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戏剧->新墨子攻略(一)
戏剧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10-01-16 上传: 庞晓煌 人气:
新 墨 子 攻 略




策划:庞守明
编剧:李满牙
庞守明


麦斯文化 出品




背景
公元前450年,春秋鲁悼公时期,楚国强盛,攻了陈国又欲攻宋。
鲁国学者墨翟欲阻楚攻宋,拯救天下百姓芸芸众生!

第一景
第一场
开幕:
楚王秋猎,幡族满山遍野,嘶杀震天,烟尘滚滚。
楚王英姿飒飒,鹿麋羊兔皆成囊中物。
三年将士,右领左使紧追其后,走兽飞禽无不哀鸣嘶叫,鲜血琳琳,凄惨裂人心肺。『特写』

第二景
第一场
楚王满载而归,狂暴过的秋野归复自然美丽,秋英盈盈,欢送秋猎之军。
蔓藤野蒿尤实还青,禽兽余生泪眶噙凄!


第二场
楚王在宫中宴谢群臣,山珍美酒,歌舞升平,举樽共贺。
令尹:大王,陈地又有刁民滋事。
楚王:(轻拂虬髯)哦!
司马:大王,以臣下看,是陈成子勾结宋人作为。
楚王:陈归楚不久,难道他们受的苦还不够吗?
司寇:大王,宋陈不服,不如再攻,滋事者裂体曝尸。
楚王:何苦又起杀戮,不必劳师动众。
令尹:大王,楚国现在是马肥军壮,物阜民丰,小小陈宋不足为患。
司马:大王,何不趁陈地之乱,调遣三军,攻下宋国,又可安陈,又可得宋。
楚王:(酒兴豪情)好!好!好!久不战国也疲,大国不灭小国,犹如大鱼不吃小鱼,大国不大,天下何以安稳。
令尹:宋景公以后本就无主,得启两螟蛉子之争逼迫大尹归楚,依臣下看,这就是宋将归楚得先兆啊,大王!
楚王:嗯,好,大司马明日起军,赶赴陈地边境,即安抚陈又候令攻宋。

第三场
楚王酒酣性狂,场中舞罢,又请身边剑客无心献艺。
无心施礼恭立场中,手如柔荑,掣剑指天,又缠绵劈地,或横扫或直刺。无招无式,如三月轻风拂柳;如六月暴雨张河;
如九月浓雾笼罩;如腊月冰天雪地,步无步,似满天星斗,丝毫不得杂乱。气如蛛丝细匀,又伴双目清澈无物,似热似冷,
似恶似善,似真似假,似有似无。
舞乐骤急,无心更入佳境,渐舞渐近楚王。
一蝇欲落王鼻翼……
『特写』无心剑势骤疾,直刺楚王面额……
群臣姬妾惊诧鱼目,不及出声,剑穿蝇体,金凉直透王脊背。
群臣侍卫俱拔剑张弩……
楚王:(惊魂未定)拿下刺客,行刺本王,战无赦!
无心:(盯住剑尖蝇体不动)知无心剑者别过来送死。
『特写:蝇在剑尖临死挣扎,在楚王眼前嗡嗡求饶。』
楚王:啊!(急喝)慢!慢!你们毋须妄动,无心先生是给寡人除去蝇污。
『众人惊诧无语,无不心里折服。』
楚王:无心啊无心,有剑艺如此,寡人是闻所未闻。
无心:(收剑)大王美言矣,无心之剑就如匠石之斧,没有大王得豪壮胆气,无心剑势已刺破鼻翼直穿脑颅。

