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剧本->北方的雪(电视连续剧)7、8集
剧本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09-10-14 上传: 于德全 人气:
第七集
187工程机械厂职工代表大会场,日
工程机械厂职工代表大会,财务处长抱着账本下台,郑新河讲话:“各位代表,刚才财务处长公布了我们公司的财务账,外行的也许听不明白,内行的一听就明白,现在我们账上有钱,可以按月给职工全额发工资。有的代表提出补发前几年欠发的工资,不能补,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我们还没有那么多的钱,不能吃光当尽,要留下发展后劲。这几年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吃了上顿愁下顿,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职工也到处打工,有修自行车的,有清洗油烟机的,有开小店的,有摆摊卖菜的,干什么的都有。现在公司不是我说了算,而是董事会说了算,账上的钱,没有各位股东派来的审核小组签字,一分钱也动不了。各位代表,天上不会掉馅饼,求人不如求己,国家有钱也不能往黑洞里扔,黑洞是填不满的。我们现在批量生产维修车组了,要想到明天、后天,所以,我们要留下足够的钱,研发二代产品、三代产品,研发适销对路的新产品,这样子我们才有活干,有钱发工资,有钱交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统筹金,我们将来退休了才有保障。我建议由职工代表组成参政议政会,参与公司的管理,审核公司的财务账,公司的财务账完全透明。有人骂我和金厂长是贪官,把厂里的钱都揣到我们的腰包里了。我不说我们俩贪了没有,说了也有人不相信,请参政议政的代表查账,它能证明我和厂长是否清白。也许有人问,是不是有一明一暗二本账呀?你们问财务处的会计,如果有,我和厂长承担法律责任。下面请总经理讲话。”
金鑫道:“我首先宣布一个好消息,市委市政府奖励我们五百万元,做自主创新研发高精尖产品基金。”
职工代表热烈鼓掌。
金鑫道:“刚才董事长讲了很多,我就不多说了,董事长会和全厂职工同甘共苦,走出困境,创造美好明天。”

188车间里,日
郑新河站在维修车组前,对金鑫道:“西北局提出意见,车组要配套,增加宿营车、餐车、工具车。”
金鑫道:“这没问题,我们马上就可以设计生产,工具车配上锅炉,冬季为车组供暖。”
郑新河道:“为青藏线生产的车组,要配上氧气机,那儿是高寒缺氧地区,南方的车组配上空调。”
金鑫问:“我们下一步研制什么新产品?”
郑新河道:“我们做一下市场调查,现在铁路上最需要什么产品?我初步意见,是研制新型救援列车。现有的救援列车非常落后,大型施工机械上下都要搭枕木垛,起重机也粗笨傻大,不能满足现代的需求。我们先设计好图纸,用微机搞个效果图出来,征求客户意见,有了订单,我们就可以生产出样车。这种救援列车应该是多功能的,适用于多种抗灾救灾、行车事故的救援行动。”
金鑫的道:“你这个设想不错,我们出去和各铁路局联系联系。现在不是过去计划经济年代了,坐等客户上门,酒好也得大声吆喝,上门推销。我们多投入一些资金。研制养路机械设备,只要性能优越,技术先进,实用性强,就会有销路。”
郑新河道:“好,就把市委市政奖励的那五百万,投入到这上面吧。我们必须有自己的专利产品、知识产权,核心技术才行。机关干部还要精简,把编制节省下来,增加科研力量。专利、产权、核心技术是挖不尽的金山金矿,是财富。”

189高速公路上,日
郑富贵把车卖了,回到厂里上班,给金鑫开小车。
这天金鑫要到省城长安局去,郑富贵开车,走的是高速公路。金鑫道:“富贵,对象找着没有?”
郑富贵道:“还没呢,我现在是二手男人了,咱厂这几年效益又不好,人家一听是咱厂,连面都不想见。”
金鑫道:“李树生那丫头不是成了寡妇了吗?我找老李说说,给你们当个红娘?”
郑富贵道:“李春英啊?人家年轻漂亮,又有钱有房,看不上我的。”
金鑫道:“你也没追人家,怎么知道看不上你?等着人家向你求婚呀?咱厂现在开始走出困境了。”

190诊所内,日
李春英在诊所抓药,包好后计价收款,贺一笔的爷爷和姑姑坐堂行医。诊所来求医的人很多,爷爷和大姑子忙着诊脉开方。李春英的手机响了,取出一看,是妈妈发的短信。

191李树生餐馆,日
中午,妈妈餐馆,王玉芬坐在一边,看着女儿吃饭,道:“春英,金厂长做媒,给你介绍富贵,你看怎么样?富贵是咱家邻居,知根知底儿,他爸爸现在是公司董事长,很正统很正派的人,全厂职工都夸他是勤政廉政的好官儿。富贵人也老实,本本份份的。现在你爸爸和富贵都回厂上班了,一个月开一千多块钱。我和你爸爸都同意,你呢?”
李春英低头吃饭,想了半会儿道:“妈,这年头儿,老实人能生存吗?一千多块钱,只能维持温饱而己。如果有孩子上学,家人生病,天天得为钱发愁,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
王玉芬道:“可你一个带着孩子的小寡妇,还能找一个啥样儿的?”
李春英道:“我现在不想嫁人,只想好好地学中医。我如果嫁人,公公婆婆也不会让我带走平安,平安是贺家的独苗。”
王玉芬问:“你在婆婆家过得好吗?”
李春英道:“好啊,公公婆婆,爷爷奶奶,大姑姐对我都很好的。每月给我开一千五百元的工资,年底还给了我五千元的红包。我每天回到家,婆婆啥家务活都不让我干,跟着爷爷、公公学中医。”
王玉芬问:“我听说你大姑姐也是一个离女,有个三岁的女儿,她也不打算嫁人了?”
李春英道:“大姑姐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有钱就变坏,不想嫁人了。”
王玉芬道:“你们姑嫂俩都不正常了。你那个姐夫原来是干什么的?”
李春英道:“听说是一家医院的院长,因为受贿太多,被抓起来了。他养了几个情妇呢,,那些推销医药的送了他几套房子,有好几个家。现在的医药贵得吓人,就是那些医药代表们行贿、赚得太多。妈,那些非处方药,你到平价药店买,比在医院买要便宜一多半。”
王玉芬道:“我说现在药贵得吓人,原来是这么回事。过去都是批发公司给各医院供应,赚多少国家都有规定,现在由那些黑心药贩子经手,再经过医院院长、科主任、司药层层加价,那还能便宜了?”
李春英道:“所以我不能嫁给富贵哥,他挣那几个钱,能养得起一个孩子吗?这年头嫁人,不能看他老实不老实,而是看他的经济实力。”
王玉芬摇头道:“你是嫁人还是嫁钱?”
李春英道:“你看过《老道口》那部电视剧,电视剧里唱的歌儿有句歌词‘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在城市生活,啥不要钱?我们那个小区,物业管理费、卫生费、水费、电费、有线电视收视费、燃气费、电话费、宽带费,这费那费的,一个月下来要五、六百元呢。没钱行吗?如果有个小孩子上学,学杂费、课本费,这费那费的也不少,一学期至少得一千多,上了中学、高中,一年得五、六千,上万呢。”
王玉芬叹了口气道:“这是实情,居家过日子难哪,你现在也知道柴米贵了。对了,一笔给你留下的房子,你租出去了?”
李春英道:“是啊,空着也是空着,租出去还能赚几个。妈,你就别为我操心了,我心里有数,知道该找个啥样儿的。”

192街头,夜,大雪纷飞
圣诞节之夜,赵小兰给独孤仁打电话:“喂,独孤老怪,出来吧,咱俩上大街逛逛,赏雪。”

独孤仁和赵小兰在大街上闲逛,边走边道:“你真有兴致,这么大的雪,跑大街上闲逛。”
赵小兰道:“这清冷的空气多新鲜?鹅毛大雪难得一见,应该出来看看。最近很忙吗?”
独孤仁道:“冬运期间,我们工务部门的机关干部都要下基层,各有各的包保地段,出了事就要承担主要责任,这些天我一直在下面。”
赵小兰问:“你在哪一段?”
独孤仁道:“北线,靠近凉州那几十公里。我昨天才回来,要写年终工作总结,年底了,科里事儿也多。”
大街上的灯都亮了起来,灯光中,一朵朵雪花飞舞,街道两傍的树木上,挂上了雪淞,像盛开的梨花一般。赵小兰道:“走,我们去吃自助火锅。”

193自助火锅店内,夜
赵小兰和独孤仁拿着盘子挑选自己喜欢吃的菜肴。赵小兰挑选的是羊肉、大虾、鳕鱼、鳗鱼、生菜、宽粉。独孤仁也选了羊肉、大虾、白菜、海带、土豆、波菜、豆腐丝、豆腐。
独孤仁到巴台上要了一小瓶十五年陈酿的西凤酒,开瓶先给赵小兰倒了一杯。
赵小兰道:“空腹喝易醉,我们先吃东西。在这大雪天,围炉吃火锅,涮羊肉,挺有意思吧?”
独孤仁点头,问:“有二个月了吧,你一次也没给我打电话,有了新相好了?”
赵小兰嗔道:“你就把我看得那么扁?我说过要改邪归正,就要说到做到,这二个月,我一直安份守己,下了班就回家上网,打打电子游戏,看看新闻,进《红袖添香》、《西陆》、《白鹿书院》、《心路》等网站看看文学作品。网上有些诗、散文、小说、剧本写得很好的。”
独孤仁道:“是,网上精品不少,我也常看的。我过去喜欢买书,现在很少买了。”
赵小兰问:“为什么?”
独孤仁道:“现在的书太贵了,我在市图书馆办了个借书证,常去借几本回来看。网上也可以看呀,而且都是新作品。”
独孤仁把煮熟的大虾挑出来放进赵小兰面前的小盘里道:“煮熟了,吃吧。”
赵小兰问:“我听田野说你是离男,老婆为什么和你离婚的?”
独孤仁道:“我们俩只有半年的短暂婚姻,那时候我只是个小事务员,每月只有六、七百元的工资。她喜欢跳舞,在舞厅里认识了一个大款,就闹着离婚,给那人做了二奶。”
赵小兰道:“原来也是一个爱虚荣的女人。现在呢?你再见过她吗?”
独孤仁道:“没见过,但是听说那人把她玩够了,不要她了。”
赵小兰摇头道:“二奶的下场都是这样,新鲜劲儿一过,就又去猎取新的猎物。她有工作吗?”
独孤仁道:“她是列车员。给大款当二奶后,就内退了,现在听说在卖保险,推销药品、化装品。”
赵小兰道:“常乐,我会一直等你,等到你能接受我那一天。”
独孤仁握住赵小兰的手道:“小兰,我想我开始爱上你了,你说得对,我要的是你的将来,不是你的过去。人之初,性本善,你的本性不坏。”
赵小兰含泪道:“我会做一个贤妻良母。”

