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戏剧->栏目剧:刘能复仇记
戏剧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10-06-23 上传: 赵一明 人气:
栏目剧: 《刘能复仇记》
故事简介:谢广坤佯装梦游,吓坏了刘能。刘能知道真相后,气的牙根直疼,想报复一时又无计可施。恰好郭二黑夜前来讨要诊费,刘能为此又与谢广坤发生口角。刘能与郭二受电视剧《宰相刘罗锅》启示,巧使“一箭三雕”之计,谢广坤、刘大脑袋、赵四等人自愿掏出诊费,谢广坤为此吓出病来,刘能鸣鞭炮庆贺。
故事主要人物:刘能、谢广坤、谢大脚、刘大脑袋、赵四、郭二、刘能妻、谢广坤妻,其他人若干。
第一场:刘能讨诊费,结果遭羞辱
(时间:晚上 地点:谢大脚家超市 背景:大脚超市灯火通明,谢大脚在超市里低头干活,刘大脑袋趔趄上。)
刘大脑袋:大家都吃了吗?问我吗?没吃呢!啥原因?我抹不开告诉你,这不董事长和杨晓艳好上了吗,也不回总部了,天天在山庄呆着,王云怪我没给带菜,我批评她两句,这不她来气了,楞把我撵出来了。(刘大脑袋用手捂着脖子上王云的挠痕,踱到了大脚超市前,轿车笛响,刘大脑袋作躲闪状,手遮眼睛观看)
刘大脑袋:(作沉思状,自言自语。)这不是郭二吗?怎么晚上打车来了?莫不是…..?
(刘大脑袋看见谢大脚在超市干活,推门而入,谢大脚闻声抬头)
谢大脚:脑袋,晚上不在家好好呆着,瞎溜达啥呢?
刘大脑袋:(支吾着)买……买盒烟。
谢大脚:别白唬了!你兜里不装着一盒吗?是不是又犯错误叫王云撵出来了?
刘大脑袋:哪能呢?我和王云现在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谢大脚:我听起来怎么那么酸呢!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刘大脑袋:必须的!(想起脖子上的挠痕,忙用手捂住。)
谢大脚:咋的?叫人挠了?
刘大脑袋:不……不是,是…..是……是我换衣服不小心自己挠的。(作换衣服状)
谢大脚:编……编……待会儿成作家了!
刘大脑袋:(窘迫态)大脚,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谢大脚: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老爷们,在家里跪着都行,到外面楞充大尾巴狼!
刘大脑袋:(故意打岔)长贵今晚又值班啊?
谢大脚:咋的?
刘大脑袋:那能咋的,唉,要我说呀,长贵也太不会怜香惜玉了!
谢大脚:你啥意思?
刘大脑袋:要我是长贵呀,有你这样的老婆,天天我哪也不去,形影不离。可惜,我没这个福分。
谢大脚:美你的去吧!王云不是挺好的吗?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学刘大脑袋声调)
刘大脑袋:大脚,刚才我看见一个人。
谢大脚:废话,不看见人还能看见鬼?
刘大脑袋:不是,我是说看见给咱治病的神医郭二了。
谢大脚:什么?啥时候?
刘大脑袋:刚才,门口过一台轿子,里面坐着郭二,见我把脸扭过去了,可能上刘能家去了。你猜,他黑灯瞎火的这时过来,能干啥事?
谢大脚:(仔细看刘大脑袋的脸)脑袋,你的眼皮咋又耷拉下来了?神医不给你治好了吗?
刘大脑袋:我这是“火眼”。
谢大脚:火眼?“火眼金睛”啊?你是孙猴子呗,有七十二番变化!
刘大脑袋:啥“火眼金睛”?我是一上火,眼睛就犯病。
谢大脚:我还以为你在太上老君炉里炼过呢?
刘大脑袋:我听说,郭二被你举报后,不但被罚了款,连吃饭的家什都被没收了,你说,他是不是找你算账来了?
谢大脚:你可别瞎说,他找我算账?我没找他算账就算便宜他了,差点没要了我的命,连长贵都怀疑我。我猜肯定找你、谢广坤、赵四要钱来了。
刘大脑袋:他也没给我治好,我给他啥钱?
(画外音:我吃完饭,饱饱的,这不没事吗,溜达溜达,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过九十九,后面跟着我的狗。话音落,谢广坤上,后面刘能紧跟,手里拿着根棍子,躲在墙角。)
谢大脚:妈呀,谢广坤又犯夜游症了,你快出去吧,我关门了。
(谢大脚往外推刘大脑袋,刘大脑袋嘴说出去,身体往回使劲。)
刘大脑袋:谢广坤没病,装的,那是吓唬刘能的。
谢大脚:(长出口气)我倒把这事给忘了。谢广坤没犯夜游症,轮到你犯夜游症了吧?
刘大脑袋:大脚,这话叫你说的,我是啥人,山庄总经理,多体面的人,能犯那种病吗?他是夜游症,我即使犯病,也是“神游症”。
谢大脚:啥“神游症”?