第三景
第一场
楚国大司马校场清点三军,浩浩荡荡北上。

第二场
军情大急,驿军先行,平静中原骤起战马烟尘,各地军民又为战争忙碌奔波,农事无暇顾及,官吏又募军用物资。
楚将攻宋,上天悲怜百姓苍生,灰灰阴阴。

第四景
第一场
攻宋消息传到宋国,宋国上下一片惊惶。
商丘郊外,官吏于农家募集军用物资。
管黔敖:乡亲父老,楚军攻宋,大战在即,请你们有物出物有力出力。
中年农民:楚王暴戾,攻陈时,强行收割老百姓得麦子,现在,不知会对宋国人怎样啰!
农妇:唉!是呀,又是在这秋天。
管黔敖:所以,为了打好防御楚军攻宋这一仗,我们要群策群力。
农民:秋粮未收,这几年得收芟管先生也知道吧。
仆吏:(搜寻一遍出来)管先生,小人看过,他家里还有一堆草木灰。
农妇:草木灰是种地的,管先生。
管黔敖:大嫂,楚王请了一位很能干的鲁国木匠公输子,他放下车犁不做,专做攻城的云梯。听说,不管多高的高墙,云梯一靠,攻城军队就会像蚂蚁爬上来。
农妇:哦,草木灰,我给我给,撒他个灰天满地,看他们瞎看眼怎么攻城。

第二场
另一农家,官吏募集物资。
仆吏:开门!开门!大战将至,有人出人,没人出物。
老农:(古稀发白)你们又要做什么呀!
仆吏:楚国要攻宋,像灭陈一样,要打仗了。
老农:楚要攻宋,又要打仗,是来报仇了吧,我儿子早些年在宋攻楚时就死了。
仆吏:儿子死了,你屋里总该还有点别的东西吧。
老农:你们看看,有什么就拿什么。
吏长:你们几个进去找找看,我就不信宋国上下就募集不到物资,那,这一仗还怎么打。
仆吏:(在简陋的屋里找很久,看到小阁楼上有一副铁农具)吏长,这老家伙不老实。
吏长:怎么啦?
仆吏:(取下铁农具)他很富有,吏长。
吏长:终于募到物资了,拿走,铁犁耙统统拿走。
老农:(欲哭无泪)这可是全村人的命根子啊,吏长!
吏长:(甩开拖他的老农)你怎么不开窍,用铁犁耙打兵器才能保住你们的命根子。

第五景
宋国强征兵卒,勤练三军。

第六景
宋国上下制造兵器和钩钜。

第七景
宋国上下,修筑工事,防御城门。

第八景
宋国农事荒废,粮食紧缺,百姓饥疗,生死煎熬。

第九景
第一场
鲁国都府曲阜,学者墨翟在宫里觐见景悼公。
悼公:(谦和恭敬)墨翟,你见寡人有事?
墨翟:楚王要攻宋了,国君知道吗?
悼公:他攻他的宋,我们还是不参与的好。
墨翟:国君,楚是泱泱大国,攻城取国如破竹之刀啊,我们如果能阻止他攻宋,对鲁国有益无害吧!
悼公:你有办法阻止楚王攻宋。
墨翟:不是有办法,是想试一试,战事兵燹总不会是好事。
悼公:这就是先生的非攻和兼爱吧,你学识深广,肯定有办法的。
墨翟:国君是否可以开恩给墨翟一块棨牌呢?
悼公:哦,好的,好的,寡人以为先生会要些物资赠助!(吩咐侍卫)给先生取一块铜 来。
墨翟:(看侍卫递上来的铜 。)木牌就行,国君。
悼公:不,你可是鲁国的大学者,木牌只是普通的通行证。
墨翟:谢国君,墨翟这就告辞,阻楚攻宋事不宜迟。
悼公:是呀,军情十万火急。为天下苍生免于战火兵燹之灾,宜早不宜迟。

第二场
墨翟匆匆回家,取水和面做馒头。
墨母:墨子,又要出远门吗?
墨翟:娘,墨子不孝,要去楚国郢都。
墨母:是去求学还是授课。
墨翟:(满脸忧郁。)他们要攻宋,娘。
墨母:你想救宋国人。
墨翟:您已经生下这样的墨翟,娘!
墨母:去吧,多带些干粮,草鞋也要带双好的,路很远啊,墨子。
墨翟:知道了,娘。

第三场
墨翟凌晨即起,背上包袱,身着长衫。墨母一众人送别野外。
墨母:(霜眼湿润)墨子,此去南下,道路艰险,凶兽毒虫,还有瘴气,你可要保重自己,别让娘担心。
墨翟:娘,墨子知道,您回吧。
墨母:娘想多送送你。
耕柱子:先生,您带我一起去吧,在路上也好有个伴。
墨翟:耕柱子,你在家里帮我照顾好娘,把老师的书多读读,这比作伴更让老师放心。(又行一段)好啦,墨翟赶路,你们就别送了。
『挥泪离别,目送墨翟大踏步离去。』

第十景
第一场
宋鲁边境城门,城门守卫严查匆匆躲避战乱兵突的行人。墨翟大步流星而来,直冲进城。
守卫:(对墨翟吼叫)站住,没看到要查人吗?
墨翟:守卫大人,北边的城门你们查什么?
守卫:北方就都是好人吗?
墨翟:北方有千里城墙,用得着这么惊扰百姓吗!
守卫:你有棨牌吗?没有就不得来宋国了。
墨翟:棨牌,我有,我有。(取出递上。)
守卫:(看铜棨 ,立马恭敬)您就是墨先生,请,请,请!