194独孤仁家楼下,深夜
独孤仁回到家,看到门口站了一个人,打开楼道的路灯一看,是前妻孙凤,问:“你来干什么?”
孙凤道:“常乐,我想和你破镜重圆。”
独孤仁冷笑:“破镜子就是破镜子,还能重圆吗?工薪阶层有大款吗?我也不是贪官,和过去一样没钱,没车,给你买不起高档的化装品、名牌时装、钻戒,进不起大酒店吃海鲜山珍。”
孙凤道:“我知道错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独孤仁道:“你不是傍上大款了吗?和他过神仙般的好日子呀。”
孙凤道:“他破产了,欠了几百万的债,连老婆都和他离了,小蜜、情人、二奶都离开了他了。”
独孤仁冷笑:“原来他破产了。你再傍个新大款呀,现在大款多得很嘛,也不是就他一个。当你梦想做大款夫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这些大款们换女人,就像换衣服一样,不等你人老珠黄,他就喜新厌旧,又在寻找新猎物了。”
孙凤道:“我三十岁的人了,人老珠黄,傍不上了。”
独孤仁道:“你走吧,我还没沦为拾破烂收荒度日。你想过没有?看见你的孩子,我就会想起你傍上大款,和我离婚的史实,心时里就会堵得慌。你领着别人的孩子回来,就不别扭?我会接受你的野种?”
孙凤道:“你,你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
独孤仁开了门进屋,把欲跟进的孙凤推了出去,关上门。
孙凤在门外边哭边喊:“长乐!长乐!”
独孤仁在门内道:“你走吧,我不会要你的。”

195街道上,深夜
孙凤哽咽着,一个人在飘着大雪的街上走着,显得孤独、无助。
路面上铺着厚厚一层雪,路灯雪光,行人稀少。
孙凤画外音:“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绝情,说话这么难听。我该怎么办呢?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
196公墓,日
贺一笔去世一周年这天,李春英提着一篮子纸钱冥币、水果、点心、香烛到常羊山公墓给贺一笔上坟,见司马云飞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在东张西望,便招呼道:“司马哥,你在找什么?”
司马云飞道:“春英,我在寻找一笔的墓呀,你来了太好了,我正找不着呢。这满山都是墓,我也忘了哪座是一笔的了。”
李春英道:“跟我来吧。”
贺一笔墓前,司马云飞献上鲜花,和李春英一起摆上香烛、水果点心,焚化纸钱。
李春英流着泪道:“一笔,咱们的孩子己经一岁了,白白胖胖的,很可爱,长得像你。一笔,我常在梦中梦到你,你在那个世界可有想我,想孩子?你安息吧,我会把咱们的孩子抚养长大,让他读大学,学医,做一个懂法守法的好公民。你啊,为钱送命,值吗?”
司马云飞摇头道:“一笔,你的死,对我是个教训,记者应该尊守记者的职业道德。”
扫了墓,李春英和司马云飞一起下山。李春英问:“司马哥,你还在报社当记者?”
司马云飞道:“是啊,我学的就是新闻专业,除了这个还能干什么?春英,你对以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没有?”
李春英道:“我还没想过。”
司马云飞道:“你该为今后的生活打算了,我来追你好吗?”
李春英站住,打量司马云飞。司马云飞道:“我和一笔是北大新闻系同学,一起进的报社,是铁哥们。不是我说一笔的坏话,我比他正派,也没结过婚,还是处男呢。只不过我的家境不如他,父亲是乡镇小干部,母亲在信用社当出纳。父母供我上大学已经不容易了,我只能靠自己奋斗,存钱买房,我下面还有个妹妹,我要负担一部份,让父母的手头轻松一些。我虽然没一笔脑子那么灵活,但我也不会犯错误,干出违法的事儿。其实我们这种职业也不错呀,很自由,每天跑来跑去的到处采访,观察社会,了解人生。”
李春英道:“我和一笔虽然是夫妻,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对他真还不太了解,出了事才知道。不过,我们婚后很恩爱的。”
司马云飞道:“我知道,从一笔的脸上可以看得出来,你们在一起生活很幸福。前面就是炎帝陵,我们进去看看吧。”

197炎帝陵内,日
炎帝陵内,李春英看着花岗岩雕塑的炎帝神像,点燃香烛,跪下磕了三个头起来,问司马云飞:“这就是我们炎黄子孙的老祖宗,炎帝吗?”
司马云飞道:“是啊,炎帝就出生在山下清姜河畔。炎帝也称神农氏,教民用火,所以称炎帝,神农尝百草,误食断肠草,死在这常羊山上。据说炎帝和黄帝是亲兄弟,都是少典的儿子。在炎黄二帝时代,这里草木榛榛,野兽出没,人们还处在新石器时代,男子成群结队地外出狩猎捕鱼,女子采集植物种子,看守火种,照管老人孩子,那时的生活一定是很艰苦的。看看半坡遗址,就可以想像得出来。”
李春英道:“我爷爷是一九三八年从河南黄泛区逃荒来到关中的,那时候的宝鸡,没有几条街,河滩一带叫平康里,是妓女们的天下。爷爷每天挑着货郎担做小生意,所以关中人叫河南人河南担,后来转音成了河南蛋了,带点歧视的意思。我小时候,这山下都是菜地农田,现在全盖上大楼,修了宽宽的街道,成了新开发区了。变化真大呀!”
司马云飞道:“再过几年,变化更大,经二路就变成百里长街了。”
李春英和司马云飞从炎帝陵出来,下山,边走边谈。
李春英问:“你妹妹考上大学了吗?”
司马云飞道:“大学已经毕业了,在长三角一家合资企业找到了一份工作,收入颇丰。我也轻松了,该考虑自己的事了。”
李春英道:“我可是小寡妇,你父母能同意吗?”
司马云飞道:“他们远在川东,我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这是我的事儿,我自己决定。我会把你和一笔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亲的,这一点你放心。”
李春英道:“平安是贺家独苗,公公婆婆不会让我带走的。不过,我想完成中医学业,考上医师,拿到执照和处方权再考虑结婚的事,你能等我吗?司马哥,你已经三十六、七了,等不起了,你还是另找一个大姑娘吧。”
司马云飞道:“我,我一直暗恋着你的。”
李春英笑道:“谢谢你的一片情,我说的是真的,不是推托之辞。我得学会一技之长,才能在这社会上生存下去。我可不想吃低保,做社会寄生虫,过穷日子。爷爷、公公、大姑子都是名医,我有这么好的学习条件,边学边实习,我为什么不利用呢?”
司马云飞失望地道:“你说得是。”
李春英道:“我原来工作的那家大酒店,有很多大姑娘,给你介绍一个?你喜欢哪一种类型的呢?宝钗型的、湘云型的、黛玉型的?还是探春型的?”
司马云飞笑了起来,道:“娶妻当然是宝钗型的最理想啦,林黛玉是个病包子,小性儿,娶这样一个媳妇儿活得多累呀。湘云型的也不错,探春嘛,是小辣椒,娶了这样的娘子,非害‘妻管严’不可。”

198河心公园
李春英给司马云飞介绍了一个对象,让俩人在公园见面谈一谈。
司马云飞见姑娘高高的个儿,有副魔鬼身材,长得挺漂亮,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儿,很满意。李春英给俩人做了介绍就走了。
司马云飞和姑娘在园内边谈边走。

199渭河河堤,日
又是一年的春天,桃花盛开的时候,渭河堤上的杨柳新绿。

200赵小兰家,日
赵小兰把独孤仁领进自己的家,问:“我们结婚,要换新家具吗?”
独孤仁道:“我们俩是一对旧人,还要什么新家具?这屋里的家具都挺好的,何必花钱换新?”
赵小兰打了独孤仁一巴掌,笑骂:“你的嘴真缺德!旧人新婚,也是新郎官新娘子啊。我们就随大流,在饭店摆上几十桌,把亲朋好友都请来,举行一个仪式,怎么样?”
独孤仁道:“就这样吧,不请也不行,何况我们俩也不是没钱请不起。我们俩先体检,再领结婚证,按照程序进行,婚前体检是很必要的。”

201医院,日
独孤仁和赵小兰进了一家医院进行婚前体检。

202街道办,日
独孤仁和赵小兰到街道办领结婚证。办事员问:“你们进行婚前检查了吗?我建议你们进行婚前检查,如果有遗传病,性病,最好事前采取措施。”
独孤仁取出体检表给办事员道:“我们昨天检查了,两人身体都很健康,啥病都没有。”
办事员看了体检表道:“现在取消婚前强制性体检,很多人就不体检了。其实,像性病、遗传病,事前采取措施,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对孩子对大人都好。”
独孤仁道:“你说得是。爱滋病、梅毒、乙肝等病,都会母婴垂直传染。我在电视上看到,中原哪个省的爱滋病村,就有很多母亲生的爱滋病孩子。爱滋病只能预防,无法根治。现在还不能,所以人们才谈爱色变。如果患有爱滋病,或者残疾、弱智,最好不要。孩子一生下来就有爱滋病,是个残疾儿,活得多痛苦?对家庭对社会都是个沉重负担。”

203影楼,日
独孤仁和赵小兰到影楼拍婚纱照。

204酒店,上午
独孤仁和赵小兰的婚礼,在一家大酒店举行,按照时下婚礼的程序一项项进行,程序结束,两人一桌桌的敬酒。

205街头,午
大酒店对面的街树后,孙凤望着酒店,黯然泪下。
孙凤画外音:“自己落到今天这地步,怪谁?只怪自己贪慕虚荣,爱钱不爱人。”

