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剧本->《有雷无雨》原始版
剧本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07-01-10 上传: 雷志龙 人气:

很想很想写这么一个戏,和梦想有关,还有一年多一点时间我将离开大学,离开我心爱的舞台,希望能写成这么一出戏告诉自己曾经有过这么多浪漫的梦想。
人物:
导演,周萍,繁漪,鲁贵,侍萍,周冲,四凤,大海,仆园
第一场   
暗场,沉闷的雷声在舞台上方滚动,雷声过后,画外音
“《雷雨》第四幕,周萍和繁漪的那一场再来一遍”
灯起,周萍和繁漪站在台前,导演和其他演员分布各处,导演站着,或坐在有道具的高处,
演员懒散的分着坐着。


繁漪:(很情绪的)哦,萍,好了。这一次我求你,最后一次求你,我从来不肯对人这样低声下气说话,现在我求你可怜可怜我,这个家我再也忍受不住了。今天一天我受的罪你都看见了,这种日子不是一天,以后是整月的,整年的,一直到我死,才算完。你的父亲,他厌恶我;他知道我明白他的底细,他怕我。他愿意人人看我是怪物,是疯子,萍。
周萍:(有些局促,又有些痴迷的看着繁漪)你,你别说了!
繁漪:萍,我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没有一个可信的人,我现在求你,你先不要走——
   (欲去拉周萍的手)
周萍:(顺势去接繁漪的手,但忽然又惊慌的转身)不,不成。
繁漪:即使你要走,你带我也离开这儿
周萍:(温柔的)什么,你简直胡说。
繁漪:(看着周萍痴呆的样子,有些想笑,但又不敢笑,但后面对台词的处理明显受到了影响)不,不,你带我走,——带我离开这儿,日后,甚至于你要把四凤接来——一块儿住,我都可以,只要你不离开我。
周萍:(情不自禁的)好,我不离开你。
繁漪:(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围的人也笑了起来
导演:(愤怒)周萍,你在做什么!(把剧本扔过去)这里应该是什么词?是“我——我怕你真疯了”,不是什么“好,我不离开你”。你在干嘛,我们是在排练《雷雨》,不是《神雕侠侣》,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周萍:(低头,小声)对不起,我给忘了,我们再来一遍好么?
导演:不排了不排了,你两这场戏已经足足排了13遍了,你看看其他演员,脖子都等歪了。
(其他演员都站了起来)
导演:好了好了,今天就排到这,大家都过来。
(众人聚齐过来)
导演:我知道大家排这个戏和辛苦,我也真的不想多说什么!可是不说不行啊,咱们这《雷雨》排了3月、4月、包括这个月都三个多月了,还是这种样子。怎么行呢?咱们真的没时间再拖了,这个月下旬要再不能公演,咱这几个月的工夫就算白费了。(口气落下来)你们也知道,我已经大四了,下个月我就毕业了,这是我在学校里导的最后一个戏,我真的很想很想能看着你们在舞台上把它给演出来。
(众人低着头,各想各事)
导演:周萍你回去好好背背台词,要搞清楚你和繁漪的关系,你们两是背着你爹乱搞了的,现在你厌了繁漪,因为繁漪是你的罪,她的存在时刻提醒你是个犯了道德的罪的人,所以你对她的感情是很痛苦的,你可能能够感觉到她的痛苦,但当把她的痛苦和你自己的痛苦相比较,她的痛苦在你心中立刻就苍白了,你只在乎自己身体里奔走的内疚和扎心般的辛苦。所以你和她说话时是很挣扎的,但挣扎的最后胜方还是你自己,所以你能够理直气壮的批驳你面前的这个女人,你表演的时候一定得要有这些东西。(对大家)你们也记着,表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揣摩角色的心理和情绪然后努力表现出来,今天就这么说了,大家都散了吧,明天继续。
(导演下,众人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周萍走到繁漪跟前,小声说)
周萍:要不我们再排会?
(繁漪没说话)
周萍:(怕繁漪不答应,对大家)有谁现在有空的,等会走,帮我和繁漪再抠抠戏!
(众人一时没人支声,周萍看到繁漪正在收拾东西,有些急,挨个挨个地问)
仆园,你有空吗?(仆园摇头,说一不行的理由,下)四凤,你有时间吗?“(四凤摇头,说一不行的理由,下)大海,你不忙着走吧?(大海摇头,说一不行的理由,下)
鲁贵:我现在正好没事,我留着吧!
(周萍面露感激之色)
侍萍:(对鲁贵)谁说你没事?你不答应了我一起去吃饭的吗?
鲁贵:哎,吃饭,急个什么劲啊?晚点吃也不会饿死!
