认识吧?
韦 恩
宋 孟熠……(叫了一声,孟熠急回头一看,见韦青)
孟 韦青?(走过来)
韦 你干嘛,谁说要叫了!(责怪宋道)
宋 老大,你帮了雷子一次,也帮我一次吧!(说话间,孟已经走了过来)
韦 你好!
孟 你好,是你叫我吗?
韦 这,(宋踢了韦一脚)你在这?
孟 我不会跳舞,是陪我的室友的,你们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话刚完,宋急跑在前面)
(孟领二位,并作相互介绍)
孟 这位便是前天给我送伞的那位。
月 是嘛?真是英雄救……
许 (向月示意)别瞎说,很高兴认识你们。
孟 大家坐下来说吧!
韦 你们常来跳舞吗?
孟 晶晶在下个月的晚会上有一个舞蹈,我们陪她来排练。
许 (认出宋,对宋说)怎么,男生也对这个感兴趣吗?
宋 (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逛逛,是你刚才的舞蹈……你跳的很好!
月 那还用说,我们晶晶可是南洋剧社舞蹈队的。
宋 难怪跳得这么好。
孟 我们宿舍大家都爱好舞蹈,跳得最好的是晶晶。
韦 是嘛,我们宿舍的人都爱好体育,常常在隔壁的健身房玩。
孟 我们也特别爱去运动运动。
韦 如果你们同意,我们可以结为友好宿舍,以后咱们可以一起打打球,跑跑步。
月 不会打打球,跑跑步那么简单吧?
韦 其他的也行呀,大家可以做朋友吗?(转向许)你说呢?
宋 (激动)当然,大家可以做朋友吗?
(众人笑宋,因痴痴的看着许,竟以为是问他)
许 (收住笑容)当然可以。
韦 太好了,那我们晚上把大家叫上,再聚聚,相互认识一下吧。
孟 还在这里,大家带点零食,6:30--不见不散
众人 好!
  (灯光暗,忽亮,阳光苑,韦,张,宋,陈坐等)
陈 (手撑着头,眼神无力,一边拨弄几罐买好的饮料,抱怨地)男人的一半生命用来等待。
张 那另一半呢?
韦 (意味深长)享受失败。
宋 不对。应该说,男人的另一半生命用来好好恋爱。(作陶醉遐想状)
张 (低语)一半用来等待,一半用来好好的恋爱,那么男人的全部生命便是等待爱情的降落,真是太经典了!
陈 这许晶晶是何许人也,竟然让我们的宋毅如些的痴迷,有道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以生相许……
宋 别说了,来了!(激动,紧张,略带兴奋)
张 孟熠?!(对韦)她怎么也来了?
韦 喔,忘了告诉你,她是506的
张 (感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旨工夫。直是上天有怜我之心啊!
孟 (首先跑出来,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
张 (急忙站起来,手足无措)你……你好!(又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过于激动,三位男生正盯着他,便不好意思的坐了下来)
韦 (站起来,欲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各位,各位,让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401的兄弟,这位是张雷,是我们学校的人物呢,足球,篮球都很厉害的。
张 老大,你别夸我,运动方面还是宋毅最棒。
韦 当然,宋毅可是体育全能,样样都是顶呱呱,有传闻学生会这届改选,咱们宋毅要做部长了呢!
宋 你们……你们别听他们瞎说,我只是个最最普通的人,(看看许)我就是爱玩!老大,还是说说你自已吧。
孟 老大?!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威信的,你们可都管他叫老大。
韦 哪里,我们是按年龄叫的,我比他们大了几个月,我没什么优点,还是说说陈宇吧。
张 我来说,陈宇啊,他的歌唱得好,而且尤其是情歌,在我们班还有情歌王子之称呢!
月 唱歌嘛,孟熠也是很不错的哦,哪天大家比比?
张 行啊,你们定时间。
孟 我还是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506的姐妹吧。这个是月华,这个是许晶晶,我们还有一位室友今天有事没能来。
月 我们晶晶的舞蹈跳得最棒了,而且在下个月的晚会上还有独舞呢,你们一定要来看。
陈 当然要看,不过下周有个球赛,你们也要来!
韦 好吧,来,大家为401-506友好宿舍干杯!
(众人举杯,音乐起,相互聊天,宋多次想接近许,都被许回避。孟和韦亲密交谈,张欲插话而不能,陈宇和月华聊天)
许 (看看表)时间不早了,快熄灯了,我们……
韦 (大家今晚都很尽兴,好象已经是老朋友了。
孟 可不是吗,我们以后要经常聚聚。
张 我时间最多,他们没空,我准有时间,随叫随到。
陈 好了,我们送你们回去吧……
(众人同行,韦有意识地让张与孟,宋与许走在一起)
张 大家以后是朋友了,有事尽管说话。(对孟说)
宋 我们男生有的是力气,有什么重活、累活,别忘了招呼一声。(对许)
(孟、许略显不自然,无语)
月 太好了!你们可别是说大话,真要是有事,恐怕……
张、宋 (互看)不会的,决不食言!