206工程机械厂大会议室内,日
铁路工程机械厂招收了三十名职业技术培训学院毕业生,在小会议室举行拜师礼,郭震东、李树生等老工人在座。郑新河讲话:“新进厂的三十名青工,都是职业培训学院毕业的有文化有知识的青年,十五名老工人呢,都是我们厂的工人技师,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精湛的技术。今天举行的拜师礼,要一个老技师带二个徒弟,为我们厂培养有文化有知识的有技术的后备力量,成为我们厂的顶梁柱。今后每年我们厂都要招收一批青工,补充新鲜血液,这样子我们厂才有发展后劲。什么是社会精英?工人技师也是社会精英,各行各业都需要这样一大批精英,有了这一大批精英,我们才能制造出高、精、尖的产品,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什么是人才?有特长的人就是人才。”
青年们和老工人热烈鼓掌。
金鑫主持老工人和青工签订师徒合同。

207办公室,日
办公室里,金鑫对郑新河道:“老郑,办公室主任张华年满六十岁,办了退休手续,我看,提田野当主任吧。我就不再配专职秘书了,能节省一份工资,就节省一份吧。”
郑新河道:“你下令吧。田野也跟了你六、七年了吧?虽然弱点儿,但是他业务熟练,文笔也不错。办公室现在精简得只剩下三、四个人了,他也能管得了吧。现在我们账上虽然有几千万,可以松口气,不用发愁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是要尽量压缩开支,勤俭持家。维修车组这块蛋糕,十来家分享,分到我们面前这块虽然大点儿,也就是有活干,有饭吃。看来,还是得有自己的研发力量,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才行。”
金鑫道:“是啊!过去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只要按上面下达的指令生产就行了,现在不行了,必须得找市场,生产市场需要的产品。在市场经济时代,就要融入市场,学会经商做生意。我把咱们刚成立的研究所各科研组都赶出去了,让他们到铁路各站段做市场调查,他们需要什么设备,我们研制什么设备。闭门造车,造出来的东西没人要,造它干什么?”
郑新河笑道:“老金,你做得对,你现在学会游泳了。我们定职称,不看他们的论文,要市场需要的成果,给厂里能挣钱的产品。那些没一点市场价值的狗屁论文,有什么用?还不如卫生纸呢。”
金鑫笑道:“说老实话,咱俩都是五十出头的人了,我现在一心想把我们厂子维持到咱们退休那一天,能拿到离休工资。现在的厂长是真难当啊。”
郑新河道:“你说得是大实话。老金,我想,把咱厂的小车留下二辆,其它的都卖了。一辆车一年就得好几万。机关干部出差办事,都坐公交车,一年下来也能省二、三十万。现在国际原油涨到一百多美元一桶,国内的汽油也在涨。我们和政府部门不能比,产品卖不出去就没钱。”
金鑫同意:“行,卖!”

208车间,日
郭震东带的两个徒弟,一个叫周小宝,一个是女生,叫吴敏,都是二十二、三岁的大专生,刚来厂上班,还不能上车工作,每天跟在郭震东身边学习,郭震东非常热心地教他们先学识图。
李树生也带了二个徒弟,都是男生,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师傅操作,打下手。
金鑫进来,问郭震东和李树生:“你们的徒弟还行吧?”
郭震东道:“到底是大专生,有文化,学得很快,用不了半年就可以单独作业了。”
金鑫对周小宝和吴敏四人道:“我们厂有二十来年没招青工了,你们是这些年来的第一批,好好学啊,这厂将来就交给你们了。这些设备,我们准备逐步淘汰,换成数控机床,数控机床买回来,就交给你们这些有文化的青工。”
周小宝和吴敏四人高兴地笑了。

209渭河堤上,日
邻居大婶王玉芬给郑富贵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是她餐馆的女服务员,家在塬上,农村姑娘,中等个儿,白白净净,是个蛮漂亮的姑娘,约好在公园见面。王玉芬介绍两人认识,让他们自己去谈,回餐馆了。姑娘叫小芳,在市里打工几年了,人很开朗大方,和郑富贵在河堤上边走边谈。
郑富贵道:“我听说你们农村姑娘,从小儿就订了娃娃亲的。”
小芳道:“那是西山里的陋习,现在也少了。”
郑富贵问:“你进城几年了?”
小芳道:“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进城打工了。我们村里的年轻姑娘都在市区打工,干啥的都有。我一直在餐馆打工,工资虽然低,但管吃管住,不用下班往家跑了。我家在侗家坡,下了公交车,还要爬一面很高的黄土坡,再走七、八里路。我家在村里本来是比较富裕的户,被弟弟上大学拖穷了。现在看来,我没上大学也许是好事,我们村有好几个大学毕业生,到处奔走找工作呢。现在单位招人,都要三年的工作经验,他们刚毕业,哪有什么工作经验?有工作经验的都是跳槽的。”
小芳看着郑富贵道:“我想在城里找个对象,是因为在城里工作了几年,不习惯农村生活了。我的理想是自己开家餐馆,那种小面馆。卖刀削面、臊子面、拉面、水饺、包子之类。”
郑富贵道:“如果我们俩结婚了,我可以投资给你开家餐馆,多了没有,十几万我和父母可以拿得出来。”
小芳道:“十几万就够了,我也不想开多大的餐馆,能摆五、六张餐桌就行。让我爸当厨师,农村谁家办红白喜事,都请他去主厨。我爸最拿手的就是臊子面,刀削面。我好像见过你?”
郑富贵道:“我下岗开了几年出租车,现在厂里效益好了,又回厂上班了。你们老板和我是邻居,她开业的时候,我去过呀。”
小芳笑道:“这样说就对了,那天你去贺喜吃酒席的。你身上有汽油味儿,所以我印像比较深。我偷师学艺,也会烧二、三十样菜了,也学会管理小餐馆。开餐馆虽然辛苦,经营得好,每月也能净赚三、四千元,自己当老板,不用受人家的气。”
郑富贵道:“你说的有理。”
小芳道:“下个星期,你到我家去一趟,好吗?”
郑富贵明白,小芳是同意了,要父母相一下女婿,高兴地道:“好啊,周末那天去。我听说你们农村人是要彩礼的,要多少?”
小芳道:“这不一定,男方家越穷要得越多,像你家这样人家,是不要的。你带上一千块钱,意思一下就行了。”

210相亲,塬上,小芳家,日
郑富贵向李春英借了红旗车,周末这天和小芳一起到她家去。车可以开上塬,郑富贵在小芳的指点下,一直开到了小芳家门口。小芳父母接到女儿的电话,早已在家做好迎接娇客的准备,在院里子迎接。郑富贵停好车,和小芳下车,提着茶叶、烟酒、糕点、二根有头有尾的莲菜、十棵用红丝带扎在一起的西芹、一大块猪肋条肉,向院里走来。小芳父亲和哥哥连忙接过礼物。郑富贵向小芳父母鞠躬行礼,亲热地叫:“爸,妈,哥,嫂子!”
小芳父母和哥哥、嫂子连忙答应。
小芳母亲见郑富贵虽然不是帅哥一类,但五官端正,身高有一米七六左右,也一表人材,很是满意。开着小轿车上门,也很有面子。笑容满面地开口道“进屋里坐吧。”
郑富贵见小芳嫂子抱着小孩子,连忙掏出红包给小孩子道:“给你买糖吃吧。”
嫂子见红包里是四张百元大钞,很高兴。

211
青工吴敏,人说不上漂亮,但很精干的样子,这天下了班,到师傅家来,帮师父做饭。郭震东问:“小吴啊,你对象找好了没有?”
吴敏道:“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师傅想给我做红娘?”
郭震东道:“有人托我介绍对象,就是咱们厂办主任田野。他今年三十岁了,厂里分的有楼房,你们俩见面谈谈?”
吴敏到爽快,点头道:“行啊,谈谈就谈谈。”
郭震东道:“小田原来是厂长秘书,大学本科生,刚提的办公室主任,因为过去咱们厂效益不好,一直也没找上对象。现在咱厂说不上好吧,总算能发下工资了。”
吴敏边切菜边道:“师傅,现在国企效益好的没几家。咱厂能发下工资,已经不错了。来厂一个多月,我冷眼观察,咱厂现任的厂长书记不贪,勤政务实,有这样的好领导,咱厂很有希望,会好起来的。凡是倒闭的企业,都是企业领导集团烂掉造成的。”
郭震东道:“你说得不错,咱厂效益不好,差点倒闭,就是前几任的厂长书记太贪了。就像农村一样,有个好支书好村长,这个村就能脱贫致富奔小康,支书村长不是好东西,这个村就穷就烂。”
吴敏笑道:“我家就是农村的,体会最深。现在大专院校不包分配,学费又这么贵,农村青年考大学走进城市的梦也凉了,喂一头猪赚的钱,还不一个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呢,一个强壮劳力一生的积蓄不够一个学生十五年的学杂费。”
饭做好了,师徒俩开始吃饭。
郭震东边吃边道:“我听你说话口音,像是陕北的,延安人?”
吴敏道:“是陕北,我家是榆林地区米脂县的。现在农村只剩老汉、老婆婆,娃娃,年轻人都跑到外面打工了。现在农药化肥地膜不断涨价,种地成本越来越高,农民种地无利可图,只好外出打工。”