侍萍:不行,说好了的!吃完饭就去自习的,离考试还有几天啊?
(鲁贵还想说话,繁漪把收拾的东西又放下)
繁漪:鲁贵,那你们有事情就忙去吧,我们自个排也一样的!
周萍:(看繁漪答应留下,忙说)是啊,那我们就自个排吧!你们吃饭去吧!
鲁贵:(鲁贵想想,点了个头,然后气呼呼的对侍萍说)走吧!(下)
周冲:(台湾腔)他们怎么能够这个样子哦,反正我正好也没有事情拉,我留着陪你们吧!
周萍:(略有失望,但还是笑着说)谢谢你,冲弟弟!
周冲:呀!好肉麻啊!
繁漪;那咱们继续吧!
周萍:恩。
(三人略一准备,走台,周冲到刚才导演站的地方,周萍和繁漪位置依然和前面排戏时候一样。)
繁漪:(有些疲惫的)哦,萍,好了。这一次我求你,最后一次求你,我从来不肯对人这样低声下气说话,现在我求你可怜可怜我,这个家我再也忍受不住了。今天一天我受的罪你都看见了,这种日子不是一天,以后是整月的,整年的,一直到我死,才算完。你的父亲,他厌恶我;他知道我明白他的底细,他怕我。他愿意人人看我是怪物,是疯子,萍。
周萍:(很投入的,甚至有些做作)你,你别说了!
繁漪:(开始有些进入状态)萍,我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没有一个可信的人,我现在求你,你先不要走——(欲去拉周萍的手)
周萍:(有些感伤)不,不成!
(繁漪正要开口,手机声响了,急忙接电话)
繁漪:(电话是男朋友打来的)喂,我知道是你拉!——我,我还在排戏呢?——哦,再等会好吗?我就去——你不知道,今天没排好戏还被导演骂了呢!——你不要说这些了
——你还说——(有些生气)我知道你等我等的现在心里不舒服——别说了,我一定要把这戏排完——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你自个去吃吧,我不去了!(挂电话)(看到周萍和周冲有些楞在那,微微一笑)没事儿,我男朋友,我两常这样吵的!
咱继续。
周萍:哦
(两人努力恢复到排戏的姿势和感觉)
繁漪:萍,我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没有一个可信的人——
(手机又响了,繁漪很不耐烦,拿起手机)你烦不烦啊?我说了这戏我一定要排完的,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这是关心我,但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是你的女朋友,但不是你用笼子养的鸟——你凭什么不让我这不让我那——不为什么,我告你,我就喜欢,你拿我怎么着?(挂机)(对周萍,情绪一时没回来)咱继续!
周萍:(明显有些紧张,更局促了)哦,好。
(两人重新试图恢复感觉)
繁漪:萍,我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没有(感觉过不去了,泄气)对不起,我没办法演下去,先回去了,心情实在不好!(说着,拿起地下的东西下)
周萍:要不要我送你?
繁漪:(头都没回)不用了,谢谢。(下)
(繁漪下后,周萍像泄了气似的坐到地上,埋着头)
周冲:(看着繁漪的背影)好恐怖哦,女人发起火来好好吓人诺!
周萍:都怪我不好,害她和男朋友吵架,都是我不好!
周冲:不是拉,是她男朋友太次拉!真没风度。我们也走吧?
周萍: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周冲:哦,你也别太难过哦!(下)
音乐起
周萍:(看着剧本)雷雨,我干吗来演这雷雨,周萍,我干吗来演这周萍?(停会)喜欢她,就说出来吗!我干吗不说出来!真没用,对,我真没用,——我干吗没用!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她干吗要有男朋友。我干吗喜欢她?可是,我干吗不喜欢她?这什么破学校,干吗好女孩都有了男朋友,这什么破世界,干吗有那么多好女孩!干吗有这破世界?干吗我生在这世界里?而且干吗把我生成一男的?干吗我不是一女的?对,干吗我不是一女的!我要做一女的,(大声)我要做一女的,然后再和她说,(很认真的)我喜欢你!
(灯灭)
第二场
灯起
(鲁贵和侍萍一前一后上台)
侍萍:林峰,你走慢点不成吗?
鲁贵:(转过脸去)咱说好了的,到了排练场不许叫现实中的名字,得叫戏里面的名字,叫我鲁贵!鲁侍萍同学!(往四处扫了一眼)哟,今儿算咱两来的最早,这都没人呢?(笑)
侍萍:看你那美的,像捡了钱似的,我和你说过别那么早来,别那么早来,在教室里多看点书不好吗?鲁贵!
鲁贵:看书,天天看书,你闷不闷啊?诶,趁现在他们还没来,咱先把自个的戏过过!要不导演待会不高兴又要骂了!
