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戏剧->小戏 柜中缘
戏剧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12-01-27 上传: 王晓 人气:
柜中缘
人 物
许钱氏---[青旦]翠莲母
李映南---[小生]公 子
许翠莲---[小旦]闺 秀
甲、乙---差役[杂]
淘 气---[小丑]翠莲兄

[许钱氏上。
许钱氏(引):女儿未成婚,叫人常在心。
(诗):小女今年十六春, 日拈彩线弄金针。
说与富家她不愿, 只愿配个读书人。
  (白):奴家许门钱氏,世居浙江仁和县。丈夫去世,留下一子一女。子名淘气。女名翠莲,年方二八,说了多少亲 事,总嫌不是书生。今日天气甚好,想到娘家探望母亲,并托兄长为女择婿,不免前去一回也。
  (唱):
今日里到娘屋去把亲探,
    与女儿要寻个美满姻缘。
    回头来把女儿一声呼唤,
  (白):翠莲儿走来!

  [许翠莲上。
许翠莲(唱):
上房里转来了许氏翠莲。
   问母亲你唤儿有何事干?
许钱氏(唱):你去叫你哥哥快把驴牵。
许翠莲(白):牵的驴子做什么?
许钱氏(白):我到你舅家去呀。
许翠莲(白):我舅家没有什么事情,你到那里干什么?
许钱氏(白):给你个蠢才寻下家呀么。
许翠莲(白):(笑)怪道来,想寻的开销我呀。我给你说,我……
许钱氏(白):你怎么样?
许翠莲(白):(掩口)我……
许钱氏(白):你到底怎么样?
许翠莲(白):我的话你知道。(背身)
许钱氏(白):我知道你要个念书人儿。我总要给你寻个打牛后半截子哩。
许翠莲(白):你寻个打牛后半截子的了,我就不去,你就去。(背身立)
许钱氏(白):看谁要的我给他做妈呀。我去托你舅舅给你寻个读书人。你快叫你哥哥去。
许翠莲(白):哦,是呀,(出门向内叫)哥哥,把驴子备上牵来!

  [淘气作牵驴状上。
淘 气(白):来来来了呀。
   (唱) :
我把驴喂的滚膘圆,
驴背上备了木头鞍。
许翠莲(白):(面向台前)哥哥快来!
淘 气 (唱) :
拴到树上把娘见。(拴驴)
许翠莲(白):(面向台口前作思想状,慢声叫)哥哥快来!(声更小) 哥哥快来!
淘 气(白):(向台下)这孩子象发了痴了。 (立翠莲背后)
许翠莲(白):(作思想)天爷,保佑,叫舅舅再给我寻下个白面书生,那我就…… (掩口羞,淘气咳嗽,翠莲惊看跑进门,立母身旁)我哥哥来了。
淘 气(白):(向台下)怪道我说这孩子怎么发了痴了,为一个白面书生,在心里上来下去的作怪哩。哎,真是女大不中留呀!(进门,唱)
(唱):问母亲骑驴向哪边?

许钱氏(唱):我到你舅家去游玩,
牵驴子随娘走一番。
淘 气(白):哦,看我外婆去呀。好好好,去可吃我外婆两个鸡蛋。
驴子备好了,请妈上驴。
[拉驴,母同翠莲同出门,许钱氏上驴。
许钱氏(白):(向翠莲)哎,儿呀。
(唱) :
你莫在门外胡卖眼,
我走后紧紧把门关。
许翠莲(白):儿记下了。
许钱氏(白):宁要记下。(下)
淘 气(白):哎,娃呀,母亲与你叮咛的话,你要记下!
许翠莲(白):你走你的路,看你操了些闲心哟。
淘 气(白):(微带气)哼,虽然操的闲心,我总没操白面书生那心,(翠蓬羞惭,猛关门)哈,把孩子说臊了。哎呀,从今向后给这个娃要操心哩。这心眼简直开了,简直开了。(前后回头看,翠莲猛开门)你先敢给我出来。(翠 莲含笑猛关门)你看你看,我竟然管不住了么。哎呀,这这这,把这个留到屋里,我心里总不放心。这再在家里 引上个白面书生,倒怎么了呀。(向内看)哎,我妈 已经走的远了,待我快赶驴去。妈,莫要远走,你儿赶你来了!(下)
许翠莲(白):(开门看)哎,好笑呀。
(唱) :我的话儿他听见,
他一说我就把门关。
开开门儿四下看,
门儿外到底眼界宽。
(白):我母亲成天家把人圈到屋里,好象上了囚了。今天她走了,我不免拿上个活儿坐在门首,也给它个眼宽眼宽。
(取活坐台角,穿针线)唉!人在世上,再莫要生个女孩儿!生就女孩儿了,成年累月总
不得见人。自己的身子由 不得自己。不知道将来连谁在一块儿过活呀。(做针线)
李映南(内唱):二差人赶的我心跳气喘!