第二场
宋都商丘,百姓慌乱,市场萧败,行人呼走相告:楚要攻宋,不得安宁了。
曹公子:(小官吏)父老乡亲,楚要攻宋了,你们说怎么办。
百姓一:楚国那么大,宋是没希望了。
百姓二:是呀,巴掌和手指,手指只有屈的份。
百姓三:楚王暴戾贪婪,攻宋对他没什么好处嘛,他就是不让我们老百姓活。
群人:是呀,楚王暴戾贪婪,大逆不道,就是不想让我们老百姓好好地活。
百姓一:他们已经攻下一个陈,难道还在乎一个宋!
曹公子:我看,与其被兵马践踏而死,战火焚烧而亡,不如我们先死给楚王看,我们都去死。

第三场
墨翟穿街而过,听曹公子说都去死,赶紧叫他。
墨翟:曹公子,曹公子!
曹公子:(挤出人群。)先生,您来了。
墨翟:(不悦)你要所有人都去死,墨翟教你的东西,你一点都没学到?
曹公子:先生,现在您来了,我们宋国有救了。
墨翟:我是经过宋国,去楚国郢都。
曹公子:先生要去楚国开学,可是,他们要攻宋。
百姓:(围观)您就是墨先生吧,您对宋国百姓不兼爱了吗?生死也不顾了吗?
曹公子:楚国攻宋,楚王是大义不道,先生!
墨翟:(边行边说)我知道,我就是为这事才去楚都的。
曹公子:先生去兼爱,学生跟您去,也好从先生这里多学些东西。
墨翟:不用了。曹公子,你呀,以后不要轻易言死,误人误己。你应当要他们各行其事,楚军未到,未战先乱,枉费生命,有失天理自然,曹公子。
曹公子:(遣散人群,跟着墨翟。)先生,总得让学生尽尽地主之谊,送您出宋国。
墨翟:我有国君的棨牌,畅通无阻的。
曹公子:(看先生磨的血迹斑斑的双脚。)先生,我给您雇辆车吧。
墨翟:不用啦,我的脚比穿鞋还省事,哪还用坐车。
曹公子:不花多少钱,老师。
墨翟:(走的更快)算啦,你做小官也不容易,现在又要打仗,钱更有地方用,你去吧。

第四场
商丘城外,禽滑离带一小队人在竹林里试新做的连弩。
一山的人满了满弩伏在草丛,禽滑离一声令下,箭矢嗖嗖,一弩两箭,矢蝗满林,林中青竹皆被穿裂。『特写:竹肉暴露如裂尸。』
禽滑离:(看竹林惨状大为满意。)你们都不错,以后,我们把楚国兵就当作这竹林来射,让他们尝尝连弩滋味,尝尝攻宋暴死的滋味。
弓弩手:(欢笑震林)谢谢禽先生,有先生的连弩,宋国百姓就不会死。
禽滑离:好,今天到此为止,多做些弓弩箭矢,明天再练习。


第十一景
第一场
楚国陈城,百姓安宁,街上市井有序。
墨翟进城,阔步疾走。
街上有人呼走相告,楚军来攻宋,陈地又要遭兵马之灾。
幽雅处,有人声乐升歌,行舞作乐。
墨翟穿街过巷,直到月高星稀,宿人檐下。