侍萍:排戏,排戏,你就知道排戏?我都不知道排戏有什么好的?你要知道,咱和别人不一样!
鲁贵:什么一样不一样的,咱演戏能比谁差?要不是两年前我家老爷子拦着,我早就在上海成角了!你到底排不排!
侍萍:我不排,要排你自个排去,都排两个多月了,还没排出个名堂来,这破导演!
鲁贵:诶,你不排就不排,你骂人家导演干吗?
侍萍:本来就是嘛!就你傻,没点脑子。他都大四了,这戏无论怎么样,他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什么事都没有,但我们不一样,我们和这剧组其他人都不一样,我们肩膀上还有很重的担子要背!你别忘了——
鲁贵:(忍不住)我没忘,咱不就是自考班的嘛!我知道我们这学期再不升本以后就没机会了,我都知道,不用你天天反复提!
侍萍:知道你还这样,天天一门心思排这破戏!
鲁鬼:你要知道,排戏是我的梦想,如果两年前不是我爹拦着我,我真能考上上海戏剧学院。我信自己,我生来就是演戏的料子。(有点动感情)说的肉麻些,在这学校无论在哪我都背着个自考生的身份,真的很累!只有在这剧组里我才能感受到温暖,感受到我自己的价值!《雷雨》是我从小到大都想演的戏,你就别拦我了!我求你还不成吗?
侍萍:我拦你,我拦你还会来演这个要死不死的老太太,你以为我真喜欢演戏啊?还不是因为你。。。。
(四凤上,两人立刻停止,四凤因为在广播台刚挨骂,心情有些不好)
四凤:(武汉话)真倒霉,就因为要排这戏,被台长给说一顿!
(三人在台上,心情都不大好,鲁贵想打一圆场)
鲁贵:闺女,刚从广播台来呢?
四凤:(没好气的)谁是你闺女啊?真不要脸!
(鲁贵碰了一鼻子灰,在一旁不做声,只抽烟,三人又沉默下去)
四凤:(有点沉不住气)鲁贵,我们要不先排,我今天心情不好,想早点排完回去!
鲁贵:行!排哪段?
四凤:就排第一幕里你问我要钱的那一段,导演老说咱们那段感觉不对!
鲁贵;行,侍萍,你帮着抠抠!
(侍萍走到导演的位置,鲁贵和四凤站在前台,酝酿,开始演,四凤情绪一直都比较压抑)
鲁贵:还有了,钱,你手下也有不少钱了?
四凤:钱?
鲁贵:这两年的工钱,赏钱,还有那零零碎碎的,他们。。。
四凤:(没什么力气)那您不是一块两块都要走了吗?喝了,赌了。
鲁贵:(觉得四凤情绪不够,自己倒忍不住先急了起来,有意加强情绪)你看,你看,你又急了吧!我不跟你要钱。
四凤:(情绪受到刺激)谁说我急了,我和谁急了,你凭什么这么大声啊?
鲁贵:(有些不理解)诶,我说闺女,这不都是戏里面的词吗?
四凤:谁是你闺女啊?你瞎叫什么啊?就算是戏里,鲁贵那是一奴才,能发这么大声吗?(好象有所影射)只是一下等人,凭什么瞎嚷嚷,真把自个当宝了。
侍萍:(忍不住)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啊?
鲁贵:(打断侍萍的话)你别跟着掺和,排戏有所争辩很正常的嘛!(对四凤,深呼吸)导演不在,所以我们对角色的理解有所偏差,我是这样理解鲁贵的(四凤爱理不理,鲁贵一直隐忍不发)鲁贵呢?对,他是个奴才,但他却不是什么都不想,只知道点头哈腰的奴才,他有自己的一套精明算盘,用现在的话说,他的智商其实很高。当然他也有点头哈腰的时候,而且在戏里大部分时间他都这样,但偶尔他也会想扬眉吐气一回什么的,说到底(也有所影射),谁不要点面子,谁愿意一直窝囊,说回来,我们这场戏里,你毕竟是演四凤,我毕竟是演鲁贵,鲁贵毕竟是四凤的爹,哪会有爹在自己女儿面前甘愿窝囊的?
四凤:(不耐烦的)不和你说了,要排就快排,哪有那么多废话。
鲁贵:好,好,咱排,重头再来?
四凤:不,就接着往下排,早点完早点走人。
(两人稍做准备)
四凤:开始了啊!