[李映南上,跌坐,起,翠莲猛抬头见李映南,立起,李映南想进门,翠莲忙拦。
许翠莲(白):哪里这个人?我家没有男子,你你你向我家做什么?
李映南(白):(作揖)姑娘快快救命!(仍想进门,翠莲仍挡)
许翠莲(白):什么事儿,叫人救命?
李映南(白):姑娘不知,我是李都堂的儿子李映南。我父被秦桧所害,满门犯抄,只我越墙逃走。差人尚在后边追赶,姑娘快快救命,快快救命吧!
许翠莲(白):我一个女孩儿人家,怎么收留于你?你快快另找个方向去!(慢拉李映南)
李映南(白):(回头看)哎呀,差人来了,差人来了!
[一手猛拉翠莲进门关门,吓颤。甲、乙二差上,敲门。
许翠莲(白):做什么的?
甲乙差(白):一个相公跑到你家里来了,快把门开开。
(翠莲看李映南)
李映南(白):(附翠莲耳)你你说没有来。
许翠莲(白):你你你说。
李映南(白):(拉)我不敢说,你只说没有来。
许翠莲(白):没没有来。
甲 差(白):看见到你屋里来了,怎么说没有来?
乙 差(白):没到你家里来,你见向哪里去了?
李映南(白):(拉)你说向西去了。
许翠莲(白):向西去了。
甲 差(白):说向西去了,大概向西去了,快赶、快赶,看跑的远了。
[跑下,翠莲猛开门看,李映南拉翠莲仍关门。
许翠莲(白):差役已经走了,你而今快快出去,还关的门做什么?
李映南(白):哎,我的姑娘呀!
(唱) :两位差役去未远,
他听了话儿没细参。
假若前行望不见,
回头来搜寻哪里钻?
[二差人又急上。
甲乙差(白):开门来,开门来!在你屋里。
李映南(白):(惊)姑娘你看,他们来了么。这一回不能不开门。快快寻个地方,把我藏了吧!
甲乙差(白):开门来!
许翠莲(白):我这小户人家,就这一点地方,将你藏在哪里?
甲乙差(白):开门来!
李映南(白):哎呀,事到如今,你总要想个方儿救我,我与你跪倒了。
甲乙差(白):开门来!再一时不开,我就拿石头塌呀!
许翠莲(白):你看脏也不脏!在门上坐了一会儿,坐的惹下祸了。这不救使不得,救去了不得。没有法子,只得救他。说不了,你起来,钻到我的柜里去。
李映南(白):妙极,妙极!姑娘前行。
[翠莲拉李映南绕场一周到柜前。

甲 差(白):伙计,取石头将这烂门门子给砸坏了。
[翠莲搀李映南入柜。
许翠莲(白):来了来了。(李映南入柜,翠莲盖柜)
李映南(白):姑娘,你将柜盖莫要合严,看把我捂死了。
许翠莲(白):那我晓得。
甲乙差(白):塌门呀!
许翠莲(白):来了。
甲乙差(白):着实塌呀!
许翠莲(白):来了来了。(开门,跑回立柜前)
甲乙差(白):在哪里?
许翠莲(白):我没见个人么,哪里有个人哩?
甲乙差(白):我们要搜检。
许翠莲(白):你就齐齐搜检。
甲乙差(白):我就搜检,搜检出来再说。(搜)怎么不见影子?莫非钻天,莫非入地?
甲 差(白):八分在柜里钻着哩?
乙 差(白):哦,快快在柜里搜!
许翠莲(白):走!哪里的强盗,青天白日,假充公差,前来抢劫。说是你休走!