刘大脑袋:夜游症是灵魂在家,肉体在外游动,叫什么…..对,“行尸走肉”。我呀,是身体在家,精神到外面的世界走走,比如玉皇大帝的金銮殿哪,王母娘娘的瑶池呀,听听仙曲,看看仙女跳舞,喝点玉液琼浆啦什么之类的。
谢大脚:那你现在是真人,还是“神游”?
刘大脑袋:神游,我刚从瑶池看完歌舞回来,看见你在超市,心想好几天没看见你了,怪想的,这不就进来了吗。
谢大脚:我明白了,你是身体在家,灵魂出窍,到处溜达,有两个人陪着你,奈何桥呀酆都城啊到处走,是不是?
刘大脑袋:看叫你说得,瘆人得慌,那不死了吗?大煞风景,大煞风景。
谢大脚:(抄起一只拖把,打向刘大脑袋,略带哭腔)呸!我叫你装神弄鬼,欺负长贵不在家是不是。
刘大脑袋:大脚,大脚,我不是那个意思!(惊慌往外躲,撞翻闻声推门而入的谢广坤,两人都仰面朝天摔在门外,谢广坤被刘大脑袋压在身下,谢大脚破涕为笑,不远处刘能捂着肚子偷笑。)
刘能:(跑上,扶起刘大脑袋,手掸身上尘土。)刘大兄弟,咋……咋的了?
刘大脑袋:…….
刘能:大脚,这……这……咋回事?
谢大脚:你问大脑袋,这缺德玩意,竞说些鬼呀、神了的吓唬人。
(刘能手机铃响,刘能躲到一边接电话。)
刘能:喂,老伴儿,啥……啥事?啥?郭……郭二…….要钱…….钱来了?好,你问他吃…….吃饭没?没吃饭你给……给炒俩菜,我一会就……就回去。你让郭二接……接电话。……(刘能走远些,和郭二通电话。)
谢广坤:(从地上爬起来,揉揉被挫伤胳膊,作痛苦状,绕刘大脑袋一圈,看看刘能,阴阳怪气地说。)到底是王氏集团的总经理,有身份,有地位,拉出的屎都有人帮吃?
刘大脑袋:谢广坤!怎么说话呢?
谢广坤:我怎么说话?我说话有毛病吗?话说得不好听,总比事做得不好看要强。
刘大脑袋:谢广坤,你把话说清楚!
谢广坤:事情不是明摆着吗?
谢大脚:广坤,什么明摆着?大脑袋,啥事你给讲清楚。
刘大脑袋:我也没干啥事,我讲啥?谢广坤,你说我咋的了?
谢广坤:其实呀,刘总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有点毛病也是正常。
刘大脑袋:什么毛病?你给我说清楚!
谢广坤:必须说吗?
刘大脑袋:必须的!
谢广坤:有钱人通常有这样毛病,得到的不如看到的,看到的不如想到的。
刘大脑袋:我不明白你这套理论!
谢广坤:不明白?好,我明白说,就是吃着碗里的,把着盆里的,望着锅里的。
刘大脑袋:你!…
(刘能打完电话,复上)
刘能:郭二…要…要诊费来了,正好,谢…谢广坤和…和大脑袋都…都在!
谢大脚:广坤哪,大脑袋是啥人我不管,我谢大脚是啥样人你可知道,你别胡萝卜不胡萝卜,白菜不白菜一锅炖?
谢广坤:大脚,你放心,你的为人谁不知道。(见刘能上,故意提高拉长语调)可有的人哪,那时脚底板生疮,脑瓜顶流脓——坏透顶了!
刘能:谢…谢广坤,你说谁…坏…坏透顶了?
谢广坤:刘能啊,我说的是脚底板生疮,脑瓜顶流脓—流—脓,不是你的刘能。
刘能:谢…谢广坤,我知道你,你…你不骂我两句…心里难受。
谢广坤:刘能啊,我谢广坤是文明人的,是不骂人的!(人字重音)
刘能:那你的意思,是….是…我…不是人呗?
谢广坤:你是不是人,还用我说吗!
(周围陆续围上几个闻声看热闹的人)
刘能:大家听听,谢广坤…是…不是人?我好心好意给…给你找…大夫看病,你不领情…不道谢,还不…给钱。
谢广坤:啥钱?我给你啥钱?
刘能:诊….诊….诊费。我油钱、饭钱…算….白搭,郭大夫诊费…二…二千块,给…给钱!
谢广坤:刘能,我怎么没看出你的好心来在哪?把我吊在树上,还踹我一脚,是不是你们俩合伙作弄我?这时又来讹我?
刘能:谢广坤,你这么说,我就…就….就作弄你了、讹你了!,
谢广坤:那你舅….舅….舅….就不给你钱!气死你!
刘能:谢…谢…谢广坤,你真…不是人!过河…拆桥,卸磨杀…杀驴!
谢广坤:刘能,你说杀谁?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刘能:杀…杀我了。
谢广坤:那你承认自己是驴了?
刘能:你才是….是驴,我的意思….是…?