第二场
黎明,斗沉,鸡啼,星起。
檐下墨翟卧起,结袋而行,只剩一馒头为早食。
天鱼白而金,金而雪亮。
墨翟骤吃骤行,用津液吞下馒头。

第三场

正午,城南门,一群人行舞作乐,场中姝女长袖裙带漫天飞舞,云鬓乌髻,姿态万千,漫丽无比。
乐人击鼓击缶,姝女随心和声,似跳似跃,似招似徕。
墨翟渐近舞场,姝女美目如电如火;玉颜如冰如雪;朱唇如桃如樱。墨翟肠饥口渴,鹅头啾啾。
姝女:(舞毕,走向墨翟。)先生在找人?
墨翟:不,不找人。
姝女:先生是外地人吧。
墨翟:是,从鲁国来。
姝女:我叫陈姝,是这里的舞女,先生有事可以吩咐。
墨翟:叫我墨翟吧,是到郢都去的。
姝女:墨先生,啊,大名灌耳。陈姝小女子真是有眼无珠,失敬失敬。
(看他衣衫被风雨洗旧,皮肤被日月抹黑,跛露的脚全是血痕。)
先生刚才找什么呢?
墨翟:(用舌润唇)是吗?哦,是的。
姝女:墨先生,请跟陈姝来。

第四场
城外山野,墨翟跟着陈姝。
飒飒金秋,微风送英,秋叶犹黄还青,秋果犹实未熟;秋水犹凉还暖,小径羊肠朔溪流,青青爽爽。
墨翟:姑娘,还有多远。
陈姝:到了,前面就是陈地泌泉。

第五场
陈地泌泉,如涌如突,如沸如喷,如盐如冰,泉池广箕,其流不绝,清澈呈底,水草厚实青黑,石壁沁珠,背山临野,润泽一方。
墨翟:(骤然清凉豪爽;膝屈手掬而饮。)啊!好水好水!地之灵泉天之圣水。
陈姝:(心甜美)陈地有泌泉,泉水不仅解渴,又可充饥。一日饮之,三日思之,总不思食,肠胃不饥,五脏滋润,四肢充盈。
墨翟:(展怿身肢)啊,是呀,地之灵泉天之圣水,凡人饮之如琼浆玉液,自然是能解渴祛饥。
陈姝:所以,我每次又饥又渴就来这里喝泌泉水。
墨翟:(欣赏姝女)怪不得姑娘长得这么乖巧水灵,像刚从泌泉取出得灵玉,晶莹剔透,亮丽润泽。
陈姝:先生如此溢美,您喜欢姝女吗?
墨翟:(转身连忙掬水而饮)喜欢什么,姑娘?
陈姝:(羞赧)水啊!对,这泌泉水,还有……还有……
墨翟:山水皆美,姑娘,还有什么?
陈姝:先生是去楚国?
墨翟:是啊,我该上路了。(匆匆取径而返。)
陈姝:不急,不急,先生,让陈述给您准备些泌泉水,在路上就不会渴不会饥。
墨翟:(回想早上结袋时包袱已空。)谢谢姑娘,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陈姝:现在,夕阳西沉,再走也是深山野林,先生,明天,陈姝送您一起上路。
墨翟:一起上路,姑娘也去郢都。
陈姝:(红霞满脸。)是,姝女想给先生奉水递茶。(跟上他)时日将暮。先生到姝女住处将就一宿吧。


第六场


姝女住处,明几净桌,园林幽静,雅而不奢,素而不乱。
姝女引墨翟进屋,有侍女迎候。
陈姝:(对迎进来的中年妇人喊。)娘,姝女回来啦。
陈母:(见墨翟进来。)姝女有客,为何不事先告知母亲?
陈姝:娘,姝女也是刚碰上,是鲁国的墨先生,去郢都阻楚攻宋。
天都快要黑了,女儿就自作主张请先生歇一宿再走。
墨翟:打扰夫人,墨翟抱歉。
陈母:不打扰不打扰,先生这是拯救宋国百姓众生啊!
墨翟:谢谢夫人,墨翟也是尽己之力去阻止楚王行非攻的大义不道。


第七场


墨翟在室内凭窗而立,后园花木墨青,明月皓洁。河池涟漪晃晃,碧荷已稀,菂实低垂。
陈姝给墨翟送去盥洗热水。
陈姝:(推门而进。)先生,请盥洗。
墨翟:(失神,转身歉笑)姑娘,你……你让墨翟消受不起。
陈姝:先生泡泡脚,远路疲劳从脚而起。先生双脚血迹斑斑,一路跋涉甚是艰辛。
墨翟:谢谢姑娘,姑娘盛情难却啊!
陈姝:(扶他坐下,侍候盥洗。)先生为什么还要自责自艾呢?
墨翟:楚王不又要攻宋了吗?明知非攻之不义,他偏行大道不义之事。