212渭河大堤上,傍晚时分,轻风习习
吴敏和田野在渭河大堤上漫步,边走边谈。五月初的傍晚,很凉爽,温柔的风儿吹到人身上很舒适。吴敏穿了一条连衣裙,脑后梳着一条马尾巴。田野穿的是西装裤,花格衬衫,没打领带。
吴敏和田野下了河堤,走进渭河公园。公园里鲜花盛开,五彩滨纷,游人很多。田野买了二支雪糕,和吴敏一人一支吃着,边走边谈。
吴敏问:“你在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
田野道:“中文,毕业时分到厂子弟中学教书,教了二年多调到厂办当秘书。现在学校交地方管理,工厂不再管了。”
吴敏道:“学校本来应该由政府统一管理,我们都交得有教育附加费。我大专毕业,回到老家代了半年课,又跑出来了。”
田野道:“在家乡工作不好吗?”
吴敏道:“好什么,教了一学期,一分钱工资也没拿到。正式教师一个月工资也只有四、五百元,代课教师才一百多元,转正的希望也很渺茫,有什么前途?学校的老师一年多没见一分钱的工资了,一拖再拖。拖家带口的老师没法儿,咬牙苦撑,年轻未婚的都跑南方打工去了。”
田野问:“你们那儿很苦吧?”
吴敏道:“我家在一个小镇上,爸爸是副镇长,妈妈和哥哥嫂子是农民,建了三座蔬菜大棚,圈养了五十多只小尾寒羊,喂了十几头猪,我家在当地还算‘小康’人家。”
田野问:“你家也住窑洞?”
吴敏道:“是啊,我们那儿人习惯住窑,里面是青砖衬砌的,门面是青石砌的。我家有五孔窑,三间厢房。窑洞冬暖夏凉,再热的天窑里也凉爽。镇政府的办公室也都是窑,院子很大。我家院里有十几棵枣树、梨树、杏树、桃树,现在正是梨花盛开的季节,满院清香。”
田野道:“古代的知识分子下野之后,都喜欢归隐田园,最有名的就是陶渊明、张渔。”
吴敏道:“他们虽然不当官了,但是多少有点银子,也有田,有时出去打打秋风,日子当然过得优哉游哉了。真正做个农民试试,杜甫怎么不归隐田园?他没有田,也没银子,无地可隐。曹雪芹倒是没当官,隐居黄叶村,穷得吃粥,赊酒喝。李太白的老婆孩子在家靠什么生活?他父亲是大商人,一定有钱。李太白四海漂泊,靠什么生活?我想就是打秋风。他比杜甫活得潇洒,有五花马骑,有黄金裘穿,有新丰美酒喝。写了诗,可以卖给春院老板,唱给客人听。杜甫生活在战乱年代,是乱离人,好友在成都当官,可以去打秋风,好友故世,他也就在成都待不下去了。”
田野笑道:“你说得很有些意思。不过李白晚年也很落魄,儿子不知所终,二个女儿也很贫困。他结过几次婚,做过宰相女婿。”
吴敏问:“我听说你在商报上有一个专栏,是什么作品?”
田野道:“是我和独孤仁合作的,一多半的杂文都是他写的。我都剪了下来,你可以看。我的文字功底比他好一点儿,批评不如他尖锐。”
吴敏问:“独孤仁?这名字挺有趣儿,也是咱厂的?”
田野道:“不,他在工务段工作,现在是办公室主任。我们是在笔会上认识,结为好友的。独孤仁是他的笔名,真名叫辜长乐。”

213田野家,夜
田野和吴敏回到厂里,田野请吴敏到家坐一会儿,吴敏欣然同意。
田野家在二楼,吴敏进屋后,到各房间看了看道:“二室一厅,一厨一卫,有八十多平方?小家庭也够住了。你喜欢养花?阳台上养的花儿不少。”
田野道:“都是一些小草花,没有名贵品种,几株君子兰还可以。”
吴敏和田野到书房里,见到电脑,问:“链接宽带了吗?”
田野回答:“链接了,你打开电脑上网吧,我去给你沏茶。你喜欢花茶还是青茶?”
吴敏道:“花茶吧,要淡一点儿。你的文章存在哪儿?”
田野道:“在d盘。”
吴敏道:“我看见了,有田野文件、独孤文件。我在书店看见有独孤仁文集,大概就是你这位朋友的著作吧?”
田野道:“是他老婆出钱出的书。这小子现在不写杂文改写小说了,也写报告文学,拍领导的马屁。他们铁路局有本文学杂志,他的小说和报告文学都发表在那上面。书柜里有,你可以看看,都是铁路体裁,吹捧他们铁路局领导的屁精文学。”
吴敏笑道:“拍领导的马屁领导喜欢呀,有稿费吧?”
田野道:“一篇也就一百多元。”
吴敏道:“那也不错呀,能买二十多斤大肉吃。不过,现在城里卖的猪肉都是快速育肥的猪,没有我们家自己养得猪猪肉吃着香。而且,喂的有瘦肉精、激素。”
田野道:“就是,小鸡也是,肉没肉味,鸡没鸡味。我很少买肉买鸡,鱼也是吃海鱼,过年包饺子买的是羊肉。”
吴敏道:“少吃肉多吃蔬菜,对健康有益。”
田野道:“蔬菜农药超标,现在的食品安全真成问题。”
吴敏读了独孤仁和田野的几篇杂文,道:“田野,我感到独孤仁的杂文的确比你观点鲜明,很有锐气,力透纸背;你的文辞比他华丽,语法上也没有错误。不过,林妹妹对香菱说过,有了好的创意,不太合式也没关系。现在那些网络语言,无论从古汉语、现代汉语上讲,都是不合规范的,但是年轻人喜欢。”
田野笑道:“独孤仁这小子从当了办公室主任后,那股锐气就没了,你看看他最近创作的几篇,还有点锐气吗?”
吴敏调出独孤仁的一篇新杂文看了点头道:“果然。人一当了官儿,就变得油滑了。”

214李树生餐馆,日
李树生的徒儿令狐剑这时正在李家餐馆忙着端盘子,给客人上菜。
令狐剑到收银台给客人取酒,王玉芬道:“你工作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休息二天,你又跑到餐馆来帮忙。”
令狐剑道:“在家也没事啊,来帮帮忙,还可以偷师学几手,将来好给自己炒菜煮饭吃,总不能顿顿吃方便面。”
令狐剑拿了一瓶陈年西凤,给客人送上餐桌,开了瓶,客人自斟自饮。
王玉芬招手道:“令狐,你过来歇一会儿,让那几个服务员上菜吧。”
令狐剑过来,王玉芬开了一瓶果子露给令狐剑喝。
令狐剑喝着饮料道:“李婶,店里生意还不错,餐桌都坐满了。”
王玉芬高兴地道:“是啊,还可以。今年过得还舒心,店里生意好,你师傅月月也能发下工资了。前几年可是苦得不得了,天天为钱发愁,我和你师傅在街上摆摊儿修自行车,修鞋。你怎么会咱厂来应聘?”
令狐剑道:“咱厂招工的工种和我学的数控专业对口,也不要什么二年的工作经验。我大专毕业,到处找工作,跑了一年多,招工单位都要大本以上,还要二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我们刚从校园里出来,哪来的二年工作经验?”
王玉芬问:“你东北老家还有什么人?”
令狐剑道:“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退休了,妈妈下岗,爸爸是个中学教师。我们那儿离朝鲜很近,过了江就是朝鲜,我到那边去过。”
王玉芬笑道:“那你没领个朝鲜小妞儿过来?”
令狐剑笑道:“那怎么行?我们那儿朝鲜族姑娘很多,想娶朝鲜小妞也不用到那边找啊,我家邻居就是朝鲜族。”
王玉芬道:“我听说朝鲜女人很贤惠,很漂亮。”
令狐剑笑道:“我们延边的朝鲜族姑娘也很漂亮贤惠的。”
客人渐渐离去,李树生泡了一壶茶,对令狐剑道:“令狐,过来喝茶。好不容易休息二天,你应该出去玩玩。”
令狐剑喝着茶道:“能加班是好事呀,说明我们厂产品能卖出去。我听说订单排到年底了,真是好事。何况加班有加班工资,每月开三千多,腰包鼓鼓的。我爹一直想买台电脑,手里有几个钱不敢动,我寄钱回去,让他买一台。”
李树生道:“家里有几个老人,得预备他们的后事。”

215厂党委书记办公室,日
郑新河正在办公室里读《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边读边摘记要点,听到有人敲门,道:“请进!”抬头一看进屋的人,连忙站了起来,迎上几步笑道:“高大硕士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高士奇握住郑新河的手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专程拜访。”
郑新河立即警惕起来:“哦?你这大区长有什么事儿让我办?”
高士奇问:“你想不想调到政府部门工作?”
郑新河画外音:“听说市委书记、市长调省里当副省长了,他大概想跑官,让我出血。”
高士奇道:“到政府部门当公务员,要比你在这厂里当书记日子好过吧?”
郑新河笑道:“那是当然,我这破厂子三天二头发不下工资,穷得要当裤子了。”
高士奇道:“别跟我哭穷,我知道你们厂现在有钱了。区政府正搞卫生文明区,你们出点血吧。”
郑新河问:“要多少?多了我可拿不出来。”
高士奇拿出一张纸条道:“一百万吧,打到这个账号上。”
郑新河道:“我们厂账上现在没钱,三千五千的我到能对付。”
高士奇冷笑道:“三千五千,打发叫花子啊?”
郑新河道:“我们厂已经有几年发不下工资了,工人闹着要求补发工资,我一直压着不补,确实没钱。”
高士奇道:“我到银行问了,你们厂账上钱不少。”
郑新河道:“那是十几家协作单位的钱,要给人家转账的。”
高士奇道:“你不想当公务员?”
郑新河道:“我们厂现在是公司,大笔的钱要经过董事会批。董事会有一个审批小组,不经过审批小组,我一块钱也动不了,实在对不起。”
高士奇怒气冲冲地起身走了。
郑新河冷笑:“想拿我们的钱给你买官跑官?一百万,你顶多给我个副区长之类有职没权的冷板凳。我有钱也不给你,你能把我怎么着?你把我惹急了,到省委告你。”
金鑫进来问:“高士奇是来要钱吧?多少?”
郑新河道:“他开口就要一百万!我们全厂职工累死累活干一个月利润才多少?”
金鑫道:“他找了我几次,我说当不了家顶回去了。他想当市长、市委书记,疯了似的到处弄钱。咱俩跟他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在党校同学过一年罢了。其实,他要是市长、市委书记的料,省委早把他提上去了。”
郑新河道:“他今年三十九岁,如果上不去,明年就没希望了,所以急眼了。知道换届能选上不?选取不上,区长也当不成了。这人官声不太好,什么钱都敢捞,几次考察都没过关,我看他早晚得进班房里蹲着去。”
郑新河道:“所以他想用金钱铺路,我们凭什么出钱给这种人铺路买官?这种腐败官儿,官升得越大危害越大。”
金鑫担心地道:“这小子心黑手辣,他会不会找咱们的碴儿?”
郑新河道:“他和我的谈话我录了音,他要是敢找咱们的碴儿,我就捅到纪委去,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咱厂有个女工是他小姨子,通过她把风吹到他耳朵里,让他掂量掂量轻重。”
金鑫笑道:“好办法。”