(取棍打二差,二差跑。向内望,笑,关门立柜旁)相公,我将差役已经赶去,你而今快快出来走吧。
李映南(白):(露头柜上)姑娘,叫我在你柜里再钻一会儿,我怕他们又来了。
许翠莲(白):(拉)而今不碍事了,你快出来走些,看人来了。
李映南(白):姑娘你莫要忙,我实在惮怕的很!
许翠莲(白):(摔手)这个开销不利,到怎么呀?
[淘气上。
淘 气(白):哎,走呀。
(唱):我妈把东西忘记了。(翠莲拉李映南向外指,李映南向内指。)
叫我速快往回跑,(二人仍拉)
走到门外用目眺,
(白):这还可以,没在门上卖眼么。(室内二人仍在互拉)哎好呀!
(唱):急忙上前把门敲。(敲门)
(白):开门来!许翠莲 看我哥哥回来了,这这到怎了?
李映南(白):这这这到当真怎了呀!
许翠莲(白):说不了。你就悄悄藏在柜里,叫我把柜盖合住。
李映南(白):哦,哦,你快盖住,你快盖住。
[翠莲盖柜,不应声,慢向前走,作悔恨状。
陶 气(白):叫了几声,怎么叫不应。莫非睡了吗?八分子心却跑到那白面书生那身上去了。(翠莲猛开门,变色不言。淘 气看翠莲)看你转颜失色的,是什么事?
许翠莲(白):谁转颜失色的?你却折回来做什么?
淘 气(白):(笑)妈给外婆做了个钱包,忘在柜里了,叫我折回来取哩。
(翠莲惊,猛跑回,立柜旁,揭柜看)看我妹妹敬 事的,一溜风跑进去了。叫我赶进去取。
许翠莲(白):(猛合柜)看你却跑进来做什么来了?
淘 气(白):看这孩子,我是你哥么,你这房子,我就不敢进来吗?
许翠莲(白):你出去!
淘 气(白):看这孩子,哥跑的气短的,叫我坐一坐么,却是叫出去。还怕哥把你的宝盗了吗?
许翠莲(白):你不出去我就不取。
淘 气(白):娘在半路里候着哩,看你捣的。你走开,你不取叫我取。(拉翠莲)
许翠莲(白):你也不得取。(坐在柜上)
淘 气(白):这才是奇事!你不取,又不叫我取,难道钱包成了妖精,自己眺出来不成?(拉)
许翠莲(白):(抵)你总不得取!
淘 气(白):哎呀!柜盖上一个长蛇。
[翠莲急下柜,淘气猛揭柜盖,李映南猛出柜,蹴台角,翠莲含羞背立台角;淘气颤。
淘 气(白):天,哎呀苍天!我淘气的妹子,给我淘气干下这样事情,把我淘气活活的气死呀!噫,气啥哩,气的得个大 肚子臌症,准啥哩。打这个王八蛋哟。
(打李映南,翠莲拉)咳!我把你这个小王八蛋儿,怎么等我刚走了,钻到我妹子柜里来了?!
李映南(白):好大哥哩,我急的没路了。
[淘气打,翠莲拉,淘气以肘格退,打李映南。
淘 气(白):我把你个小怪物,我二十岁了,没有媳妇老婆,都没有发急,你十五六个孩子,就却急的没路了?
李映南(白):好大哥哩,我是避难了。
[淘气打,翠莲拉,淘气踏翠莲脚。
淘 气(白):哎,却是你被儿烂了。你的被儿烂了,就跑的盖我妹的花被来了!
李映南(白):你没听清,我原是被难之人,在你家中避难来了。
[淘气打,翠莲拉,淘气推翠莲。
淘 气(白):你走过,咱一时再说。(向李映南)哟!你避难来了,对门子是个没牙的老婆,你不在她柜里钻,你钻到我那姑娘 柜里避难来了。我那姑娘柜里味香吗?
(翠莲使眼色,李映南猛起跑,淘气拉住)咳,你跑呀。你把我妹子的柜钻了,给白毕了。我妹子*(左口右外)柜,人还没钻过哩,一钻一万两银子。
许翠莲(白):(向台下)他就光爱银子呀?
李映南(白):我是逃难之人,哪里来的银子呀?