韦 好了,不早了,你们上去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许 好的,那,大家晚安!
孟 再见了,祝你们做个好梦!
(说完,三人转身上楼,下,张、宋二人恋恋不舍,痴痴目送二位佳人远去)
陈 (见二会痴状,取笑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以生相许,无奈之,两颗痴情重!
韦 好了,好了,我们也回吧。
(张、宋不好意思地随韦、陈二个回)
张 真想不到,世界真有这巧事,孟熠也是506的。
宋 许……晶……晶,人漂亮,名字也这么好听,舞跳的也好。
张 别想了,许晶晶是你的,孟熠归我,月华就给陈宇了。
陈 不,让给老大,我嘛!不是说还有个没来的嘛!一定是个……
韦 好了你们,你当我们是在分赃啊!
(众人笑)
张 呀!熄灯了!
宋 快跑!(众人后面喊,顾师傅,别关门!)
(众人跑下)
(舞台的一角,一张桌子,一个应急灯,韦青伏案给她的女友写信,时而写,时而远望,配乐画外音起)
玲:你好!好些日子没给你写信了,不知道你的病好些了吗?我总是喜欢在熄灯之后给你写信,当周围的一切都沉寂下来,我才能静静地同你低语,我才能感受你的心跳,脉脉的,肪脉的……
  我们的课还不是很紧张,你不用担心我,你好好的养病,我们今天有了自己的联谊宿舍,其中两个女生是张雷和宋毅的意中人,是说感情来的突然,但毕竟他们都找到了自己感情的寄托,我为他们祝福,看他们痴痴的眼神,我不禁多了几分羡慕,不禁多了几分酸楚,这让我常常的想起你,想起有你的日子……(声音渐低)
幕落
第三幕
时间:隔天
地点:401宿舍等地
人物:宋,陈,许,月,韦

陈 (蹑手蹑脚左上用异样的声调喊)宋毅!
宋 (莫名其妙地)干什么?(走到窗前)外面的雨又下大了!
陈 (嬉笑)大雨大风愁煞伊人!(示手中一把别致的伞,唱)没伞的人儿在等待(调同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宋 (惊呼)许晶晶的伞!哪来的?
陈 山人自有妙计!(作窃状)快去给她送伞吧,(将伞塞入宋毅手中)机会稍纵即逝,不去追,美女就上了别人的贼船了!
(宋毅拿起一伞,抓过陈手中许晶晶的伞,便冲了出去)
陈 (在背后喊)明天要请我吃饭,我要吃烤鸡翅膀!
(灯暗,追光灯照舞台左角)
宋 (右上)来迟一步!贼船,该死的贼船!
(远处月华撑伞与许晶晶同行,从左上)
(宋打着伞在原地遥望,许晶晶与月华走近)
许 宋毅!这么大雨天,你站在这儿干吗?
宋 (发觉月华是女的,喃喃自语)是女的,还好,还好!
许 (不解状,忽发现宋毅手中撑的是自己刚丢的一把伞)这伞?
月 这伞是你的,晶晶,怎么回事?
宋 我……这伞……
月 我明白了,晶晶,人家可是一番好意噢!我就不用献殷情了,我先走了。(说完撑伞径自走去。宋见许站在雨中,急忙迎上)
宋 这伞是你的,我特意给你送伞来的。
许 送伞?!我的伞怎么会在你那?
宋 这……
许 (突然明白)你把伞拿开,不说明白,这伞我不要。
宋 你别生气,你先进来再说。
许 (生气)我没想到你竟然将我的伞偷……,哦,不,还是你给我一个能让我信服的解释。
宋 你身上都湿了,你进来再说。
许 我说过,你不说明白,这伞我不要,我宁可叫这雨把全身都淋湿,我也不要。
宋 好,你听我解释,你不要这伞,也可以,我们找个没雨的地方好吗?
(说完,二人来到一空教室)
许 好了,你说吧!
宋 这伞,是……是我偷偷拿来的。
许 (惊)宋毅,我没有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我以为你会找一个好一点的借口,不过,你够坦诚。
宋 其实,这伞也不是我的拿的。
许 好了,你不要再让我对你的唯一好感也……
宋 我想,你最好能心平气和听我说几句。
许 事情已经很明白,我不觉得还有什么要说的。宋毅,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无聊吗?
宋 无聊?不,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件无聊的事,难道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许(低头)不明白。
宋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的人,最能理解人的女生。
许 我想,我们今天的谈话已经太多了,我聪明与否,和这伞的事情是毫无瓜葛的,我要弄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偷伞?