216独孤仁家,傍晚
独孤仁下班回到家,赵小兰把饭菜都做好了,桌上还有一瓶红酒。独孤仁看着红酒问:“有什么喜事儿?”
赵小兰笑着道:“你猜。”
独孤仁歪着头想了想道:“你升职了?加薪了?”
赵小兰摇头,独孤仁见赵小兰用手轻抚肚皮,搂住赵小兰狂吻。赵小兰嗔道:“你还没猜着呢。”
独孤仁笑道:“你用手轻抚肚皮,一定是怀孕了!我要当爸爸了!”
赵小兰笑道:“你不傻嘛,居然猜着了。喜欢男孩儿女孩儿?”
独孤仁道:“这可不像买东西,想要啥买啥。男孩儿女孩儿都行,不过,孩子一定要像你!”
赵小兰问:“为什么?”
独孤仁道:“像他妈妈一样漂亮呀!”
赵小兰偎到独孤仁怀里,幸福地道:“听你这样说,我很高兴。有的人是很封建的,媳妇儿生个女孩子就不高兴。”
独孤仁道:“这样的人其实很蠢,什么传宗接代,这世上没有女孩子,人类只能同性繁殖了,那不成了低等生物?你以后不能再喝酒吸烟,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我们要优生优育,我希望你生个漂亮的女儿。”
赵小兰道:“好,我从今往后,烟酒不沾,我这人很有毅力的。”
独孤仁道:“以后家务活儿都交给我,你别干了。你多吃水果蔬菜,鱼类,菌类,少吃点肉,这样子生出来的孩子聪明。”
独孤仁打开电视机,某省台正播放韩国电视剧《看了又看》。赵小兰边吃边道:“中国女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看韩国女人多辛苦,媳妇儿要承担全部家务,婆婆梢有不满,就要训斥。丈夫帮妻子干点家务,婆婆都不满。金珠的妈妈也太偏心了,手心是肉手背不是肉?”
独孤仁道:“银珠的婆婆比日本的那个阿信的婆婆好多了,阿信挺着大肚子还要下地劳动,婆婆只给吃一个冷饭团子,大声斥骂。多子女家庭,父母偏心的不少,我父母就偏心我姐姐,老俩口月月三千多元的退休工资都补贴我姐了,我姐的房子也是我父母出钱给她买的。所以,我很有气,从来不回家。”
赵小兰道:“怪不得咱俩结婚几个月了,你就不领我回家。大姑子没工作?”
独孤仁道:“她所在的厂子倒闭了,吃低保,姐夫也在我们工务段工作,是个养路工,一个月开一千八百多元。有个儿子正上高三,今年该参加高考了。”

217区人大会会场,日
郑新河参加区人大代表大会,投票选举区长时,看着手里的选票,在高士奇的名下重重地打了个叉,投进票箱。
第八集
218区人大选举大会场
主席团计票结果,高士奇只得到十几张选票,以巨额差数落选,黯然地走下主席台。

219区政协牌子
高士奇被安排到区政协担任副主席,这天他上班,门卫看见,打招呼:“高副主席,有你一封挂号信。”
高士奇签字取了挂号信,撕开看了,长叹一声道:“凤凰落架不如鸡,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我才落选,就有人举报我了。”
一辆检察院的汽车在大门口停下,两个检察官走了进来,看到高士奇,道:“高副主席,请你到我们检察院一趟。”
高士奇低下头,跟检察官走了。
门卫看着高士奇上了车,自语道:“我想你也该进去了。”

220会议室,日
董事会上,金鑫把《设备更新、淘汰老设备、购买数控机床》计划书提交董事会,每位董事面前放了一本。
董事们看了计划书,纷纷表示同意。
工商行的支行长和信贷主任赵小兰列席会议。
工商行支行长和赵小兰低声商议后,也同意贷款。
郭震南代表柳婷婷出席会议,散会后,赵小兰叫住郭震南道:“震南,我请你吃饭,肯赏光吗?”
郭震南笑道:“有人请我吃饭,我还能不去?”

221包玉兰餐馆,日
郭震南和赵小兰点了几个菜,二瓶啤酒,边吃边谈。赵小兰问:“你在南边过得好吗?”
郭震南道:“好啊,挺好的,苏州是中国最美丽的城市,号称东方威尼斯。我年薪百万,收入也不错。树挪死,人挪活。”
赵小兰道:“你们夫妻过得好吗?”
郭震南道:“好,婷婷别看在外面是个女强人,在家很温柔的。我和岳父母生活在一起,一家十来口人,其乐融融。”
赵小兰问:“你们,有孩子了吗?”
郭震南道:“我们本来想晚几年再要,但是婷婷的爷爷奶奶不愿意,急着抱重孙。婷婷刚生了一个小男孩儿,白白胖胖,很可爱。看你的样子,也有了?”
赵小兰一脸幸福地道:“是啊,我也有了!”
郭震南道:“祝贺你,一个家庭,有了孩子才是完整的家庭。有些丁克夫妻到了中年后,才痛切地感觉到,一个家庭没有儿女,是多么的冷清、寂寞、孤独,少了多少欢乐,夫妻之间也越来越冷漠。”
赵小兰道:“是的,所以我才要孩子,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感受到了做母亲的那种幸福,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
郭震南道:“你选择独孤仁,是个正确的选择。”
赵小兰道:“我已经改邪归正,做一个贤妻良母。”
郭震南道:“南无阿弥陀佛。”

222赵小兰家,傍晚
赵小兰回到家,小点点兴奋地跳着,扑到赵小兰的腿上,赵小兰坐到沙发上,取出从餐馆带回来的骨头给小点点,小点点咬着骨头钻到沙发下啃去了。
独孤仁从厨房出来,问:“你还吃点啥不?”
赵小兰道:“不吃了。”
独孤仁给赵小兰沏了一杯菊花茶,问:“郭震南这小子在南边混得不错吧?”
赵小兰道:“混得不错,还娶了个台湾小妞。”

223柳家,日
郭震南在客厅里,打开旅行箱往外取带回来的礼物,有柿饼、红枣、石榴、苹果、小米子、黑米等。湾湾、彬彬看见柿饼子,问:“这是什么果子?”
奶奶道:“这是北方的柿子加工的柿饼呀,很好吃的。”
湾湾和彬彬吃着道:“嗯,真的好好吃哎!”
郭震南取出四瓶十五年陈年西凤道:“这是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
爷爷道:“这是中国四大名酒之一呀,我很喜欢,儿媳妇,你炒几个菜,我们喝几杯。”
郭震南取出几包腊驴肉、腊牛肉、腊羊肉道:“这也是西府特产,下酒很好的。”
柳婷婷问:“老公,你给我带回什么礼物?”
郭震南道:“这大红枣儿和小米煮稀饭,很补的,你产后多吃点儿,即补血又暖胃。”
湾湾和彬彬又吃石榴,笑道:“姐夫,你要常去北方,多多地给我们带水果吃呀,北方的水果很甜,和我们台湾的水果风味不同哎。这包里黑黑的曲里拐弯的是什么东西?”
郭震南道:“这是拐枣,很好吃的哟。”
湾湾吃了一个道:“真的口味不一样哎,有一股清香的味儿。”
郭震南又取出一只大盒子打开道:“这柿子是给爷爷妈奶奶吃的。柿子很软,不好带,所以只带了十几只。”
爷爷奶奶一人吃了一只道:“真的好好吃哎,思北,儿媳妇,你们也吃一只吧,你们没吃过这种果子,尝尝鲜。”
彬彬道:“爷爷,我也要吃。这果子红红的,好好可爱哎。”

224社区院子里,傍晚
傍晚,郭震南和柳婷婷推着婴儿车,在社区院内散步。
柳婷婷问:“工程机械厂现在效益如何?”
郭震南道:“现在可以了,我们分的红利,不是相当于我们的一半投资了吗?郑新河和金鑫都是勤政廉政的好干部,富有开拓精神,难能可贵的是,不谋私利,敢于把上门伸手要钱买官跑官儿的官儿硬顶回去。”
柳婷婷道:“我去年去厂考察,就看出这二人都是共产党的好干部,所以才决定投资。如果是贪官之类,我决不会投资的。”
郭震南道:“比较而言,我们厂的风气还正一点儿,纪委的干部敢抓敢管,小贪发现一个抓一个。我主张对贪官要大开杀戒,揪出一个杀一个,不管他的地位有多高。中国的腐败问题不痛下决心,不用霹雳手段,铁血手腕是治不了的。”
柳婷婷笑道:“看不出你还是铁血主义者,你要是当了国家最高领导,不知多少人头落地。”
郭震南道:“不杀不足以威慑这些蛀虫,中国的蛀虫一个个都又肥又大。他们不仅自己要荣华富贵,还想给儿孙留下巨额财富。他们没想过,自古以来,那些纨绔子弟有几个有出息的?现在中国大中城市都有一个八旗子弟圈儿,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澳大利亚,都有这些八旗子弟圈儿,最‘穷’的腰包里也有几百万美元,这都是他们的老子贪污来的人民的血汗钱。现在的中国人都一头钻进了钱眼里,满身的铜臭味儿。官场上贪官不臭,清廉的官儿不香,反而被人讥笑为没本事。他妈的,这是什么事儿?”
柳婷婷笑道:“他妈的,这是国骂吧?想不到你这有文化的人,也会骂‘他妈的’!”
郭震南脸红了,自嘲道:“我也是有血性的人不是?身无分文,心忧天下。不对,我的薪水不低,也算高薪阶层。我是担心长此下去,火山会爆发,会发生强烈地震。我是共产党员,希望党的肌体健康。”
柳婷婷道:“我也希望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中国有句老话,乱离人不及太平犬。”
郭震南道:“来,我推着孩子的小车。”
柳婷婷把婴儿车给郭震南道:“今天晚上很凉爽,月亮也圆了,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很喜欢在大陆的生活,社会稳定,治安良好。”