谁说大少爷给我钱?(故意情绪很高)爸爸,你别又穷疯了,胡说乱道的。
鲁贵:好,好,好,没有,没有,反正这两年你不是存点钱么?我不是跟你要钱,你放心。我说啊,等你妈来,把这些钱也给她瞧瞧,叫她也开开眼。
四凤:哼,妈不像您,见钱就忘了命。
鲁贵:(有些轻浮)钱不钱,你没有你爸爸成么?要不到这儿周家大公馆帮主儿,这两年尽听你妈的话,你能每天吃着喝着,大热天还能穿上小纺绸吗?
四凤:(有些不高兴)有你这么对词的吗?干吗色眯眯的盯着。。。我!
鲁贵:(非常不可理解)你说什么?我怎么着你了?
四凤:(不甘示弱)本来就是,(故意夸张的学)“大热天的还小纺绸”。那眼神,要多色有多色!
鲁贵:(终于忍不住)我说你不想排就算了,耍什么狠啊?你在广播台被人骂,犯不着到剧组来撒野!
四凤:(借着这机会把心中的怨发出来)谁说我被人骂,谁说我撒野了?你本来就演的不好吗?演的不好还赖别人,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了!
鲁贵:(愤怒,手上有什么就摔什么)谁要你看得起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你,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对,我是自考班的,怎么着?
四凤:(没想到他是为这个生气)我,我又没看不起你是自考的,你干吗那么凶啊。(忽然觉得委屈)你们就知道欺负我们大一的新生。到哪都挨骂!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骂过,我爸爸妈妈都不会这么骂我的!(特委屈,有点哭腔了,如果这段难受的词用武汉话讲效果会更好)
(鲁贵和侍萍实在没想到会成这样,一时候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半响侍萍打破沉默)
侍萍:我说了别排这破戏了吧?自个受气还不算,还看人家哭,走了,走了,不排了,不排了!
(周冲上,本来有点心情还好,看到这光景,有些不知所措,看四凤更难过些,边向着她走
去,四凤见他走过去,心情好象更糟糕似的,因为他们都是大一的。)
周冲:(小孩子似的关切)怎么了?
四凤:他们欺负我是大一的,从小到大,我爸爸妈妈都没有骂过我的!(一副好可怜的样子啊)
(周冲其实什么都不明白,但他又做出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悄悄地瞪了鲁贵和侍萍一眼,
然后低下头,也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仿佛他也被骂了似的。)
鲁贵:(看到周冲这个样子,知道他肯定误解自己了,但又没办法说的清楚,一跺脚)不排了,走!(下)
侍萍:(好高兴啊)对了,早就应该这样了!(高兴地对四凤和周冲)等会导演来了,就说我们再也不排了!谢谢啊!(跟下)
(等他们一走,周冲迅速站起,冲着他们的背影,用他那极具特色的台湾腔大声叫嚷)
周冲:不排就不排哦!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就知道欺负我们这些新同学,都不害臊哦!
(然后走到四凤旁边,先是陪着沉默了会,然后故做成熟的样子)不要难过了,世界就是这样的拉。他们如果不欺负新生,难道还会去欺负老生啊!
四凤:我爸爸妈妈都没这么骂过我的!今天一下子被两个人大声骂!
周冲:是的哦,这里的人都特别野蛮也!我好后悔考到这里来哦,人不讲道理,东西又特别难吃,寝室里竟然还有老鼠!在我们那这些简直都是不可想象的,昨天一只这么大的老鼠跑到我们寝室(用手比划,动作比较夸张)有这么大啊,好恐怖哦!
(四凤看他的样子很滑稽,忍不住想笑)
周冲:(看到她笑了,更起劲了)还有这个城市我也好讨厌诶,以前还以为武汉很漂亮的,没想到一到这里来才知道是这么破!还有街上的人看上去一个个都好野蛮,那些开交通汽车的,呀,就好象别人都欠了他钱似的,开车也和拼命似的。唉,反正这是个很烂的地方拉!
四凤:(听他说武汉坏话,很不爽,用武汉话大声道)你搞摸斯啊?在武汉说武汉坏话,你想死啊?
周冲:(虽然没听懂她具体说什么,但也明白她是武汉人)啊,对不起哦,我忘记了你是武汉人也。(换语气)武汉其实蛮好的哦,很大啊!还有长江,是九省通衢诶,好厉害哦!
四凤:(又忍不住想笑)你就别虚伪了,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带你去逛逛武汉,其实武汉有好多地方你是不知道,很好玩的。比如(四凤自己发挥,列举一下自己印象深刻的地方,出不出名都无所谓,不出名还好些,最重要的是自己认为那地方确实很好。)
周冲:(明显被诱惑)好好啊,那我们走吧!反正今天正好没课!
(两人正要走)
周冲:那这戏怎么办?等会导演来了,一个人都没有他会不会生气啊!