谢广坤:是…是…是…是什么?你都是畜生了,还在人群中混啥?
刘能:谢广坤,你的嘴…怎么这….么损?早晚得起…痔疮。
谢广坤:我的嘴早起了痔疮,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刘能:谢广坤,你真是…个王八!
谢广坤:我是王八,加上你就是王十六!
(刘能凑近谢广坤,要抓谢广坤衣服。)
谢广坤:你要干啥?想动武?你打我试试?
刘能:我是村…主任,君子动口…不动手,有能耐你….先打我!
谢广坤:你还算是村主任哪!呸!狗屎一堆,我穿新鞋不踩狗屎。
刘能:….(刘能气得直哆嗦,腿软,欲晕倒。)
刘大脑袋:(扶住刘能)哥,哥,你怎么了?欸….
谢大脚:广坤哪,别说了,看把刘能气的。(转身看刘能)刘能,你咋样?你可别吓唬我!广坤哪,刘能昏过去了!
刘大脑袋:哥….哥….
谢大脚:刘能昏过去了,来几个人,把他抬家去。
谢广坤:(仔细看了刘能一会,心里有点害怕。)刘能,你别吓唬我,这场面我见多了。(众人七手八脚。抬刘能下。)
第二场: 苦觅复仇计 无意得良方
(时间:续前 地点:刘能家 背景:炕上放一张饭桌,两盘菜、一瓶酒、两双筷子,地下有电视。刘能、郭二坐在饭桌边喝酒,刘能妻在旁看电视。)
刘能:老二啊,咋…晚上来的呢?
郭二:嗨,姐夫,一提这件事我都闹心。前一段日子不被谢大脚举报了吗?被官家抓去,没收了我行医的家什头,还挨罚两千。
刘能:那你现在….干…干点啥?
郭二:除了给人看病,你说我还会做啥?托人把家什头要回来,在我们家那干,大家都信任我。
刘能:你看,姐夫对你…不住,没让你…挣着钱,还…搭钱了。
郭二:姐夫,我不就奔这事来的吗?当初你把我接来,给谢广坤看耳朵,又给你刘家兄弟治眼睛,亲家治嘴,不管咋说都算好了。姐夫是村主任,这几个人和你都有关系,姐夫不能眼看着兄弟搭钱吧?
刘能:理…是这个理,不过这个钱…不好要。要没大脚那…那宗事,姐夫一定给你要…要来,现在连…谢广坤都不给钱了,刚…刚才,我就…朝他给你要钱,打…起来了,钱…不但没给,姐夫…还叫人弄个烧鸡…大…大…大窝脖!
郭二:刚才一伙人把你背回来,听他们话讲好像谢广坤把你气得够呛?现在咋样?我给你把把脉。
刘能:不…不用,刚才是…气够呛,这谢广坤,小嘴…巴巴的,就凭你姐夫这…口条,能…说过他吗?这几年没少…挨他欺负。(猛喝一口酒)
郭二:姐夫,你少喝点。刚才你…….是不是心脏不好或者血压高?
刘能:不瞒…兄弟说,姐夫心脏…好着哪!要不…早叫谢广坤给…气死了。
郭二:那你是……?
刘能:这也是姐夫的…谋略,你见…见过甲虫吧!
郭二:……?噢,我明白了!姐夫不愧是领导,遇事有谋略,兄弟佩服!
刘能:兄弟别…夸我了,我要有两下子,谢广坤那小样….,我整他…服服帖帖的。
刘能妻:还吹呢?叫人整服服帖帖的吧!
刘能:你怎么竞…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刘能妻:我没看见你威风在哪?
刘能:总有一天,我要谢广坤…臣服于我的脚…脚下!
刘能妻:做梦吧!
刘能:看…你电视得了?兄弟,有啥药…叫谢广坤一看见我就…害怕?
郭二:有是有,不过不光谢广坤害怕,大家都害怕!
刘能:啥药?给姐夫抓几付?(郭二嘿嘿笑)
刘能妻:啥药?疯药!吃完就发疯,谁都害怕。
刘能:兄弟,这不逗…姐夫玩呢!不过,给谢广坤喝…也行。
郭二:姐夫,我哪有那种药?就是有,也不能用,那是犯罪的。
刘能:那你给人…治病,我看也…啥招都使,啥药…都用,叫人…提心吊胆!
郭二:姐夫说对了,这正是兄弟治病方法与别人不同之处,不遵常理,灵活善变,反起到特殊的疗效。比如……不说了,说了你也不懂。
刘能:那你就…没翻过船?
郭二:我治病看起来不偱常理,实则是对病人的病情、性格、职业、病因等多方面充分了解的基础上,采用针灸、按摩、药疗甚至恐吓、欺骗等手段综合治疗。不过,有时也会看走眼,就说谢大脚吧,我行医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
刘能:说得也在理,谁都有…马高蹬短的时候,连关老爷还…走过麦城呢!那有重病…咋办?给人瞧死了…咋办?