宋 偷伞?我请你不要用这样的字眼,你这样说,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卑劣的人。
许 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自己这样认为,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宋 你……
许 你还有话要说吗?如果没有,我要走了。(说完,欲走)
宋 你站住。(许住)我想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表达的的……我的感情,你误解我也好,你气我也好,今天我不管了,我要说,许晶晶,你听着,我喜欢你!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
许 (惊)不,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宋 玩笑?你认为我现在说的只是开玩笑?我知道,今天这样的气氛是不适合用来表白的,可是,我不愿你误会我的意思,我在乎你对我的感受!
许 我认为你说的这些话太荒谬了,我们才见过几次面,你对我了解吗?喜欢?你说得太轻易了吧。
宋 爱情,不是用时间来衡量的,你忘了,字典里还有'一见钟情'这四个字吗?这就是我对你的感觉。
许 爱情?!一见钟情?!这样的话不是这样轻易就说的,我们成人了,你也为你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宋 我负责,我能负责!我知道,我今天是过于唐突了些,你不用过急的给我答复,你可以考虑,明天,明天晚上还是在这里,我希望你想明白,最好,最好,不要伤害一个真正喜欢你的人。
许 不,我不会来的。
宋 我反正是一定会来的,直到你出现,我会一直等你,一直!
许 随便你,我真的要走了。(说完,欲走)
宋 晶晶,(许被他这样的称呼吓住了,宋递上伞)你的伞!(许并不敢这样近的去看他,回手去接伞,不巧,却碰到了宋的手,伞落在地上,许急忙拿起伞,冲出了门)
(灯光暗去,转而又亮起,时已转入第二天,宋毅已早早的等在那里,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要预先练习,宋毅背门站着,一遍遍练着想了一夜的措辞,很认真)
宋 (练习到)晶晶,我知道你会来,我知道你已经有了答案……你知道吗?从我见你的第一面,我就深深的被你吸引,你不能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一种久违的冲动,你优美的舞姿,你紧锁的眉头,你微闭的双眸,那早已成了我心头永恒的定格……如果说前世的五千次的夙愿,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听我说,晶晶,我愿用前世一万年的夙愿,换来今生的相识相爱……
(在他自我陶醉时,许晶晶已经到了,听了他的话,她几欲要走,但最终还是留下来,她不愿,或者说她不敢再听下去,于是她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宋猛的回醒过来,羞红了脸,不知所措)
宋 你……你来啦?
许 嗯
宋 你来了一会儿了?
许 嗯
宋 那刚才……刚才那些你都听到了?
许 (回避他的问题)宋毅,我想清楚了,我想我们需要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
宋 你想清楚了?
许 是的!
宋 (难过的)我明白,你不能喜欢我,在你的心里,我是一个道德败坏的家伙,我一个小偷!
许 对不起,宋毅!我昨天不是要有意伤害你,其它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好,从练功房的第一次见面,到谈论联谊宿舍的那个晚上,要知道,一个女生对这样的事情是最敏感的。
宋 真的吗?你一直都明白?(激动地)那你怎么看我?
许 我想我们还不了解。
宋 要是以前了解了呢?
许 你听我说,在大学里,我不可能谈恋爱。我想,我想好好读书。
宋 为什么?读书和恋爱是矛盾的吗?我们不能像其它人一样,过读书过恋爱吗?
许 我想,我的父母是不希望我谈恋爱的,在大学期间,他们想我好好的读书,升本,考研,我不能辜负他们。
宋 我想知道的是你的感受 ,你不要用你的父母来搪塞,我要知道的是你,到底爱不爱我!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感觉,难道,我就这样让你讨厌吗?
许 你是个不错的男生,也很优秀,对我也好,我谢谢你对我的爱。
宋 这不是有'谢谢'来回报的,你是明白,我要的不是这个。
许 大学生活,是人一生最难忘的,是人生的花样年华,我不想若干年后,回忆起我的大学,就只是我们的爱怨情仇,浪漫也好,甜蜜也好,若是要我用我的大学生活来交换,我认为太奢侈了,我要的东西太多了。
宋 我明白了。
许 你不明白,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我们还能互相帮助。
宋 你这是可怜我?不用了。
许 宋毅,你不要这样,爱情并不是生命的全部,除些之外,还有很多可以值得去追求的。我希望你明白我说的话。
宋 (颓废的)我想了一夜的话竟然一句也没用上,我自作多情。
许 为什么。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就像韦青,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理想。
宋 韦青?(恍然)我明白了,那些都是借口,借口,原来……你一直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天那!我竟然蒙在鼓里!
许 你说些什么?
宋 我总算明白了。
许 你明白什么啦?