淘 气(白):(拉李映南)没有银子,来来来,顺住树立到这里。(绑树上)一时时把你送到老爷大堂上,老爷醒木一弹,板 子打你一万,把你的屁股打烂,叫你今冬受难。
李映南(白):哎,我的好苦命也。
淘 气(白):咳,他还说好高兴也。我知道你高兴了一阵阵哩。
(看翠莲退后,涧气前进)
许翠莲(白):看的我认不得我。
淘 气(白):(指)哼哼,这个事好么,这个事好么?
许翠莲(白):什么事,什么事?
淘 气(白):我把你这个蠢才呀!
李映南(白):难为姑娘了。
淘 气 (唱) :骂一声蠢才莫嘴硬,
许翠莲(白):我嘴硬了,你还把我舌头割了。
李映南(白):莫要骂,姑娘。
淘 气(白):悄着!
(唱) : 你为啥干出这事情?
许翠莲(白):干的啥事,给做下贼了。
李映南(白):并没有什么事。
淘 气(白):悄着,也还没事哟。
(唱) : 只图你一时取高兴。
许翠莲(白):高兴的死去呀。
李映南(白):咳,还高兴哩。
淘 气(白):悄着,我知道你高兴过去了。
(唱) : 全然不怕坏门风。
许翠莲(白):哎哥哥呀!
李映南(白):莫要冤枉姑娘。
淘 气(白):混蛋,你自然说冤枉。
许翠莲(唱):哥哥莫要太急性。
李映南(白):哦,莫要急。(淘气踢)
淘 气(白):悄着,我不是你,给急了。
许翠莲(唱):听我把话来说清。
我才在门前把娘送,
一霎时来了那相公。
淘 气 (唱 ):那相公来太胆大,
总怪你蠢才作事差。
你端端正正他害怕,
怎敢无事进咱家?
许翠莲 (唱) :他自己进来把门掩,
强箍住叫人要救他。
女孩儿良心问不下,
应了个救命活菩萨。
李映南(白):真是活菩萨。
淘 气 (唱) :没有老婆人儿太得多,
看你却能救几个。
李映南(白):(顿足)哎。
许翠莲(唱):哥哥再莫要胡说,
妹妹原来不轻薄。
淘 气(唱):你不轻薄你正轻,
那人焉能到柜中?
许翠莲(唱):那人儿虽然到柜中,
我总没有苟且行?
淘 气(唱): 你和那人这密切,
蔫能说你没苟且?
许翠莲(唱): 人再枉口要嚼舌,
头上降祸有天爷。
李映南(白):哦,天爷鉴察去。
淘 气(白):哎,好蠢才。
(唱): 小蠢才来还强辩,
你的脏证在面前。
进门来若有瞧见,
一人话儿百人传。
百人传千千传万,
越说越坏比醋酸。
人人说我妹子嫁了汉,
我淘气羞的那里钻?
[向翠莲怀钻,向李映南钻,抹额盖面。
李映南(白):这我真对不起姑娘!
许翠莲(白):哎,好羞惭!
(唱): 许翠莲来好羞惭。
悔不该门外做针线。
相公进门有人见,
难免过后说闲言。
要说长来要道短,
谁能与我辩屈冤。
这才是手不逗虹虹自染,
蚕作茧儿自己拴。
无奈了我把相公怨。
(近立李映南旁,淘气起立向台角)
你遇的事儿本可怜!
不向东走向西窜,
偏偏来到我家园。
我是女儿心肠软,
怎能把你往外掀。
一时救你离灾难,
倒为自己惹祸端。
好话儿一人没听见,
坏话几千里去流传。
我在人前怎立站,
不死落个没脸面!
等我娘回来讲一遍,
我定要碰死你面前!(李映南哭)
淘 气(白):(向台下)你看两个小怪物,你一哭,我一哭,给我使手段呀。我心里亮的连镜子一样。给我使手段呀!
许翠莲(白):(向李映南)就说你逃难呢,不向东家去,不向西家去,偏偏的跑到我屋里做啥来了。你你是送我命来了!
李映南(白):姑娘万万不可自尽。常言道,肚子没冷病,不怕吃西瓜。
淘 气(白): (打)走吧。把我的瓜叫你都吃了,还说没冷病。你给热的凉不下了!
许翠莲(白):你见吃来,你见吃来?!