郭二:其实我,包括我以前的代代师傅,并不是啥病都看,危险、难治的病我根本不接,或找一些理由推掉,所以除了祖师爷瞧死一个病人,其他没听谁又治死过人。
刘能:你祖师爷还…治死过人?咋回事?你说说。
郭二:其实这是我们行业的秘密,不应当向外说。
刘能:说说吧,这里没有…外人,就我…和你姐,也不往外说,就…当听单田芳说评书。
郭二:当年我祖师爷给一大户人家的小姐看病,没想到这个小姐未婚有孕,结果用药不当,大出血死了,人家捉住祖师爷要见官。祖师爷害怕,服用了自己配的毒药自杀了。大户人家见大夫死了,也怕摊官司,就偷偷找两个人把祖师爷抬出来扔到河沟里。后来祖师爷竟然活了过来,才知道吃的毒药使人一开始和死人一样,隔一个半个时辰会醒过来。后来继续研究,配出一种对人无害,甚至有镇静、安神、缓解疲劳的药物,起名叫“金蝉脱壳救命丸”,每次出诊只带一丸。后来我们代代相传,只可惜谁也没再用过。
刘能:还真有…这种药啊!评书上说的叫啥…对,叫“龟息闭气丸”,是不是这个?
郭二:差不多吧。
兄弟,你带..没带,叫姐夫…开开眼!
郭二:没带。
刘能:别…白话了,你能没带?拿出来叫我看看,我也不要。(要翻药箱)
郭二:好好好,姐夫,我给你找。(打开药箱,从最底下拿出一个小盒,打开盒盖,是一个黄绸子包裹的蜡丸。)
刘能:好好叫我看看!(接过盒子,歪着头看,嘴里叨咕着。)老伴儿你过来,看看…死了还能…活过来的药?(刘能妻看电视没搭理他)看啥….电视呢这么入迷,我说话都…没听见?
郭二:看一会得了,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要过盒子,包好装回原处。)
刘能:这药…真这么神,死了还能…活过来?
郭二:根本就没死,但人看起来和死了一样,全身冰凉,脸色青白,呼吸微弱,不细看根本察觉不出来,个把小时后药物分解,人自然苏醒过来。
刘能:菜凉了,我叫你姐热热去。老伴儿啊,你下地把菜给热热。
(刘能妻下地,到桌子前。)
郭二:姐呀,看啥电视这么认真?
刘能妻:《宰相刘罗锅》,你看人家刘罗锅多鬼头,媳妇也跟着神气。跟着你姐夫,倒了八辈子血霉,竞受窝囊气!(边唠叨、边端菜。)
刘能:你是村主任…夫人,谁敢给你…气受?刘罗锅…咋的?皇帝、和珅,也不…常常给他气受?
刘能妻:拉倒吧,别提你那个破主任,不着它何苦天天和谢广坤 qian架?
(热菜下,电视中正播乾隆到刘府,刘墉谎称跳湖遇到屈原而不辱帝王之清明一段戏。刘能、郭二被吸引,指着脖子看,刘能突然用手一拍脑门大叫,把郭二和热菜进来的妻子吓了一大跳。)
刘能妻:妈呀,这个缺德带冒烟的,你抽啥疯?这给我吓得,差点没把菜扔了!
刘能:吓一跳….也….也值得,我想出一个….复仇大….大计,我太值得骄傲了!
刘能妻:你能想出啥好主意,净馊点子,哪回占着便宜了?
刘能:这主意…说是我想的,其实也是刘墉…刘爷爷帮我想的,我要把它发扬光大。(大声的)苍天哪,大地呀,是刘爷爷帮我出气呀!
刘能妻:刘罗锅啥时成你爷爷了?有你这样的孙子,刘墉在天之灵都会不得安生!
刘能:一会,听了你…男人的计策,你就会…觉得你丈夫…是…是…多么的聪明、多么的…伟大,你为嫁给…这样的男人感到…自豪!
刘能妻:自豪,欲哭无泪,自己干嚎!
郭二:姐夫,少卖关子了,叫我们听听啥计策?
刘能:我这个…计策,一能吓坏…谢广坤,向我跪…跪地求饶;二能让…谢广坤、刘大脑袋、赵四..乖乖交出诊费…二千元;三能让谢广坤破…破财消灾,赔偿我精神损…损失费。可谓“一箭三…三雕”…不过这得兄弟、老伴儿配…配合。
郭二:让我配合行,坏事我不干!
刘能:不用你干…干坏事,只要你一…一样东西。
郭二:金蝉脱壳救命丸!我早就知道你惦子上了。
刘能:我放心…不下,就怕吃了醒…醒不过了,那就..杆屁朝凉了。
郭二:你信不过?那我喝喽?
刘能:就…这一丸?得,给…给我留着吧!
刘能妻:到底是啥计策?看你俩神秘兮兮的。
刘能:小心….隔墙有耳!千年…大计,毁于一旦。一会闭…闭灯,咱被窝…商量细节。
刘能妻:我吃亏都惯了,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刘能:你可以…小瞧我,但不…不可以…侮辱我的智商!
刘能妻:啥?捂捂你的痔疮?啥干净地方,愿意捂自己捂!