四凤:管他呢!我们这个戏都排了三个月了,一点感觉都没有!鲁贵他们不是也不排了吗?我们也不排了,走吧!
(下)
(音乐起,要忧伤些,让舞台显得有些空荡。)
(导演上,边上边打电话)
导演:喂,是繁漪啊,什么,不来了?有事情啊?什么事情啊?陪男朋友!哦,行,行,那你们玩的开心些啊!
(对观众)什么年代啊?把男朋友捧的跟个宝似的,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男人这种动物是最不能捧的,你越捧他越娇气,压根不把你当回事;对付男人啊,就是要打一巴掌摸一下,他才会死心塌地,并且关键还是那一巴掌!(电话响,接电话)喂,谁啊?哦,周萍啊!什么你也不来了?怎么着?你也和繁漪一样是陪男朋友啊?什么,你食物中毒?你唬谁啊?还真的,还快要死了!好好,你被跟我掰,不来就不来吧!好好休息啊!
什么年代啊?还能食物中毒?不想排戏也整一好点理由啊!真晕!
(等待,看时间)
都过了时间了?怎么还是一个人没有呢?别都食物中毒了吧!
(朴园上,忧心冲冲)
导演:朴园来了啊?
朴园:导演!怎么就你一人啊?他们呢?
导演:一个陪男朋友,一个食物中毒,还有一些暂时失踪!
好了,我们也别浪费时间,现在赶紧把第四幕仆人和老爷那段补上,因为这段不怎么重要,我们也一直没排过,现在我客串仆人,你演你的老爷,咱说来就来了!
(仆园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两人稍做酝酿,走好位置)
导演:开始了啊!
仆园:来人啊!来人! 这儿有人吗?
导演:老爷
仆园:我叫了你半天!
导演:外面下雨,听不见
仆园:钟怎么停了?
导演:每次都是四凤上的,今天她走了,这件事就忘了。
仆园:导演,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导演:恩,大概有两点钟了!老爷
仆园:导演,我有事要和你说!
导演:(此时才醒悟过来)哦,什么事啊?
(仆园沉默)
导演:怎么了?你说啊!
仆园:(鼓足勇气)我不想排这个戏了!
导演:不想排了?为什么?
仆园:现在都已经5月份了,下个月什么考试都来了!你也知道我是学画画的,英语本来就不怎么好,上个学期就已经挂了一次,这次我可不能再挂了,一挂就是一百二啊!
导演:(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了)再坚持坚持吧,这个戏咱这个月就应该能上演了!再坚持十几天就行了啊!我们都已经排了三个月了啊!
仆园:就因为我们已经排了三个月了,要知道,一个学期也就四个月啊!你总得留一个月时间给我搞学习吧!为了这戏,我都不知道拖了多少作业了!而且还有,这戏排到现在都还是挺乱糟糟的,说实话,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导演:可是我心里有底啊!咱就差最后几场群戏了,再加上一连排,基本就没问题了!要现在放弃了,那也太对不起这几个月了吧!
仆园:我知道,可我真的是没时间了!要不我们下学期再接着排吧!
导演:下学期,下学期我就毕业了,这可是我在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最后一个戏!
仆园:那,那,就对不起了!(转身下台)
导演:仆园,(仆园停,转身)你,你再想想好么?
仆园:(点头,下台)
(导演蹲在一旁,郁闷)
(音乐响起,依然是同一个曲子,但声音又大了些)
(大海上,音乐停)
大海:导演,对不起,我来晚了!
导演:(想振作精神,但还是显得郁闷)哦,大海啊!来了就好!没事儿!
大海:(有些兴奋)导演,上次你和我说的打周萍的那场戏,昨天我睡觉前对着镜子又仔细琢磨了一下,还练了会,自己觉得还行!你看看行不!
导演:(有些高兴了)好啊!
大海:(很认真的,虚拟对象)
——听说你要走!
——(狠恶)你准备好了?
——你(用力对假象对象挥拳)
——(切齿)哼,现在你要跑了!
——(恶狠地笑)早有这个计划!
—— 误会!我对你没有误会,你就是一个没有血性,只顾自己的混蛋!
(感觉表演的差不多了,对导演)
导演,我演的怎么样?
导演:挺好的!可惜周萍现在不在,要不然准被你吓趴下!
大海:(很高兴的)导演,你再看我后面演的!我更喜欢后面的这几段台词
——(冷笑)我看像你这种人,活着就是错了。刚才要不是我的母亲,我当时就宰了你!现在你的命还在我的手心里。
——哦,你活厌了,可你还拉着我妹妹陪着你,陪着你。
——哦,你是真爱她?(讽刺)那你为什么不对你董事长爸爸说说呢?