225柳家,夜
柳家书房里,湾湾在伏案读书,彬彬在上网。
彬彬退出qq,道:“这些网虫越来越没劲儿,变成了一群大色狼!聊天室乱七八糟,什么鸟儿都有。”
湾湾道:“林子大了,当然什么鸟儿都有,变态狂也不少。你不是一心想在网上找一匹白马王子、黑马王子吗?找到没有?”
彬彬气道:“只有黑驴,哪有什么王子!哎,二姐,你说大姐夫可爱不可爱?”
湾湾抬起头来,看着彬彬道:“大姐夫很有阳刚之气,我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不喜欢一身奶油味儿的小男人。”
彬彬道:“我也是,看见那些男身故做女态、穿红的花的、留长发的人妖,像吃了一只苍蝇似地感到恶心,姐,我发现我爱上大姐夫了,越来越爱了。你呢?”
湾湾道:“打住!你一个二十一岁的小女孩子,知道什么是爱情?他可是姐夫!你小心点儿,大姐知道了,不剥了你的皮!”
彬彬道:“我又没说要勾引大姐夫上床,当第三者,只是喜欢嘛。”
湾湾道:“喜欢和爱是两码事儿,不能混为一谈。”
彬彬问:“二姐,你有心上人了没有?我发现你常偷偷地看大姐夫,眼睛里充满了脉脉柔情。”
湾湾道:“胡说,我才没有呢!”
彬彬道:“你最近瘦了不少,一定是在害单相思!你昨天晚上说了半夜的梦话。”
湾湾脸儿红红的,问:“我说什么了?”
彬彬道:“我本来想记住的,谁知起床就忘了。”
湾湾松了口气,轻叹一声。
湾湾画外音:“震南,你知道我的心事吗?知道我在默默地爱着你?我知道,你是我姐夫,我不该爱你,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在想你,书也读不进了!我不敢对你说,怕你骂我。我该怎么办呢?”

226柳家小院,夜
中秋之夜,柳家一家人坐在院子里赏月,桌子上摆满了台湾和大陆的各种水果、月饼、糕点。花架上摆着一盆盆盛开的菊花,有十几个品种。院子里还有一株梅树,一丛翠竹,几盆君子兰。
爷爷躺在安乐椅上,小茶几上有一壶酒,几样小菜。奶奶抱着重孙,哼着摇蓝曲儿。
爷爷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喝了,笑道:“好酒!老太婆,今年赏月,可是四世同堂,高兴吧?”
奶奶高兴地道:“当然高兴,月亮还是故乡的明,饭菜还是故乡的香。我们这两把老骨头,也不用扔在异乡了!每年中秋,也不用跑到海边,望着北边痛哭流泪了。”
爷爷点头道:“是啊,咱们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嘛。”
婷婷对奶奶道:“奶奶,你累了吧?我来抱童童。”
奶奶道:“不累,你看,小不点儿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着我看呢。”
柳思北道:“抱着小重孙儿,你奶奶腰也不疼了,胳膊也不麻了,你妈妈想抱抱,都得再三申请呢。”
奶奶振振振有词地道:“我已经八十八岁了,还能抱几年?儿媳妇还有二个女儿没嫁人呢,将来有她抱的。”
婷婷道:“奶奶,你会活一百岁的,要不了几年,就可以抱湾湾、彬彬的孩子。”
奶奶笑道:“但愿我能活到那一天。”
湾湾对郭震南道:“姐夫,我们到外面溜溜吧,月明风轻,正该秉烛夜游。”

227瘦西湖畔,夜,一轮明月高挂中天
瘦西湖畔,郭震南和湾湾安步当车,漫步而行。
湾湾看着郭震南,深情地道:“震南!”
郭震南纠正:“小姨子,你应该叫我姐夫。”
湾湾不满地道:“你干嘛这么一本正经的?我就要叫你震南!你看我是不是比姐姐漂亮?”
郭震南转过头看着湾湾道:“是,你比姐姐不但年轻,而且漂亮,是个大美人,也该找个白马王子嫁出去了!”
湾湾道:“你知道我心里的白马王子是谁?”
郭震南道:“这倒不清楚,是哪位影星、歌星?”
湾湾道:“我才不崇拜他们呢,震南,你看着我的眼睛!”
郭震南看了一眼,连忙转过头不敢再看,正色道:“二妹,我是你姐夫。这是很危险的感情游戏,会闹得全家鸡犬不宁。你不要把亲情和爱情混为一谈,我一向把你和彬彬当作小妹。回家吧!”

228柳家卧室,夜
婷婷把儿子哄睡了,拿着一本书在看,郭震南进屋,对婷婷道:“婷婷,听说郑厂长要把厂里的机床淘汰掉,更新成数控机床,我去看看,这可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婷婷道:“什么去看看,你是想逃避!”
郭震南吓了一跳,道:“你发现了?”
婷婷道:“两个小妮子看你的眼神儿越来越不对,我还能看不出来?”
郭震南急忙道:“老婆,我可没有一丝邪念。”
婷婷扑哧一声笑了,道:“你去几个月也好,两个小傻瓜交给我好了,我能治好她们的病。”
郭震南道:“你要委婉一些,不要骂她们。我看姐妹俩呀,是读言情小说中毒了,满脑子的浪漫,尽做粉红色的梦。”
婷婷道:“这俩小傻瓜是琼瑶、席娟言情小说迷,天天做梦嫁个白马王子。梦想爱得轰轰烈烈、天昏地暗、欲死欲活的爱情。”

229李树生餐馆,日
星期六这天,李春英抱着孩子回娘家,她知道父母都在餐馆忙着生意,所以直接到餐馆来。王玉芬接过外孙亲了又亲,从巴台取了一瓶果汁给外孙喝。李春英见店里顾客不多,问:“妈,店里生意咋样?”
王玉芬道:“现在才九点多钟,没到饭口,所以没几个人。生意挺好的,一个月下来,净收入五、六千元。”
李春英见到令狐剑,问:“又请了一个厨师?”
王玉芬道:“他是你爸的徒弟,周六休息,来店里帮忙的。小伙子很勤快,大专生,东北人。他会做酸菜猪肉炖粉条,地地道道的东北菜,还会包饺子。”
王玉芬招手叫过令狐剑,指着女儿道:“令狐,这是我女儿春英。”
令狐剑笑着点头道:“春英姐,很高兴见到你。”
王玉芬道:“她比你小一岁,该叫妹妹。”
令狐剑改口:“妹妹在哪儿工作?”
李春英道:“我在一家私营诊所工作,正在学中医。令狐哥,谢谢你。”
令狐剑道:“反正没事儿,来店里帮帮忙,也可以学到手艺呀。老人们常说,艺不压身,多学点技术就多一项谋生的本事呀,也可以做给自己所爱的人吃。”
李春英笑了,问:“你有爱人吗?”
令狐剑道:“现在还没有,将来会有的。因为,我不是独身主义者。这是你的孩子吗?多可爱啊,长大了一定是个帅哥儿。”
令狐剑接过孩子抱着道:“来,叔叔抱。”
令狐剑把孩子高高地举了起来,小家伙很高兴,笑了起来。
王玉芬道:“春英,店里一股油烟儿,你和令狐抱孩子到公园里玩玩吧。”

230公园,日
公园里,令狐剑和李春英一人牵着孩子一只小手,边走边谈。李春英道:“令狐哥,你从东北跑到西北来,路可够远的啊。”
令狐剑道:“我大专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堂兄在这儿做生意,让我来帮忙。看到咱们厂的招工信息,我就来试试,一考就录取了。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和我所学的专业也对口。”
李春英问:“你老家在啥地方?”
令狐剑道:“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的。”
李春英问:“你是朝鲜族?”
令狐剑道:“不,是汉族,祖藉是山东的,沂蒙山区。我太爷那一辈儿,光绪年间吧,闯关东闯到东北的。太爷和爷爷都是农民,父亲大学毕业,分到一家中学教学,还没退休。我有几个叔叔都在林业部门工作,一个姑姑在吉林市一家医院工作,是医生。我上面有个姐姐,在铁路上工作。”
李春英道:“我老家是河南省的,漯河人。我老家那儿,是岳飞大战金兵的古战场。”
令狐剑笑道:“这样一说,我就知道是哪儿了。”
李春英道:“你这姓很少见,和《笑傲江湖》这部小说里的令狐冲是本家。”
令狐剑笑问:“你也喜欢读武侠小说?”
李春英红着脸儿道:“你不会笑话我吧?”
令狐剑道:“我也很喜欢武侠小说,金庸、梁羽生、古龙、陈青云、孤独红、卧龙生、云中岳的作品我都读了,最喜欢的还是金庸的作品。”
李春英道:“我也最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孤独红的各部作品,人物性格、形像、故事情节有些雷同,但是他宏扬的是民族气节,这是他不同于其他武侠小说的地方。”
令孤剑道:“武侠小说,大陆作者的作品写得都不咋样,文字也半文半白,酸气冲天,语法不通,作者的文化层次、想像力都很次,是些不入流的角色。”
李春英笑道:“我有同感,而且有些家伙笔名也鱼目混珠,一看就是假冒伪劣的货色。台湾有个叫席娟的女作家,小女孩子都喜欢读她的作品,于是有些不法出版商就选些风格接近的作品,假冒席娟的作品出版赚钱,有些无耻作家也借席娟的名儿发表作品赚稿费。”
令狐剑道:“席娟、于晴的小说我也看过几本,我个人意见,不一定对,是那种洋快餐、速食面之类的作品。”
李春英道:“你这样评价,席娟姐姐知道了,会很伤心的,我喜欢席娟作品。”
令狐剑笑道:“我想,席娟姐姐会有自知之明的。我认为言情小说写得最好的,是张恨水。《啼笑因缘》、《金粉世家》、《满江红》都非常好,你可以看看。我认为同名电视剧改编的很臭,少了原著深厚的内涵、韵味,多了浅薄和铜臭味儿。现在重拍的一些电视剧,编剧和导演使出浑身解术,企图胜过前部,结果只招来一片骂声。”
李春英笑道:“我以为你是好人呢,原来很刻薄,是只剌猬。香港版的《笑傲江湖》,我认为就比原来那部拍得好。大陆版的《笑傲江湖》也很有特色,画面很美。”
令狐剑大笑道:“文学作品即然发表出来,就要任人评论,就像厨师做的菜,有人吃了认为是人间美味,有人吃了就觉得难吃。像赵本山拍的那部电视剧《刘老根》,我就很喜欢。不过,我还是要说句赵大叔不爱听的话,第二部就有狗尾续貂之嫌了。还有那部《还珠格格》,拍了第二部,赚得腰包鼓鼓的,就该见好就收,偏要拍第三部,主要演员又都换了新面孔,结果是老公公背儿媳妇过河,出力不讨好儿。”
李春英点头道:“我也不喜欢《还珠格格》第三部。本来是虚构的故事,没影儿的事儿,第三部更假得离奇,编造痕迹太重,真成了老奶奶讲得瞎话了。你真坏,引导我也胡说八道,批评起人家来了。”
令狐剑道:“我们又不是批评家,评论家,谈谈读书心得嘛,就像我做的酸菜猪肉炖粉条子,东北老乡吃了直说好,南方人看了,说这是啥玩艺,大杂烩呀?一点不精致。上海人烧的红烧肉,我就不爱吃,甜不几几的。我从不下南方菜馆,南方人烧的菜不对我的口味,我喜欢川菜,麻辣鲜香。”
李春英笑道:“到我娘家去,给我炖酸菜猪肉粉条子,我喜欢吃。”