(第二场完)
第三场:寒酒迷心智、恶语剜人心
(时间:午夜 地点:谢广坤家 背景:炕上永强妈和衣而卧,谢广坤未归宿,驴大叫,永强妈醒。)
永强妈:咦!这死老爷子咋没回来呢?永强啊,永强!
(一会,永强、小蒙上。)
永强:妈,招呼我有啥事?
永强妈:永强,刚才驴使劲叫唤,你看看咋回事?
永强:我爹呢?
永强妈:我脑袋疼,喝几管伤风感冒胶囊,不知啥时睡着了。这被窝没动,好像没回来,这老爷子干啥去了呢?
小蒙:爹是不是喂驴呢?
永强:都半夜了,能喂到现在吗?妈,我出去看看,小蒙,你陪陪妈。
(驴又大叫起来。)
永强妈:妈呀,驴咋又叫了?别有贼偷驴吧?永强,那有根棒子,你拿着。
永强:妈,哪有偷驴贼?(面露惧色)
小蒙:永强,我陪你去。
永强妈:小蒙,把电筒带上。(下地取电筒)
(永强拿根棍子,小蒙拿电筒,双下。一会,小蒙复急上,扶胸,气喘。)
永强妈:小蒙,咋的了?出啥事了?
小蒙:妈,没事,爹找着了。
永强妈:找着了,在哪呢?咋这么快?
小蒙:(用手捂住嘴笑)在院子里睡呢,可能是喝多了。
永强妈:在院子里睡?咋不进屋呢?
(永强画外音:小蒙,过来帮我一下,爹拽不出来。)
小蒙:永强,我马上去。
(小蒙、永强妈双下。一会,永强背醉态谢广坤,小蒙拎着一只鞋,永强妈提着一个半空酒瓶四人上。)
谢广坤:(哼唱)我想飞的更高….. 飞的更高!
(永强把谢广坤放到炕上,脱掉脏外衣,放到炕沿上。)
谢广坤:我要睡席梦思!
永强妈:啥?席梦思!谁是席梦思?听名好像是外国女人?
小蒙:妈,席梦思不是女人。
永强妈:那是男人。妈呀,咋去趟上海,又搞上同性恋了,怪不得不进屋睡觉。
小蒙:妈,席梦思也不是男人,是钢丝床,我们在上海宾馆住的就是席梦思。
永强:(嗔怪小蒙)看你说话,咋还大喘气了?
永强妈:(把谢广坤脏外衣摔在地角)你这个挨天杀的,现眼都现到家了。被窝不睡,非到驴槽子里睡,你以为驴槽子是上海的钢丝床啊?
小蒙:妈,爹现在喝多了,你说他也不明白,让他躺下吧!
(谢广坤躺下,永强给盖上被子,)
永强:爹不常喝多,今天咋醉成这样呢?看样子是自己喝的。
永强妈:你爹自从上海回来,就看我处处不顺眼,嫌我丑、土,不会扎鼓。
小蒙:妈,你别多心,爹不是那样的人。
永强:妈,小蒙说得对,爹嘴上那么说,可心里对你挺好的。
永强妈:你俩别劝我了,都一辈子了,我还不知道你爹是啥人?
谢广坤:杨总啊,杨总!…….你别忙走,多呆几天,我陪你到处走走……。
永强妈:你们听听,连做梦都惦记着杨总?
小蒙:妈,杨总是咱家从上海请来的贵客,爹尽尽地主之谊,留她多呆几天,也不算啥毛病。
永强妈:谢广坤!咱屯子没有什么杨总,只有种养,你要公的还是要母的?要不叫永强到外面给你拎一只来?
永强:妈,你生那闲气干啥?杨总和王大拿好上了。再说杨总和我爹也不是同一档次人。
永强妈:我不生气?这个老不正经的,开始兜里揣着人家的照片,现在连做梦都想陪人家玩,你俩说这个日子过得有啥劲!
小蒙:妈,往开想吧,过一段时间爹就会把这事忘了。这个家离不开你,爹也离不开你。
永强妈:啥离开离不开,混一天是一天吧!……天也不早了,你们俩也歇着去吧,明天还上班呢。
永强、小蒙:妈,你也早点睡,我们回去了。(欲起身离开)
谢广坤:杨晓燕,杨晓燕,小脸长的像鸡蛋;永强妈,永强妈,老脸长的像苦瓜……
(永强、小蒙忍不住笑,看见他妈生气强憋住。)
永强妈:谢广坤,你这个挨千刀的!你非要把我气死吗?
(永强妈去抓酒瓶子要砸谢广坤,被永强夺下,又扑向谢广坤,被小蒙抱住。)
永强、小蒙:妈,妈,爹喝多了,说胡话,你别把自己气坏了。……
(永强妈只哭不说话。)
永强:小蒙,你领妈到咱屋睡吧,我在这看着爹。
小蒙:行,妈,走吧,耳不听,心不烦。
永强妈:我不走,我听听老不死的还说我啥?