——所以你就可以一面表示你是真心爱她,跟她做出什么事都可以,一面你还得想着你的家庭,你的爸爸。他们要叫你丢掉她你就丢掉她,再娶一个门当户对的阔小姐来配你,对不对?
导演:(笑着鼓掌,虽然有些苦涩)
大海,你演的很好,很有感觉。
(大海笑着,两人走到一起)
大海:呵呵,我觉得我和鲁大海的脾气有些像。
为了找鲁大海打人的那种感觉,我昨天还在酒吧里和别人打了一架。
导演:(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可置信)不会吧!那,那你没事吧?
大海:没事,打架是经常的了,主要是那些人实在太不是东西了!
导演:对了,听说你一直在外面打工是吗?
大海:恩,学费太贵!不打工不行啊!
导演:我一直不好问,你在外面打的是什么工啊?
大海:(笑)说了怕你不信,我在酒吧里唱歌。
导演:(太不可置信了)唱歌?不会吧?
大海:都唱了一年多了,酒吧都换了好几个。
导演;呵呵,好,唱一个来听听!
大海:(有些不好意思)在这?
导演:是啊,就咱两!
大海:那,那不排戏啊?
导演:不排了,不排了。估计他们也不会来了!
大海:哦,那我唱了啊!
(大海的歌,由演员自选拿手的)
(在大海的歌声中,灯逐渐暗下,更强的音乐起,第二场完)


第三场
灯暗
画外音:今晚是我们剧组最后这学期最后一次聚餐,过完今晚,《雷雨》停排,大家专心应付期末考试。所以,今天晚上大家尽管喝,不醉无归。
开始嘈杂,下面的话可以一句一句的说,也可夹杂着说,视效果而定,有背景音乐
——点菜了,点菜了
——我要喝酒,枝江大曲
——我要吃糖醋里脊
——青椒肉丝
——妈的,我以后一定要在学校旁边开家“川瘦子”
——小姐,上配菜
——老板,厕所在哪?厕所在哪?
——菜上了,让让,让让
——我的酸辣土豆丝呢?
(以上台词还可看情况增删)
(音乐停时,大家已经在舞台上倒得七荤八素了,有人手里还拿着酒瓶)
(此时舞台中间有一圆墩,或者是数把椅子,留着后面的个人演讲。其他人散布各处,大家
都挺醉的,脸上如果都红着效果更佳。)
导演:我有一个好朋友说过,他说中国人最喜欢把问题放到饭桌上解决,所以无论是新相聚
还是旧别离,都喜欢把一切事情摆到桌面上谈。
鲁贵:导演,我叉你。什么什么新相聚,旧别离的。
繁漪:就是,什么相聚别离的,酸。咱还得把《雷雨》给排下去。
(一语既出,大家忽然沉默,舞台上只剩下有人玩酒瓶的声音)
导演:不排了,不排了。5月已经过完了,马上大家都要考试,我也要滚蛋了。留着你们下学期的下一个导演排吧!
(大家忽然又沉默起来)
周冲:大家不要这样了!我带了牌,要不我们玩个游戏吧?
四凤:(来了兴趣)什么游戏啊?
周冲:很好玩的,我这些天每天都在玩哦。
(众人):哇靠,你能不能直接说主题啊!
周冲:这个游戏叫“真心话大冒险”了。规则就是大家抽牌,谁牌面最小,就要受惩罚,就是要么选真心话,要么选大冒险。(看有些人还是有点茫然)真心话就是问你什么就一定要回答,并且一定要说真话哦,如果说假话那就没意思了!
(有人问):那么大冒险呢?
周冲:大冒险就是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能不玩!(向大家)玩不玩?
(很多人):玩!
周冲:你们玩不玩的起啊?很残酷的哦!
鲁贵:我叉,连你这小毛孩都能玩的起我会玩不起?如果玩不起,我,我乌龟王八蛋。
周冲:那大家的意思呢?
(齐声):玩!
周冲:那好哦,我找出九张牌,A是最小,9是最大。那开始吧!
(舞台调度,音乐起,造一种紧张点的气氛,大家轮流抽牌,看牌)
众人:谁?
谁?
不是我,也不是我!
到底是谁啊?
仆园:(举手示意)是我!
导演:哈哈,想不到第一个就是老爷!老爷,(对大家),谁输了就到那去接受惩罚(指舞台中间的较高点,或是圆墩,或是椅子)老爷,您请!
(仆园走到那个点)
周冲:你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仆园:(想了会)真心话吧!
众人:——快问啊?
——谁问啊?
导演:我来问第一个问题吧!(看着仆园)为什么加入《雷雨》剧组?