宋 你走吧,(突然大声的)走啊!
(许无奈地下,灯光渐暗,宋呆呆的坐着,带着仇恨)
幕落
第四幕
时间:同天晚上
地点:自习教室等地
人物:陈,何婷,韦,宣宁
(韦青一个躺在床上看书,陈急匆匆赶上)
陈 老大!告诉你一件事,你肯定不信!
韦 什么事?看把你激动的。
陈 还记得,我跟你提过我高中的那个笔友吗?


韦 就那什么婷来着?
陈 何婷!嗳!
韦 怎么想起她来,人家不是被你几封情书吓跑了吗?
陈 我见到她了F!
韦 在哪?
陈 就在我们学校,她也在南洋!我今天都没认出来,比以前照片上好看多了。
韦 你看!又……(转眼看陈)
陈 你看我干什么?
韦 你不会是想和她……
陈 废话,我当然是想啦 !
韦 那宣宁怎么呢?
陈 我知道怎么办也就不来问你了。
韦 (想一会)哦!我明白了。这样,我来给你讲个故事。
陈 故事?
韦 从前有一对盲夫妻,他们从结婚时就是盲的。每天晚上,他们互相扶摸对方的脸庞和身体,甜蜜地想象彼此的美貌,生活在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精神富足快乐的世界里。他们内心仍渴望见到对方一面,直到他们都七十多岁时,他们的诚心感动了上帝,上帝施法给了他们光明,而这对老夫妻看到的却是瘦骨嶙峋老态龙钟的丈夫和奇丑无比的妻子。理想与现实的反差使他们心中的梦被击碎了。
陈 那后来呢?
韦 他们一齐痛苦跪求上帝:'让我们重新回到黑暗中去吧'(顿了一下)你懂我的意思吗?!
陈 当然懂了,问题的麻烦不在这里,事实上和你说的恰恰相反。
韦 可何婷比你大两岁呀。
陈 年龄怎么能成为爱情的障碍?你没看过《神雕侠侣》啊?
韦 (乐得拍着陈宇)就你?杨过?她?小龙女?(笑)
陈 笑什么,真的,我觉得她和宣宁是两种迥然不同的人。她有内涵,有思想,她想的事总是那么浪漫……宣宁就不一样,整天问东问西,嘘寒问暖,搞的跟老妈是的,好是好,可是没感觉。不一样,不一样……
韦 别身在神中不知福了你,人家宣宁对你可是没的说啊,(宣宁上)来了……
陈 谁?(回头)唉!(转而又变喜色)宣宁,来了,坐!
宣 韦青哥!你好!(韦点头微笑示意)
陈 我给你倒杯水吧。(去倒水,水瓶里没有开水,韦见陈前后情绪的变化,自觉好笑,正好想借机离开)
韦 来,我去打开水!宣宁,你坐会儿!
陈 老大,你真好!(见韦走后,坐到宣旁)今天,这么好,想到来看我?还是……(欲作亲昵状,被宣推开)
宣 又来了你,没正经,我是给你送药来的。
陈 药?什么药?
宣 昨天要你陪我去看电影,你不是说发烧了吗?
陈 哦--哦……对,对,好了,我身体棒着呢,这点小毛病,病不倒我的!
宣 你不要紧,可把我急坏了,今天特地到医务室帮你配了药。
陈 你可真好!
宣 那电影我没看成,听说不错,很浪漫的,你一定要陪我去。
陈 改天吧!
宣 今天晚上还有一场呢,你有事?
陈 恩,我和别人约好了。
宣 男的还的女的?
陈 (干笑)当然是男生了,有了你,我哪敢有别的心思啊。
宣 最好不要有,那晚上我也一起去。
陈 大老爷们的事你去不方便吧。
宣 那好吧,下次,你要和我去看电影哦!
陈 一定
韦 谈什么呢,来,水来了!
宣 不了,我回了。
陈 我送你。
宣 不了,我自己下去,这药你拿着,当心身体,我走了。(转身下)
韦 这可怎么办呢?
陈 我从来没有对她承诺过什么,不说几包板蓝根吗?我买一百包还给她!
韦 你呀,准备怎么办?
陈 韦小宝有八个老婆,唐伯虎有九个,你说他们……
韦 你打算两个全收!
陈 试试看,不能多娶几个老婆,还不能多谈几场恋爱。'人不风流,枉少年'你说呢?
韦 别问我,这我没经验。
陈 你倒说说看嘛,我想听听你的预言。
韦 预言?好吧,我再讲个故事,从前有头傻驴,左边右边都有一堆干草,先吃左边还是先吃右边,它拿不定主意,于是这头傻驴死在两堆草之间。
陈 (打韦)谁是驴,谁又是草?
韦 好了,我刚才在门口听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