(谢广坤响起鼾声,小蒙也打起哈欠。)
永强妈:还是你俩回去吧,这老鬼也折腾够了,估计也不会闹了。
永强:妈,还是你睡吧,反正我现在睡不着。对了,妈脑袋还疼么?
永强妈:叫你爹气糊涂了,也不知道疼不疼了。(脱鞋上炕)
谢广坤:(突然坐起来大叫)刘能,刘能…你别追我,你别追我…….
永强、小蒙:爹,爹,你咋的了?
谢广坤:(眼睛直直看永强和小蒙)刘能,不是我把你气死的呀!谢大脚,你给我做作证,刘能不是我气死的!
永强:爹,你说话我不明白,谁死了?
谢广坤:谢广坤——死了!(说完倒头呼呼大睡)
永强妈:你别死,我死!(歪头晕倒)
永强、小蒙:妈,妈…….。
(第三场完)
第四场:托古到今朝、一箭射三雕
(时间:第二天早晨 地点:刘能家 背景:炕头上刘能直挺挺躺着,脸上贴着符。刘英和她妈坐在沙发上,赵玉田斜坐在沙发扶手上不知想啥。地下郭二坐在一张垫子上焚香祈祷。赵四、赵四妻、谢大脚、刘大脑袋上。)
刘英:叔、婶,你们咋来了呢?
谢大脚:孩子,这话叫你说的,你爹得了重病,我们能不来看看嘛?
刘大脑袋:必须来,必须的!
赵四:刘英啊,你爹咋样?
刘英:一点也不明白,全身冰凉!(低声哭起来)
赵四:(较慌乱)刘英你别哭,你一哭我就紧张。你放心,万一你爹那个…对,“shayounala”了,我不还是你爹吗?
刘英:爹,你咋恁说话呢?我爹还没死呢!你盼我爹死咋地?
赵玉田:(笑)刘英,你爹这不要出国了吗?我爹和你爹用快乐英语交流呢!
刘英:赵玉田!我爹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有心笑,是不是我爹没了,你们老赵家翻身得解放了?
赵四妻:刘英啊,你爹和玉田也没坏心,就是长着乌鸦嘴不会说话。(冲赵四)去,给亲家三鞠躬!
刘英娘:行了,行了,我知道刘能平时没相下几个,有些人巴不得他死了呢!
谢大脚:嫂子这么说,好像我们是看热闹来的,叫我们没法呆下去了。
刘大脑袋:嫂子,这话叫你说的太不稳妥了。
赵四妻:大家别说了,谢广坤在大门口哪!
(观众席 谢广坤上,众人交头接耳,小声嘀咕。)
谢广坤:大家起来都挺早啊!(观众:广坤哪,脸色不好,闹毛病了?)
没病,昨晚喝多了。(观众:有啥喜事啊?)啥喜事!昨天晚上不和刘能咯叽起来了吗,刘能叫我气迷糊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我就边喂驴边喝酒,也听听动静,喝着喝着就喝多了,也不知昨晚上说了啥,把永强他妈气着了,今早晨都不做饭了。要说这农村妇女呀,就没法和人家大城市比,就说那杨总,也是四十多岁的人,那脸蛋…那身姿….吱吱……(观众:广坤哪,还惦子杨总哪?)你要是接触那样的女人,是男人都会惦子。(观众:咱接触不上,也惦子不着。)那是,你是啥身份?我是啥身份!(观众:你就别转了,听说刘能快不行了?)刚才大脚给我打电话,说刘能够呛。你不知道刘能万一有个好歹,刘能媳妇要急眼,那可不是省油的灯,我下半辈子也消停不了,今个咱就唱一出诸葛亮吊孝!(谢广坤上,径直来到炕边,摸刘能的脉搏,哭。)
谢广坤:兄弟呀,你得了啥病啊?咋一晚上不见面就成了这个样子了,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兄弟呀,你别吓唬哥不行吗?咱们哥俩平时是好磕的牙垫个嘴,那不是关系不外吗?你要走了,叫你哥怎么活呀?……兄弟呀,你千万要活着呀?弟妹呀,兄弟啥时得病的?咋不上医院哪?咱家有现成的车,我让永强开来送他叔上医院!
刘英妈:谢广坤,你别猫哭老鼠——假慈悲。刘能咋得的病,你还不知道?装啥装!刘能就叫你给气的,昨晚回来就喊心口闷,睡的后半夜我就听他直喊‘谢广坤,我要把你带走,我要把你带走!’,我和郭兄弟咋招呼他都不应声,郭兄弟给他喂了药,他这口气才没咽。
刘大脑袋:这是“气迷心”,火上得的。
赵四:谢广坤,你是欺负老刘家“空前绝后”是不?这要在我们家,我一巴掌打你满地找牙,你信不信?
赵四:谢广坤,你是欺负老刘家“空前绝后”是不?这要在我们家,我一巴掌打你满地找牙,你信不信?(跳起街舞)
谢广坤:要知我后悔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刘英妈:谢广坤,刘能真死了,我下半生就靠你了,给你做小。(唱)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刘英妈扑向谢广坤,谢广坤吓得绕郭二直转,众人围着绕圈,累的气喘吁吁,炕上刘能突然大声咳嗽,众人吓得全部跌坐在地。)
刘英:妈,我爹醒过来了!