淘 气(白):(指李映南)没见,这却是个啥东西?
李映南(白):这真是不白之冤。
淘 气(白):(打)咳,你还不白?你不白些,我妹子不要你在我柜里钻,干不下这个事情。
(翠莲气颤)
李映南(白):这人真不通王化!
许翠莲 (唱) :哥哥太得疑心重, 有的话儿说不清。 气忿忿上前用头碰!
(碰淘气,淘气捉翠莲两臂) 我立即跳在水井中。
[翠莲起,淘气拉。
淘 气(白):哎呀!我的妹子呀,你不敢跳井。
[许钱氏持鞭上。
许钱氏 (唱) :小奴才一去不见面。
害得我只得转回还。(下驴,打淘气;翠莲哭)
(白):我把你个奴才,怪道候你候不着?你才在屋里和你妹妹闹仗哩。
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淘 气(白):我不好,你女好?
许钱氏(白):我女不好却怎样?
淘 气(白): 哦,你女好么!你女给你在柜里藏了个好的,你来看!
(拉许钱氏看李映南)
许钱氏(白):怎么说?!(气颤,翠莲搀坐)
李映南(白):这才越闹越酸了。
淘 气 (白):(打)你看把我妈气死了。(拍翠莲肩)把妈气死了到怎了明?!
许翠莲(白):(哭)我的母亲呀!
淘 气(白):我的妈呀!
许钱氏 (唱) : 见一位相公树上绑,(气颤)
淘 气(白):妈!你莫要生气。
许钱氏 (唱) : 气得我眼黑脸又黄!
我这里取棍将儿仗。
[取棍打翠莲,翠莲擎棍。
许翠莲(白):哎,我的母亲呀!
淘 气(白):哦!把小东西打,问她为什么在柜里装了个白面书生?
许钱氏(白):(打)多嘴。
淘 气(白):(哭)人家再说就多嘴。你女好么,给你在柜里装了个白面书生。
许翠莲 (唱) : 听儿与你说端详,
母亲走后儿隙望,
来了那个少年郎。
进门就把门关上,
言说他父李都堂。
秦桧奸贼把祸降,
一家都要上法场。
差人追他要领赏,
跑到咱家要躲藏。
坑的孩儿没法想,
急忙装到咱柜箱。
差人搜来又搜往,
孩儿心里好发慌。
差人刚走门环响,
哥哥即刻转回乡。
两个吓得魂飘荡,
谁还顾得胡张狂。
你儿争气又好强,
怎肯教人骂爹娘。
哥哥说儿廉耻丧,
看儿冤枉不冤枉?!
母亲能替儿原谅,
你莫打儿自去见阎王!
淘 气(白):(顿足)哎,我才明白了。
李映南(白):把人几乎没冤枉死哟。
许钱氏 (唱) : 老身听言哈哈笑,
淘 气(白):(向翠莲)这孩子,你恁大的了,半会一句话说不清。看我而今听明白了没有。
许翠莲(白):你走!再莫和我说话。
许钱氏(白):你去,快解相公去。(淘气解李映南)
淘 气(白):谁知道才是你。(翠莲委屈哭)
许钱氏 (唱) : 我儿莫要哭号啕。
转面来我把相公叫,
淘 气(白):(拉李映南)这是我妈。
李映南(白):伯母见礼了。
许钱氏 (唱) :有些话儿说根苗。
他父从前被诬告,
照律斩首在市曹。
老爷将他冤明了,
立刻释放出狱牢。
老爷恩情同再造,
长生禄位把香烧。
今日你向我家跑,
这是神鬼暗使教。
我今要将恩惠报,
雪里送炭这一遭。
我不瞅红灭黑眼角小,
你藏在这里莫发焦。
我儿子方才不知晓,
愿相公原谅莫计较。
淘 气(白):莫计较,莫计较。早知是你,就钻到妹子那柜里,永不出来,都不要紧。
许翠莲(白):(气)倒准什么哩?
李映南(白):那我感激莫名,还敢计较。(看翠莲)只是我住到你家,举动很不方便。
淘 气(白):噫,有那个害货哩,却不方便。
(翠莲转身,许钱氏左右看李映南、翠莲。
许钱氏(白):哎,我有主意了。
(唱) :老身低头生了窍。
(白):儿呀,向这边厢来。
淘 气(白):妈说啥哩?