第八场


姝女闺室,母女闲谈。
陈姝:娘,姝女要跟墨先生去郢都。
陈母:(慈祥恋爱。)你知道有多远的路吗?会有多少危险吗?
陈姝:娘,有墨先生姝女什么都不会怕的。
陈母:可是,你从未出过远门,这不是拖累墨先生吗?
陈姝:娘,姝女不跟先生去不行。
陈母:(噙泪。)好,你去,你长大了。记住,别给先生若麻烦。
陈姝:嗯,娘,姝女会听话的。


第九场


鸡啼星起,墨翟早起驻立窗前。室内的温馨,黎明的美,令人愁肠骤结。
墨翟:(长叹。)好美丽的地方啊,为什么我不能留下?!
陈姝:(推门而进。)先生多歇一宿也不要紧的。
墨翟:能多歇一宿,墨翟就不用去千里外的郢都了。
陈姝:先生换双鞋吧。(递上布鞋。)姝女要送先生,昨天说好的。
墨翟:姑娘是知道墨翟会这么早起程的。
陈姝:哪一个野窗人能睡到天方明日上竿呢。(收拾行囊。)


第十场


清晨送别
陈母千叮万嘱,送女十里。
墨翟:夫人,请回吧。
陈母:先生,走好,民妇就不远送了,让姝女多送您一程。
陈姝:娘,你回吧。
陈母:好,好,听先生的话。


第十一场


陈姝偕墨翟南下,跋山涉水,一路笑声玲珑,快乐似雀。
路上时有楚军行驿疾驰,征尘滚滚。
陈姝:先生,楚国多么辽阔壮大啊。
墨翟:所以,楚王要攻宋。
陈姝:(伤感。)不知又会有多少无辜百姓死于战火兵乱之中。


第十二景

第一场


日将西沉,大地鎏金。
负函城外,行人涌动。
墨翟穿着姝女送的布鞋,大步流星,后面姝女跑得娇喘吁吁。
陈姝:先生,歇歇吧,时间还早,负函城已到。
墨翟:(转身等她。)姑娘这一送就是几日,水陆折磨,苦不堪言,何苦呢?
陈姝:(递上水袋。)喝几口泌泉水,先生,过了负函就没了。
墨翟:(喝水。)谢谢姑娘。
陈姝:先生,您能说服楚王不去攻宋吗?
墨翟:有一定把握,只要能见到楚王。
陈姝:您还要见楚王。
墨翟:楚王也是一个人嘛,攻宋是不对的,我干嘛不可以说他。
陈姝:几十年前,如果有墨先生,陈国就不会有现在的命运。
墨翟:或许墨翟还没有这个能力,姑娘。
陈姝:您有,先生,姝女相信先生能起死回生。
墨翟:姑娘送这么远了,也该回去。
陈姝:回去?
墨翟:看你累得花容失色,墨翟实在不忍心。去郢都还不知有多少苦难,过颖水汝水时,你晕得不成样子,过了负函,还要进大山,过汉水,墨翟真担心姑娘怎么过,并且,你家里还有母亲。
陈姝:先生就这样兼爱姝女吗?快到负函城了,可以好好歇歇,就把姝女挡在城外,让孤鬼野狼抓去凌辱噬咬!前面那么多苦难都过来了,难道后面这些就不能熬过去吗?
墨翟:进负函城又要查牌。
陈姝:那么多关都过了,这一关会过不了?
墨翟:你没看到他们查得很严吗?姑娘在城外客栈委屈一宿,明日返回。
陈姝:姝女还不想回去,先生一块棨牌就够。(见他诧异。)一块棨牌是可以带妻室仆从的。