仆园:(想了会)导演,其实我真的很喜欢咱们剧组,也想演戏!
众人:——说原因
——别酸了
仆园:(涨红着脸,没红也不要紧了)
好,我说,我说。其实也没有特别为什么?我认为大学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的,应该尽量让自己充实,不能让自己的四年白白度过。而且我对表演也挺有兴趣,我是学画画的,当然我没有潇洒的一头长发,其实长头发多半都是唬人的!不过我坚信艺术是相通的,我相信适当的学习戏剧或者表演能够对我的专业有所帮助。就这么多了!(众人鼓掌)本来我是很想把这个戏排完的,但无奈自己英语不争气!所以我最后想说一句:打倒万恶的英语!四、六级,把我的青春还给我!
(众人狂鼓掌)
仆园:还有什么问题吗?
众人:没有了!
(仆园走回原来的位置,开始第二轮游戏,大家看完牌后,周冲非常自觉的走到惩罚点上,
没等众人问,自己就开始说了!)
周冲:其实,这个事情怎么说呢?加入这个剧组的原因,我加入这个剧组是因为我想当明星!是很想很想哦!对,你们可能会怀疑我的身高不够,但我有信心自己能够成为实力派哦!真的,你们信不信呢?
众人:(高喊)打死不信!
周冲:(小有点委屈)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了!我的回答完了!(准备下)
鲁贵:回什么答啊?我们都还没问呢?谁说我们要问你这个了,自做多情!
仆园:我想问你个问题:你到底是不是台湾人啊?
周冲:(不好意思)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其实,不是了,我只是很喜欢台湾的偶像剧。他们个个都好帅!
仆园:那你是哪人啊?
周冲:我是湖北荆门人,(再用荆门话说一遍)湖北荆门人!
(众笑)
鲁贵:我问一个,你是不是喜欢四凤啊?
周冲;(很紧张)你好坏诶!(众人笑)你们都好肮脏啊!我和她是顶要好的朋友了!为什么进了大学,你们就要把男女说成那样呢?而且哦,每天晚上我在学校里面都能看到很多男男女女抱在一起,好恶心啊!你们怎么天天都有时间放在这上面呢?难道你们到大学来不是学习的吗?和我以前想的根本都不一样!真痛苦!
众人:(笑)好了,好了,继续下一轮吧!
(第三轮,繁漪上)
繁漪:无论你们问我什么问题,我都想先说说我加入《雷雨》剧组的原因。
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过《雷雨》,是爷爷带我去看的。爷爷是老北京,特别迷人艺的话剧,尤其这部《雷雨》,他说里面藏了他很多东西。我特爱我爷爷,一直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演一场,让他高兴高兴。但还没来得及,我爷爷就过世了,但是我答应了自己,一定要把《雷雨》演完演好!
(众人沉默)
周萍:那你的男朋友呢?他不是一直反对你演戏吗?
繁漪:他,我和他已经分手了!演《雷雨》没有人可以反对我!所以我特别特别想你们能不能再坚持十几天,等把这戏演完了再说!
周萍:好,我强烈支持!一定坚持到底!
(有好几个人):好,排!导演,我们再排吧!
导演:(忽然愤青)—美丽的理想,痛苦的信仰!我们渴望飞翔,老天却不给我们翅膀!
鲁贵:导演,别在那装清高了,咱排吧!
(对侍萍大声道)侍萍,我本科不考了也要把这戏排完!
侍萍:排吧排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导演:不管排不排,先把这游戏玩下去再说!
周萍:好,再玩,我主动请求这盘我输!我心里有话想说,你们随便问吧!
四凤:你还以为我们不敢问那?说,你在剧组里喜欢哪个女孩,我们可都知道!
仆园:还问什么问啊!直接大冒险,向她表白!
众人:好,去啊,去啊!
周萍:我今儿是喝了酒,所以我敢!我干吗不敢!我一直问我干吗不敢,一直问一直问,问得我都不敢了。其实,不就一句话嘛!说了就说了!我这就说了!
繁漪,你给我听着!我爱你!
众人:好(疯狂鼓掌)
周萍:(亢奋起来)在《雷雨》里面,周萍的台词我一句都不想说,我想说的是另一段台词,繁漪,你给我听好了(音乐起):“有时我忘了现在,忘了家,忘了你,并且忘了我自己。象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非常明亮的天空,。。。。在无边的海上,。。。有一只轻得像海燕似的小帆船。在海风吹得紧,海上的空气闻得出有点腥,有点咸的时候,白色的帆张得满满的,像一只鹰的翅膀,斜贴在海面上飞,飞,向着天边飞。那时天边上只淡淡地浮着两三片白云,我们坐在船头,望着前面,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是真正的爱情的世界。”
众人:(疯狂的呼叫声,像雷雨一般的快乐呼叫声,掌声)
导演:我想大声告诉你们,校园戏剧是什么:它只是个平台,是个美丽的空间,在这平台上,在这空间里,我们结交知己,寻找爱情,勇敢地去触碰理想,也许最后我们离开的时候依然一无所有,但这个过程却可以让我们怀念到永远!