许钱氏(白):我想将你妹妹许配相公,以报他父的大恩,你看如何?
淘 气(白):噫,我想把妹子卖了,给咱买个牛哩。
许钱氏(白):走,拿我娃给你换牛呀。
淘 气(白):不要紧,不要紧,妈说怎样便怎样。
许钱氏(白):(向翠莲)儿呀,我想将你许配相公,报答他父大恩,你看如何?
许翠莲(白):(看李映南)母亲,你想去。
许钱氏(白):那我就明白了。(向李映南,唱)
(唱):相公莫向别处逃。
你的岁数太得小,
恐怕把你性命抛。
小女终身无倚靠,
心想和你配鸾交。
你若不嫌她不好,
就在我家把亲招。
叫她与你把膳造,
你却与她把书教。
将来生儿承宗祧,
总不教老爷断根苗。(翠莲含笑转身)
李映南(白):如此岳母在上,受儿一拜了。
淘 气(白):这一下把我的牛跑了。
许钱氏(白):受你一拜。
李映南 (唱) :岳母转上受儿拜,
叫声大哥也过来。(拜淘气)
淘 气(白):噫,我把你打了个糊涂,还拜我哩。
许钱氏(白):(打淘气)你也还礼吗。(淘气叩头)
李映南 (唱) :再谢姑娘把围解。(拜;翠莲猛回头看,含笑斜立)
许钱氏(白):(拉)你看你立了个端正。(李映南起立,翠莲猛跪起拜)
李映南 (唱 ):想起了一家人珠泪满腮。
[甲乙二差人上。
甲乙差(白):在这里,在这里。(同惊)
李映南(白):哎呀不好!
甲乙差(白):公子莫要惮怕,岳爷爷奏了一本,圣上有旨,将大人开释,升用尚书。听得我两个知道你的下落,叫我带了轿子寻来了。快回走,快回走。
李映南(白):照这说来,岳母和她可一同前去,教我父亲欢喜欢喜。
许钱氏(白):去看一回,倒也使得。
许翠莲(白):不敢缓两天吗?今日就去呀。
李映南(白):莫要推辞,唤轿子来。
甲乙差(白):轿子抬上来!(四人抬轿子上)
李映南(白):小姐请来上轿。
许翠莲(白):(左口右外)到怎坐哩?
李映南(白):你坐到里边就知道了。
[搀翠莲上轿,李映南,许钱氏乘马同下。
淘 气(白):哈哈哈哈,这才是“陕西地方邪,说鳖来个蛇”。我妹子想个白面书生,柜里就钻个白面书生。(想)我一天想个花不楞登,怎么不来个花不楞登?噫,我妹子有了白面书生,我也有个花不楞登了
(唱) :我妹子真算有福气,
从天上掉下好女婿。
到明日我向他家去,
不给我问媳妇我连他不得毕。(下)

——剧终——

作者:王晓
小品搜索
关键字: 类别:
范围:
本周热门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双人快板:《狗年说狗》 (务实寺)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幽默小品:《不缺人》 (务实寺)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鑫百利笑话15087809969 (鑫百利网投)
·晚会小品《联欢晚会我登台》 (务实寺)
·银行金融行业信贷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贷款风波》 (小品)
·部队小品:《检查》 (务实寺)
·群口快板《十九大精神放光芒》 (务实寺)
本月热门
·双人快板:《狗年说狗》 (务实寺)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毕业小品剧本-我们能不能不要走 (佚名)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公司年会搞笑舞台剧剧本《公司故事》 (小品)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十八大快板词(十八大精神) (%b4%fa%d0%b4%d0%a1%c6%b7)
最新小品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部队小品:《检查》 (务实寺)
·部队小品《强军无须送礼》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幽默小品:《评奖风波》 (务实寺)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部队小品:《班长宣讲十九大》 (务实寺)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晚会小品《联欢晚会我登台》 (务实寺)
·群口快板《十九大精神放光芒》 (务实寺)
·银行金融行业信贷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贷款风波》 (小品)
·空军部队搞笑小品剧本《机务兵之歌》 (小品)
-------友情链接-------
演出网音乐人    小品大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合作活动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1-2010show16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出网  版权所有
以上小品均来自网络和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