第二场


城门守卫查询过往行人。
守卫:大战在即,为保平安,请主动接受检查。
守卫:(对一进城门的百姓大呼小叫。)站住,你,你,叫你啦。(用戟拦住。)
百姓:(战战兢兢。)守卫大人,小人早上出去的,只是走亲戚。
守卫:把包袱打开,把棨牌拿来。
百姓:(大开包袱,有红枣,板栗和茶叶。)官爷,守卫大人,行了吧。
守卫:你的棨牌呢?
百姓:(慌忙搜身,失魂落魄。)守,守卫打人,牌,那木牌丢在亲戚家里。
守卫:去,去,去,去那边站着,拿棨牌再进城。
百姓:(千乞万求。)守卫大人,守卫……(被兵卒架开。)
守卫:(对墨翟喊。)你,你你的牌,走路倒蛮快,人高脚长。
墨翟:(取牌。)在下赶路,赶路。
守卫:都到城门了,还赶什么路。(看鲁国铜 ,立马恭敬。)墨先生,您就是墨先生。听说您来楚国,这么快就到负函啦。您是来求发达的吧。
墨翟:不,我想楚王是不该攻宋的,所以来阻止楚王。
守卫:先生一向是主张非攻不战,您到楚国可能会失败。
墨翟:守卫大人,刚才那位是我朋友,可以让他跟我一起进城吗?!
守卫:墨先生朋友,当然可以,(对丢棨牌的百姓喊。)喂,你可以进城了。
百姓:(赶紧过来。)谢谢守卫大人。
守卫:要谢就谢墨先生看不出你还有这么好的朋友。
百姓:(赶紧跟上墨翟。)谢谢墨先生。
陈姝:(跟在墨翟身后进城。)
守卫:喂,喂,站住,姑娘,站住。(跑上来抓人。)
陈姝:(转身嫣然一笑。)守卫大人,您叫我吗?
守卫:你还没有亮牌,不叫你叫谁。这么漂亮的姑娘来挤城门,不羞。
陈姝:你怎么这样待人呀,本姑娘是墨先生妻室。谁叫本姑娘要嫁墨先生呢,嫁鸡随鸡嘛,既然有这样的大君,他挤城门,我也就跟着挤。
守卫:墨夫人,失礼失礼,您走好,您走好。


第三场


负函城内,墨翟正盛意难却地吃着没有棨牌进城那人的红枣,一边吐核,一边疾走。
陈姝:(追上墨翟。)先生,这负函城好大哦。
墨翟:就是城大,守卫才查的严。(递给她红枣。)吃几个吧,顺顺气。
陈姝:(吃枣。)先生,今晚住不住店。
墨翟:墨翟没钱住店,姑娘。
陈姝:(嗔怒。)嗯,您又想一个人走是吧,一路上已被您落过几次,人高脚长,让姝女追得好苦。
墨翟:我是要你回去,这一路去郢都,还不知有多少苦难,那滔滔汉水,看你又怎么过。
陈姝:别吓我了,姝女只是想让先生放松一下。
墨翟:店我是不住的。
陈姝:不要先生出钱,算是答谢先生刚才带姝女进城。(疾走几步追上。)今晚先生不住店,姝女也不住,跟着您露宿街头,住人檐下。

第四场


和悦客栈。
翟、姝二人进店住宿。
陈姝:先生,对不起。
墨翟:算啦,你也是一片好心。
陈姝:先生不嫌姝女烦啦。
墨翟:墨翟何以厌烦姑娘?
陈姝:(出去打水进来。)先生,泡泡脚吧。
墨翟:(洗脚。)姑娘,你看墨翟的脚穿了你做的布鞋养的多白嫩呀。
陈姝:这不好吗,以后,姝女常给您做。
墨翟:姑娘,你也是到郢都有事,寻亲人还是谋发达。
陈姝:没,没有,……不是……是……
墨翟:别担心,只要你不坏我的事,也只得带上你。


第十三景

第一场


郢都,楚王在宫里左拥右抱,声色舞乐,剑客无心与他对饮。
无心:大王,听说鲁国的墨先生来楚国了。
楚王:他经宋入楚,徒步千里而来,从有报到现在半月有余,应当是到负函了。
无心:墨先生的非攻和兼爱都蛮好,可是,对楚王不利。
楚王:一个学者,大不了是来求发达谋官位。他是只身上路,国君的文书都没有,只领通牒棨牌。
无心:大王有意用他。
楚王:能用则用嘛。
无心:大王英明,如用得上无心,在下无事不应。
楚王:以无心先生之剑艺,寡人岂敢浪费。