(音乐起,灯渐暗,第三场完)
尾声
(灯起)
侍萍:(说话的时候后面可以有很多人做行走状,或者固定一个造型,要自然)
时间过的很快,这个学期都已经结束了,我和林峰,哦,不,我和鲁贵都顺利考上了本科。只是《雷雨》最后还是没排成。那个晚上所说的一切,用导演的话说就叫做“酒精效应”,大家在一起疯狂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酒一醒,该上课的上课,该复习英语的复习英语,周萍和繁漪还是和以前一样,周萍并没有一个晚上而让自己变得勇敢。周冲还是一口的台湾腔。那天晚上所有的热情都像是在梦里发生似的,醒了之后,完全的不真实,完全失去了重量,变的没有体积,没有形状,只在每个人心底深处的某个部位飘飘荡荡,也许有一天会击中你,但也许永远都不会。只是导演真的是走了,他原来的寝室现在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他最后的一个梦想到头依然还是没有实现。《雷雨》最后只能是有雷无雨!
(收光,音乐起)
所有演职员唱社歌上台谢幕!
初稿
完于2004年2月24日
桂子山上
雷志龙


作者:雷志龙
小品搜索
关键字: 类别:
范围:
本周热门
·老兵退伍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最后一次训练》 (小品)
·搞笑小品剧本《碰瓷》小品剧本 (刘学海)
·银行扶贫帮扶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不忘初心》 (小品)
·搞笑小品剧本《碰瓷》 (刘学海)
·医师节演出扶贫题材感人剧本《新生活》 (小品)
·医师节娱乐演出正能量剧本《你健康我快乐》 (小品)
·军人退伍题材相关小品剧本《班长慢走》 (小品)
·搞笑相声剧本《找工作》 (刘学海)
·小品剧本《碰瓷》搞笑小品 (刘学海)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社区服务站服务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家庭医生》 (小品)
·部队相声《入党心切》 (火珺)
·儿童表演小快板:班上有个袁佳佳 (习水艺术团)
·医师节健康管理题材搞笑小品剧本《一切为你好》 (小品)
·纪念改革开改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小品剧本《疯狂的骗子》搞笑剧本 (刘学海)
本月热门
·搞笑小品剧本《碰瓷》 (刘学海)
·小品剧本《疯狂的骗子》搞笑剧本 (刘学海)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社区服务站服务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家庭医生》 (小品)
·《学习雷锋》弘扬正能量小品剧本 (刘学海)
·医生护士演出温暖正能量情景剧剧本《刚好遇见你》 (小品)
·《大笑毕业季》找工作小品 (刘学海)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医师节演出扶贫题材感人剧本《新生活》 (小品)
·搞笑相声剧本《找工作》 (刘学海)
·小品剧本《碰瓷》搞笑小品 (刘学海)
·医师节娱乐演出正能量剧本《你健康我快乐》 (小品)
·银行扶贫帮扶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不忘初心》 (小品)
·八一建军节活动演出小品剧本《官兵训练》 (小品)
·819医师节娱乐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天使的微笑》 (小品)
·部队相声《入党心切》 (火珺)
最新小品
·幽默小品:《我的幸福梦》(新版) (务实寺)
·部队小品:《检查》(最亲版) (务实寺)
·教师队伍廉洁题材娱乐搞笑小品剧本《不收礼》 (小品)
·大话西游之悟空买房 (movestar)
·商场超市中秋节娱乐搞笑演出小品剧本《迟到的签单》 (小品)
·搞笑小品剧本《碰瓷》小品剧本 (刘学海)
·《疯狂的骗子》搞笑小品剧本 (刘学海)
·军人退伍题材相关小品剧本《班长慢走》 (小品)
·老兵退伍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最后一次训练》 (小品)
·银行扶贫帮扶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不忘初心》 (小品)
·医生护士演出温暖正能量情景剧剧本《刚好遇见你》 (小品)
·纪念改革开改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医师节娱乐演出正能量剧本《你健康我快乐》 (小品)
·医师节演出扶贫题材感人剧本《新生活》 (小品)
·《学习雷锋》弘扬正能量小品剧本 (刘学海)
-------友情链接-------
演出网音乐人    小品大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合作活动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1-2010show16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出网  版权所有
以上小品均来自网络和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