231柳家公司
湾湾到公司东张西望,婷婷见了,问:“你不在学校好好读书,跑到公司来干什么?”
湾湾问:“这几天没见震南的身影,跑哪儿去啦?”
婷婷道:“你找他干什么?跟我来!”
婷婷领着湾湾进了办公室,关上门道:“坐下!”
湾湾看着姐姐道:“姐,看你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怎么啦?”
婷婷问:“郭震南是你什么人,你知道吗?”
湾湾道:“他,他是我姐夫呀。”
婷婷冷笑:“你还知道是你姐夫!你是不是想横刀夺爱,让他变成我妹夫?”
湾湾低下头,低声道:“人家,人家喜欢他嘛。”
婷婷拉长声音道:“喜欢?不是喜欢吧?我警告你,眼睛里是揉不进砂子的,爱情不是西瓜,不能切成一牙一牙的,姐妹分享。趁早儿关上闸门儿,加把锁。还有小彬彬,别做梦,郭震南是我老公,老公只能独占,你明白吗?”
湾湾道:“我当然明白,但是,我还是爱他。”
婷婷指着湾湾道:“你,你,是个小糊涂虫!你要把喜欢和爱分清楚!他是我的,你的明白?”
湾湾嘟噜道:“我又没说要你们俩离婚,把我嫁给他,人家只是爱他嘛。”
婷婷道:“这是危险信号,感情是一步步发展的,越陷越深。我得买套房子,搬出去住,离你们这两个小呆瓜远点儿。”
湾湾道:“我不会到你们家去?我会像牛皮糖一样,粘到你身上。”
婷婷吼道:“我不准你和彬彬去!”

232柳家,日
婷婷买了新房,准备搬进新居,柳思北奇怪地问女儿:“婷婷,一家人亲亲蜜蜜地生活在一起不好吗,为什么要搬出去住?”
婷婷委屈地道:“爸,我也不想搬出去住,但是,总不能让震南老在北方,有家难回呀。再说,公司也离不开他。”
柳思北问:“家里这么多房间,还住不下他?”
婷婷道:“爸,家里还有二个大姑娘,你没发现这两个小呆瓜看震南的眼神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柳妈妈道:“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儿了吗?”
婷婷道:“发生了就晚了!”
柳思北道:“原来为这个震南逃到西北去了?”
婷婷道:“不是逃,是避,震南不是花花公子,不想把这个家闹得乌烟瘴气的。你还是好好地教育教育你这二个宝贝女儿吧,大陆有十几亿人口,台湾也有几千万,有的是青年才俊,不要把目标锁定在姐夫身上。”
柳思北生气地道:“这二个傻丫头,这是什么事儿?老婆,你得好好地管教这二个丫头。”
柳妈妈道:“婷婷,我一定狠狠地打她俩个。湾湾,彬彬!你俩个出来!”
湾湾和彬彬从卧室里出来,问:“妈眯,什么事儿?”
柳妈妈拿起鸡毛掸子要打,湾湾和彬彬边逃边叫:“为什么打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事儿?爸爸救命啊!”
柳思北道:“打!狠狠地打!”
湾湾躲到爷爷身后,问:“为什么?”
柳妈妈恶狠狠地问:“自已做的事儿自已不知道,装什么憨儿?”
彬彬道:“妈妈,我只是喜欢姐夫。打湾湾,她爱上姐夫了!”
湾湾叫道:“好啊,你这小内奸,居然出卖我!是,我爱姐夫!我难道没有权力爱一个人吗?”
妈妈道:“你是小姨子,不能爱上姐夫,那不乱套了?”
爷爷道:“湾湾,这就是你的不对,是得打你。”
湾湾翘起屁股拍着道:“好,打吧,打死我我也要爱!”
婷婷道:“算了,还是我们搬出去住吧。湾湾,我警告你,不准你到我们家去!不准接近你姐夫!不准你和姐夫说话!”
湾湾低声道:“这么多不准,好像我把姐夫能吃了似的。”

233厂董事长办公室,日
董事长办公室,金鑫对郑新河道:“老郑,我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知识老化,没了创新能力,让我退二线吧,让青年才俊担任总经理。我看,郭震南不错。”
郑新河道:“小郭好是好,他肯干吗?他现在是台资企业的总经理,董事长的乘龙快婿,年薪百万,我们能给他这么多吗?”
金鑫道:“我看他值百万,只要全厂职工月月能发工资,企业账上有盈余,为什么不可以给他百万年薪?”
郑新河摇头道:“这二年我们厂效益好点了,我们俩多拿点奖金,还有人写信告我们呢,如果小郭当了总经理,年薪百万,不知有多少人要到总工业公司去告状。”
金鑫道:“可是几个副职,中层干部,能挑出一个能挑大梁的吗?我和他们谈过,都看着总经理这把交椅望而生畏。现在不比过去,是市场经济,先要掂量掂量自己有这个能力吗?小马倒是挺能干,年富力强,但他很贪心,好吃好喝,还花心,这样的人决不能用。他再能抓老鼠也不用他。”
郑新河感叹:“是的,小马再能干也不能用,他要是当了总经理,这个公司就成了他家的金库了。这人只能控制使用,不能沾钱。我们俩离休前,一定把他撤掉,给接班人扫清障碍。这人活动能量很大,有他搅和,谁上来也干不好。有些国企效益不断下滑,就是用人不当。诸葛亮临终给马岱留下锦囊斩魏延,就是担心他死后,没有人能控制得住他。”
金鑫道:“你和小郭谈谈吧。老郑,你读三国,倒能活学活用,常拿出一个锦囊妙计来。”
郑新河道:“企业领导人学学孙子兵法、三韬六略,读读三国、水浒,还是很有益处的。就是《红楼梦》读读也很有启发,王熙凤很能干,是个管家好手,但是这种人能用吗?”
金鑫笑道:“探春也很能干呀,大权在手,就搞起了改革,而且铁面无私,先拿宝哥哥开刀。亲娘舅死了也不肯多给一两银子,生母来闹也不给面子,我们就要提拔这样的干部。”
郑新河笑了,道:“你说得不错,探春是个好干部苗子,选就选这样的。凤姐儿要是当官,肯定是个大贪官。下人的月例银子她都要拿出去放债,油锅里的银子她也敢捞。”

234厂办,日
郭震南在接婷婷的电话:“我赶快回去?可是……,你买了新房,搬出来住了?好好,我马上订机票回去。”
郑新河进来,正听到订机票的话,问:“小郭呀,你要走?”
郭震南拿出一盒大中华,请郑新河吸烟,又倒茶,道:“是啊,老婆来电话,催我回去。”
郑新河道:“老金想退位让贤,让你接任总经理,你是不是考虑考虑?”
郭震南意外地道:“让我接任总经理?郑书记,你想我会接任吗?我在那边年薪百万,在这儿任总经理年薪多少?工资加奖金,超不过五万吧?不要说我,我老婆也决不会同意的。”
郑新河道:“如果我们也给你百万年薪呢?”
郭震南笑道:“郑书记,我拿这么多,厂里要有多少人害红眼病?告状信会像雪片一样飞到总公司、市委市政府,上面会派人来查,工作还怎么干?咱厂的人的毛病你还不知道?一个熟练技术工人年薪三万,我拿百万,我能心安理得地拿吗?产值是全厂职工创造的,我凭什么拿百万?这和我就职的台资企业不同,只要经营得的好,董事长给我百万,我就拿百万,没有心理负担,也没人上访告状。”
郑新河叹息,摇了摇头道:“国企的弊病,有些好治,有些难治啊!走吧,我也不能让你受这么大的损失,不拿百万拿五万。说实话,对国企改革,我再也拿不出新招,只能寄希望在年轻人身上了。”
郭震南道:“咱厂不是新进不少大学生?在这些新人中发现培养吧。”
郑新河道:“是啊,我和老金还能干几年?得抓紧培养新人,把他们推上去。”
郭震南道:“咱厂的设备都更新成数控机床了,应该加强科研力量,研发适销对路的新产品。咱厂就那么二千来人,拨拉不出什么人才了,应该面向社会招聘,特别是海归学子。”
郑新河道:“这些人要价都很高,我怕付不起他们高薪。”
郭震南道:“一分价钱一分货,咬咬牙吧。现在就业形势严峻,压压价,我想会有人来应聘的。带成熟技术来应聘的,可以技术入股。现在很多企业招聘员工,要求二年以上的工作经验。那些刚出校门的大学生,那来两年以上工作经验?为了取得二年以上工作经验,很多大学生愿意零工资就业,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机会,只发生活费,杰出人才我们就留下。去年招聘的大学生,可以让他们当工长、车间副主任,以老带新,积累工作经验,在实践中学习,增长才干。”
郑新河点头,道:“你的建议我和老金研究一下,只有这么办了。我现在深深体会到什么是人才战略了,人才难得啊!关张赵马黄死后,诸葛亮就感叹地说,这些上将,都是多年来从四方聚集来的啊。出征时拿着令箭,看着账下的武将,叹息不己,只好让瘳化做先锋。我和老金把全厂副职、中层干部扒拉过来扒拉过去,竟挑不出一个顶梁柱。”