第二场


无心榻馆,无心与楚王宴饮夜归。
无心:齐姬!齐姬!(酒醉不稳。)
齐姬:(云鬓乌发,左拥右呼,应声而出。)先生回来啦。
无心:今日齐姬众女演习过无心剑法没有?
齐姬:先生今日酒酣,齐姬扶您去休息。
无心:(倚着她进房。)鲁国的墨先生要来郢都,楚王的酒今天就特别好喝,并且,你齐姬现在也是特别的美。
齐姬:先生与墨先生是朋友还是远亲,以致于情深如此。
无心:无心特别信仰墨先生的非攻和兼爱,很好玩,很有意思。
齐姬:(递茶。)先生习剑之人也信仰非攻兼爱,怪不得无心剑法如此玄秘难学。
无心:(骤然色变。)无心是要杀死墨翟,看看是他的兼爱厉害,还是我的无心厉害。



第十四景

第一场


负函城和悦客栈,墨翟黎明即起,退房赶路,被店主拦住。
店主:先生,您还没给房钱啦。
墨翟:哦,(搜衣袋。)其实我没钱,本来要住街头檐下,荒野破庙。
店主:哦,进店时您怎么不说呀!
墨翟:记帐吧,我叫墨翟,鲁国人,回头给您还上。
店主:就是你真是墨翟也不行,要不,你留些东西作抵押。
墨翟:(递上棨牌。)这铜棨牌行不。
店主:还不够,你是两间房啦。
墨翟:(打开报复,取出鞋和衣,递上包袱。)全家当在这里。
店主:还有,你手里的鞋和衣,那才够凑房钱。
墨翟:那不行,墨翟去郢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鞋和衣……
陈姝:(匆匆下来,对墨翟不满。)先生,您要把姝女溜掉吗?
店主:(得意。)他溜不掉的,我给姑娘看着。姑娘,我看,这种寒酸就别跟着他了。
陈姝:(转身看到他手里的铜棨牌,又惊又气,甩手去抢未遂。)这可是墨先生的通牒棨牌,你怎么能要先生的东西。
店主:住店付钱,天经地义。
陈姝:两个人的房钱要这么多吗?!
店主:攻宋在即,谁都要做些准备,姑娘。
陈姝:(对墨翟。)先生,他是在诓骗您。
墨翟:攻宋在即,谁都要做些准备,走吧,姑娘,铜棨比攻宋谁重要。
店主:姑娘,我才不希罕先生的铜牌,你有钱立马赎回去。
陈姝:多少?!
店主:五十文。
陈姝:姝女只有五文。
店主:去郢都还远着呢,五文钱就留着吃些东西,熬一两天吧。


第十五场景

第一场


墨翟带数女出南门,进大山林径,时有三军北上,浩浩荡荡。
墨翟愈走愈疾,饥渴煎熬,采摘山藤野果充饥。


第二场


天幕低垂。
墨翟,姝女于路边小憩。
墨翟:姑娘,你到郢都到底有什么事?
陈姝:先生,您喜欢过我吗?
墨翟:(反问。)喜欢?!
陈姝:似的,您在泌泉边说的话全忘记了?
墨翟:(看进深林。)那时,美水佳景如姝女,那时,你确实美如润玉,现在,折磨成这样,墨翟心痛。
陈姝:您知道女为悦己者容吗?
墨翟:知道,不能全懂。
陈姝:那么,在泌泉边,您是真喜欢姝女了。
墨翟:即景生情,陵泉圣水,玉女琼旨,多么美丽的享受啊!墨翟真想那是一种永恒,毕生守之持之。
陈姝:所以,姝女就跟着您,徒步千里,想给先生持之守之。
墨翟:?!
陈姝:先生这么诧异,是不信还是不想?算啦,走吧,别耽误先生。
墨翟:前面是大山区,很难找到人家,我们必须为露宿作准备。


第三场


两人走进山坳,找来许多柴薪。
天黑如墨,两人依背而坐,良久,姝女渐觉神凉。
陈姝:先生!先生!
墨翟:姑娘,害怕了吗?
陈姝:我冷,先生。
墨翟:哦,我马上生火,(打火石子。)