刘英妈:老头子!(拉刘英起来上炕。)
郭二:阿弥陀佛,丹药生效,祈祷成功,刘公天佑,死而复生!(磕三个头,站起,掀掉刘能脸上的符。)
刘能:(睁开眼,环顾四周,面无表情,语调低缓,但不口吃。)这可是刘能府邸?
(众人面面相觑,郭二鞠躬后单掌立于胸前。)
郭二:是刘能家。请问仙家尊号?
刘能:诸位落座,听老朽道来。
(地下人起来找地方坐,谢广坤发愣,赵四踹他一脚,谢广坤想起来腿不听使唤,被赵四、赵玉田驾到沙发上。)
刘能:我不是刘能,我叫刘墉,再过九年我就三百岁了,乃阴司文簿,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秘书长!
赵四:阿弥陀佛,老赵家祖上积德,保佑亲家死灰复燃,死里逃生。脑袋虽然皱巴,嘴还利索了!
刘能:大家听我讲一个故事,古代楚国有一双头蛇,被当时儿童后来成为丞相的孙叔敖斩杀,后又经多年修炼成人型,化为异性兄弟。北宋十年,杨继业撞死李陵碑后,遗骸藏于洪羊洞中。杨继业托梦给杨延昭,嘱其取回。杨延昭部下有两员猛将,孟良和焦赞,即双头蛇兄弟转世。二人生死之交,形影不离,故有‘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之说。杨延昭命孟良前往,焦赞因为不被派而感到羞耻,乃瞒过杨延昭,暗随孟良前往。孟良到了洪羊洞,正欲取骨,感觉后面有人的声响,怀疑是番将,黑暗中急以大斧劈砍,竟然一斧劈死焦赞。孟良发觉被砍者哀声不像是番将,急忙将尸身抬出,于月光中详细观察,才发现死者竟然是情同手足的焦赞。孟良感念结义之情深,悲痛悔恨,誓不独生,于是把杨继业遗骨交付给降番的宋兵,嘱咐其必须逃回交付杨元帅,然后孟良即自刎而亡。二人一命,你死他亡,后人因此称‘焦死孟亡’。孟良、焦赞死后,灵魂在地府里相互埋怨,喋喋不休,终日斗嘴,弄得地府不得安宁。几经转世,人间地下,依然如此。后到我府做家将,我贬二人到此地为普通百姓,无权无贵,看看你们还有何争执?没想到此二人竟为了小小村主任、汽车,甚至几个医药费大打口水之仗。可怜焦赞,因为口吃,多受羞辱,气血不调,魂归我府。焦赞是我故将,又入我刘门,乃我第八代孙,我不忍心就这样叫他死去,故携他魂魄前来。
赵四:这样说来,您就是亲家八辈子祖宗?那说我亲家能活了?
刘能:可以这么说。
赵四:玉田他娘,玉田快过来,给亲家八辈子祖宗磕头!
赵四、玉田他娘、玉田:给亲家八辈子祖宗磕头!
赵四:玉田,错了!
赵玉田:爹,哪错了?
赵四:你给叫八辈子祖宗,咱不成哥俩了吗?算了,只要亲家能成活,辈分就得矬一矬,儿子管爹叫大哥。
玉田妈:亲家八辈子祖宗,那我亲家啥时能活呀?
刘能:幸亏郭医生用丹药、灵符守住了刘能一魂一魄,只要太阳初升之前,刘能既可还阳。不过,刘能不肯还阳,他说郭医生诊费难讨,回来还要被气死,不如一死了之。我本另世之人,本不该过问人间之事,无奈时间短促,我只得从中协调。
郭二:先师如何协调?
刘能:不知哪些人治过病没给钱?
郭二:回先师,有谢广坤、这位刘总,还有这位亲家。
刘能:好,解决办法有二。一是这三人恢复病态,今生永远难治;二是跟我到地府,你们三人和刘能人协商;两条办法供你们三人自己选择。
谢广坤、赵四、刘大脑袋:(全部磕头)八辈子老祖宗,我们愿意掏钱,多少钱都行,求老祖宗开恩!
刘能:既然你们没有怨言,我就多嘴了,赵四、刘总各掏一千给郭医生做为诊费。
赵四、刘大脑袋:我们给。(刘大脑袋掏钱给郭二)
赵四:(看玉田妈)给钱哪!
赵四、刘大脑袋:那他掏多少?(都指谢广坤)
刘能:谢广坤,你仗着口尖牙利,侮辱人格,致使刘能险些丧命。祸因你生,果由你结,刘能还阳,需瞒众口,破财免灾,阴阳同理,你掏三千路子钱如何?
谢广坤:三千?
刘能:不愿意?那跟我到地府走在?