第四场


狼眼蓝光一通,低鸣一声,不久,狼光几对由远而近。
陈姝:(惊呼。)先生,南方的仲秋还有萤火?
墨翟:(忧烦。打不燃火。)萤火,对,南方天暖,秋天犹夏,萤火正盛。
(狼光移近。墨翟终于点燃柴薪。照亮簸箕大一小片。)
陈姝:(朦胧中见狼似狗獒反而不惊惧。)先生,深山野林,哪来这么多狗獒。
墨翟:(专心侍火)可能是哪家贵族公子田猎时没有把狗獒唤回。
陈姝:(倚向他。挡住了林风,火渐旺,见狼眼凶光骇人,口流涎水。)先生,他们不是狗。
墨翟:别怕,靠紧我,别让山风吹灭火光,我们就不会死。
陈姝:火灭了,我们就死?!
墨翟:是的,火不灭,人就不死!


第五场


狼渐近,凶光倒被火光掩去不少。
墨翟专心侍火,火苗似扇,火光丈余。
人狼相持良久,一狼猛扑二人,墨翟扑到陈姝躲过。
一狼从后扑来,墨翟又伏头避开,狼尾和后肢均跌火内,扑动柴薪,火骤旺,苗高三尺,山野昼明。
狼声惨嚎,夹带皮毛焦臭而逃。


第六场


月出渐高,山野清朗。
陈姝见凶兽远去,美月东升,心情骤欢,和着山风,踏着银光,围绕薪火行舞。
墨翟:(尽情欣赏,佳月美女,沐浴自然秋野林风,倾情吟唱《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姝女之舞更欢。)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更高,地更亮,光更洁,风更劲,
舞更骤,人更欢。)
月出照兮,佼人僚兮。舒天绍兮,劳心惨兮。
陈姝:(伴《月出》行舞,万般娇态,千种妩媚。与先生同呤,又邀先生共舞,久久不息。)


作者:庞晓煌
小品搜索
关键字: 类别:
范围:
本周热门
·公司晚会娱乐演出小品剧本《阳光总在风雨后》 (小品)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不忘初心》 (小品)
·《C位出道》2019年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8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晚会娱乐搞笑话剧剧本《幸福生活》 (小品)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小品《畅想2019》 (务实寺)
·《C位出道》2019年会晚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8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贺岁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今晚吃鸡》2018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 (黄晓锐)
·幽默小品:《评奖风波》 (务实寺)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安全最重要》 (小品)
·《C位出道》2019年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8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感人剧本《团结协作》 (小品)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公司晚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会》 (小品)
本月热门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C位出道》2019年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8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今晚吃鸡》2018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 (黄晓锐)
·晚会娱乐搞笑剧本《爆笑全场》 (小品)
·小品《畅想2019》 (务实寺)
·公司年会娱乐演出小品剧本《部门争优》 (小品)
·电力公司年会搞笑演出小品剧本《公司开会》 (小品)
·《C位出道》2019年会晚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8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贺岁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搞笑小品剧本《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C位出道》2019年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8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年会娱乐演出快板台词《团队力量》 (小品)
·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感人剧本《团结协作》 (小品)
·搞笑剧本《不阳光.很吃香》 (务实寺)
·搞笑年会小品剧本《碰瓷》 (刘学海)
最新小品
·晚会娱乐搞笑话剧剧本《幸福生活》 (小品)
·健康管理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健康快乐过新年》 (小品)
·银行年会娱乐演出三句半台词《中国梦,银行的梦》 (小品)
·公司晚会娱乐演出小品剧本《阳光总在风雨后》 (小品)
·检察机关单位年会娱乐搞笑感人小品《抉择》 (小品)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不忘初心》 (小品)
·项目施工公司年会搞笑娱乐剧本《微服私访》 (小品)
·汽车销售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车行女儿国》 (小品)
·矿产公司年会活动演出娱乐感人小品《领导视察》 (小品)
·矿产公司年会演出音乐小品《油气田访谈》 (小品)
·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安全最重要》 (小品)
·电力公司年会演出搞笑感人小品《今天我值班》 (小品)
·公司晚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会》 (小品)
·建筑施工公司搞笑感人剧本《希望》 (小品)
·公司年会娱乐演出情景剧《公司英雄》 (小品)
·公司年会演出搞笑小品剧本《好事成双》 (小品)
-------友情链接-------
演出网音乐人    小品大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合作活动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1-2010show16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出网  版权所有
以上小品均来自网络和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