谢广坤:愿意。嗨!三千元哪,够我收一个月山货的!(谢广坤从兜里掏出三千元交给刘能。)
刘能:事情了解,我要走了。刘能魂魄,需要鞭炮声引导,你们可迅速买来鞭炮鸣放,日出之前,莫误时辰。(说罢重新躺下)
谢大脚:日头要出来了,我回家拿鞭炮去。我的妈呀!(起身往外跑,险些跌倒。谢大脚下,一会,鞭炮响,刘能可以睁眼说话。)
刘能:这是….咋回事?你们干啥….这样…看我?
刘英:爹,你真活了!我是谁?
刘能:刘英啊,你说…啥?我真…活了?我才睡醒,你咋咒你爹?
刘英妈:刘能啊,你是快不行了,是刘墉爷爷把你救了!
刘能:啥?我…不行了?刘墉爷爷…救了我?哈….
谢广坤:刘能,你别笑,要不是刘墉救了你……(未说完昏倒)
刘能:广坤,咋的啦?玉田,把你广坤大爷儿背家去。
刘大脑袋:哥没事,兄弟也要上班了,晚上见!
(玉田背谢广坤、刘大脑袋三人下)
赵四:亲家,大难不死,重新做人,重做新人,可喜可贺,是不是摆两桌庆贺庆贺!
刘能:老四啊,都剩家人了,有啥庆…贺的?
刘英:爹,这是多大喜事呀!你不想庆,女儿给你庆!
赵四:刘英,爹不是不给你面子,咱家没有鸡了?
刘英:爹,这回咱不吃鸡,你上赵大叔那买一只羊来!
赵四:啥?买羊?刘英,你考虑考虑….
刘英:爹,你手没钱哪?
赵四:不,我是说我不敢杀生?
刘英:没事,玉田回来叫他杀!
赵四:…….那行,那我去了?
刘能:(笑)老四,别….太…破费了!
(刚出门,玉田妈掐赵四)
玉田妈:你嘴他咋那么欠?
赵四:天哪!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我?
(全剧终)

作者:赵一明
小品搜索
关键字: 类别:
范围:
本周热门
·小事不小 (沧钰小宝)
·主持调侃专用 (叶建华)
·因色得福 (编剧幽默站)
·荆轲刺秦 (艾书帆)
·短剧:售楼处的故事 (佚名)
·法制教育小品 (普法教育) (代写小品)
·小戏 地方戏 拾玉镯 (王晓)
·新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说“子” (%ba%ec%c2%ed)
·贺岁相声:《羊年说羊》 (务实寺)
·食品企业品牌宣传演出搞笑小品《我有营养》 (小品)
·不忘初心题材银行相关搞笑小品《为民解难》 (小品)
·智 斗 财 主 (鄢德明)
·独角戏 (薛新)
·搞笑-大一“新生”与大四“老生” (大兵)
·中国古典曲论中的分类现象研究 (叶丽英)
本月热门
·新锦江笑话 (新锦江娱乐)
·原创小品剧本《打卡》 (佚名)
·《结婚三步曲》 (唤想)
·鑫百利笑话15087809969 (鑫百利网投)
·部队小品:《强军也有我一份》 (务实寺)
·宫斗篇 (筏小夕)
·五音奇传第一章(神秘人) (李龙龙)
·小学生节日娱乐搞笑音乐剧本《大圣传奇》 (小品)
·关爱孝顺父母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孝顺的儿子》 (小品)
·不忘初心相关活动演出三句半台词《为爱付出》 (小品)
·专业小品笑话版的《三顾茅庐》 (佚名)
·元旦小品剧本《排队》 (佚名)
·说说豫剧崔派名剧《三上轿》 (张国胜)
·《碰瓷人生》剧本上部 (郑世宇)
·立交桥下 (赖毅)
·米老鼠与唐老鸭的前世今生 (欣桐)
最新小品
·他是唯一一个全心全意为她考虑的人 (sese12358)
·古装穿越题材正能量歌舞剧剧本《我奋斗我幸福》 (小品)
·不忘初心相关题材感人搞笑小品剧本《因为我是共产党员》 (小品)
·测绘行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相姑爷》 (小品)
·单位廉洁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廉洁自律》 (小品)
·公司节日晚会娱乐演出搞笑相声剧本《公司成长故事》 (小品)
·不忘初心题材银行相关搞笑小品《为民解难》 (小品)
·建筑工程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让激情飞》 (小品)
·振兴乡村题材搞笑感人小品《为乡村振兴出份力》 (小品)
·单位不忘初心相应题材搞笑小品《关爱老人》 (小品)
·银行帮扶脱贫题材搞笑感人剧本《来的正是时候》 (小品)
·建设美丽乡村题材干部廉政情景剧《招商风波》 (小品)
·政府单位廉洁从政题材小品剧本《三打两建》 (小品)
·歌颂祖国题材诗朗诵《不忘初心继往开来》 (小品)
·银行揭穿骗局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汇款风波》 (小品)
·公司企业节日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为祖国做贡献》 (小品)
-------友情链接-------
演出网音乐人    小品大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合作活动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1-2010show16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出网  版权所有
以上小品均来自网络和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