235李树生家,日
令狐剑和李春英在吃酸菜猪肉炖粉条,令狐剑问:“怎么样?味儿还行吧?”
李春英点头道:“好吃好吃!这大肉片子肥而不腻,很香。土豆粉条滑嫩筋道,酸菜也别有风味。”
令狐剑道:“酸菜要是用我们东北大白菜淹制的,会更好吃。师娘店里的几大缸酸菜,都是我淹的,酸菜猪肉馅水饺,吃得人不少呢。在我们老家那疙瘩,家家户户秋天都要淹几大缸酸菜、泡菜,我从十几岁起,年年帮妈妈淹酸菜、泡菜,也就学会了。酸菜用大缸,泡菜用坛子。”
李春英问:“你妈妈是朝鲜族?”
令狐剑道:“不是,是汉族,左邻右舍朝鲜族人多,跟他们学的。”
李春英问:“汉朝通婚吗?”
令狐剑道:“通婚呀,我二婶和姑父就是朝鲜族。”
李春英神往地道:“我真想到你老家那边去看看。”
令狐剑道:“明年我休探亲假时,和我一块儿去吧。可以看林海,长白山天池,吃正宗的朝鲜冷面、打糕。”
李春英看着令狐剑道:“令狐,我很喜欢和你聊天,也喜欢听你的东北话。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年轻了。”
令狐剑笑道:“你比我还小一岁呢,才二十三岁,正是花信年华。”
李春英道:“自从孩子他爸死了后,我感到自己变成了老太婆。”
令狐剑道:“那是心理作用。春英,你很漂亮,身材曲线也很美。愿意和我建立恋人关系吗?”
李春英娇羞地低下头,轻声道:“我是小寡妇呀。”
令狐剑道:“我不在意。”
李春英依偎到令狐剑的怀里,幸福地闭上眼睛。……

236柳家,夜
湾湾和彬彬躺在床上说话,彬彬问:“二姐,爸爸和你谈话了吧?”
湾湾道:“谈了,向我提出了严厉警告。”
彬彬叹道:“你是不是有恨未识君未婚时之感?”
湾湾道:“我很矛盾,内心斗争很激烈,又想横刀夺爱,又感到对不起大姐。彬彬,我该怎么办呢?”
彬彬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也很喜欢姐夫呢。大姐也太霸道了,新家不让去,公司大门也不让进。这个家没了大姐夫,只有老头老太太,暮气沉沉,一点趣儿都没有了。”
湾湾道:“我想和姐夫私奔。”
彬彬哧地一声笑了,道:“那也得大姐夫爱上你才行呀,我看姐夫和大姐亲亲蜜蜜,恩爱得很呢。在姐夫眼里呀,我们俩只是天真浪漫的小黄毛丫头罢了。”
彬彬伸手抚摸湾湾胸部,道:“二姐,你的胸像搓衣板似的,一点也不性感。看大姐,柳腰肥臀,乳峰高耸,身材曲线多美?走起路来,比张漫玉、王祖贤扭得还动人呢。你也买什么宝,让你的胸赶快丰满起来,像小山似的高高地耸立。你的二个****,还没我的大呢。”
湾湾道:“可我比大姐苗条,细细溜溜的,同学们都羡慕我的身材好,有骨感美,吃啥都不用担心长成肥婆。彬彬,我告诉你,千万不要相信广告宣传,去做什么丰胸,多少女人做了丰胸后,痛不欲生,上告无门。花钱买罪受,让那些无公德坏了良心,黑心的人发财。”
彬彬道:“我听那些男生说,男人都喜欢有一对大****,大屁股,性感的女人,不喜欢太平公主型的。”
湾湾道:“那也不一定,校园里追我的男生不少呢,天天都收到情书。”
彬彬道:“那你怎么不从中挑选一个白马王子,难道就没一个青年才俊?”
湾湾道:“我喜欢大姐夫这样成熟稳重,事业有成,年龄又不很大的社会精英人物,有安全感。”
彬彬道:“在我们的社交圈儿里哪有这种人物?都是些胎毛没退的毛头。二姐,你好可怜噢,你的初恋,就这样被摧残了!”
湾湾哽咽起来,流着泪道:“在台湾的时候,我到观音庵里抽签,让一个师太给我算过命,她说我这一生婚姻不顺,初恋没结果,嫁的老公花心,三十岁后再结婚,才会有好结果。三十几岁,我就成了老****了。”
彬彬道:“现在的人结婚都晚,江南三十多岁的老****多得很呢,文化层次越高的白领,老****越多,正闹大荒呢。有一点要注意,千万不可一时冲动失了身。姑娘没了****膜,就不是姑娘了。我看杂志上,有很多新婚夫妇,就因为老公发现妻子****膜破裂,初夜不见红,狠揍一顿,第二天就闹离婚。”
湾湾道:“我可不是开放型的女性。”
彬彬道:“二姐,我又买了几本席娟姐姐的新书,你要不要看?”
湾湾道:“你们小女生才喜欢读她的书,我不要看。”

237公司办公室,日
郭震南回到公司,一大堆的公务等着他处理,女秘书仲孙梅雪抱着十几本公文夹站在他的身边,签一本递给他一本。郭震南看得很仔细,一点不马虎。仲孙梅雪是典型的南国佳丽,长得娇小玲珑,只是眼窝有点深,拳骨有点高,嘴巴大点儿。
仲孙梅雪深情地注视着郭震南,画外音:“我要是嫁这么一个老公多好啊,可惜他是董事长的了。”
郭震南批完文件,准备下车间,起身问:“仲孙,你还有事吗?”
仲孙梅雪从沉思中惊醒,连忙道:“啊?没有!没有!”
郭震南下车间走后,仲孙梅雪整理文件,悲哀地想道:“我已经三十岁了,加入了大荒行列,别说白马王子,黑驴王子也找不到一个。都是那些北方的打工妹,好男人都让她们抢去了!”
仲孙梅雪拿出化装盒,仔细打量镜子里的那个老姑娘,眼角眉梢,不知不觉中有了皱纹,青春正悄悄地远去。
仲孙梅雪画外音:“我是不是降低择偶条件,找一个蓝领?如果嫁了蓝领,姐妹们、同学们会不会嘲笑我?”
仲孙梅雪抱起文件,分送到各科室去。路过董事长办公室,柳婷婷叫住问:“梅雪,总经理呢?”
仲孙梅雪道:“下车间了,您要找他吗?”
柳婷婷道:“我打他的手机吧。”

238商场,日
柳婷婷和郭震南在服装专柜挑选衣服。
郭震南道:“婷婷,你又给我买衣服。”
柳婷婷道:“你现在是总经理了,应该多买几套高档的名牌服装,内衣、领带、皮鞋、腰带也不能马虎,这代表着我们公司的形象和经济实力。男人的服装,也是老婆的脸面呀。你每天清清爽爽地出去,太太们一看,就知道你娶了好老婆。”
郭震南笑道:“谁的老婆也比不上我的老婆。”
柳婷婷开心地笑着问:“真得吗?我有那么好吗?我知道我不算漂亮。”
郭震南道:“在我眼里,你最漂亮。”
柳婷婷吻了郭震南,笑容如花。
两人又走到珠宝柜,郭震南给柳婷婷挑选了一枚款式新颖的戒钻,一枚胸针。
柳婷婷道:“老公,我想吃东山羊肉了。”
郭震南道:“好啊,我们到学士街去吃。”
239厂小会议室,日
郑新河主持厂领导班子开会,反复研究,拟出名单,交给人事处长道:“共产党的干部,也要能上能下,不经常更换新鲜血液,就老化了。你看现在爱美的女士,拉皮、隆胸、整鼻、削骨、吸脂,注射肉毒针,连臀部都要抛光动刀子。我听说东北有个女干部,跑到香港,花了五十万美元给臀部美容。”
人事处长笑道:“人家那屁股,是给首长们准备的。领导们工作了一天,休息时摸摸价值五十万美元的屁股,会很开心。只是,别在市长正摸时嘣地放个香屁,熏得市长恶心得吃不下饭。”
会议室里的人哄地一声笑了起来。

作者:于德全
小品搜索
关键字: 类别:
范围:
本周热门
·找工作防忽悠小品:《应聘奇遇》 (务实寺)
·竞选村官2015 (凤凰)
·部队小品:《检查》 (务实寺)
·部队小品:《班长宣讲十九大》 (务实寺)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八一建军节活动演出小品剧本《官兵训练》 (小品)
·部队廉洁题材小品剧本《思想政治课》 (小品)
·空军建军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最后一次训练》 (小品)
·建军节生活题材演出小品剧本《军人消费观》 (小品)
·八一建军节消防部队演出小品剧本《爱洒雪域》 (小品)
·黑齿国(哈哈镜花缘之一) (墨_茗)
·《碰瓷人生》剧本上部 (郑世宇)
·叮当上学记 (dmt  53)
· 现代评剧 傻柱子艳遇 (二) (崔继昌)
·新编历史题材京剧剧本:勾践 (津津乐道)
·《中秋月更圆》中秋佳节倍思亲,部队采用先进的技术让各家属过上(佚名)
本月热门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社区服务站服务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家庭医生》 (小品)
·《我是雷锋》搞笑正能量小品 (刘学海)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疯狂的骗子》小品剧本 (刘学海)
·《中国好乞丐》搞笑小品剧本 (刘学海)
·《大笑毕业季》搞笑小品剧本 (刘学海)
·部队相声《入党心切》 (火珺)
·找工作防忽悠小品:《应聘奇遇》 (务实寺)
·《大笑毕业季》找工作小品 (刘学海)
·建军节活动演出历史题材音乐剧《军人故事》 (小品)
·部队剧本:《红色基因代代传》 (务实寺)
·公司娱乐情景剧剧本《公司风云》 (小品)
·双人快板:《狗年说狗》 (务实寺)
·竞选村官2015 (凤凰)
·部队小品:《检查》 (务实寺)
最新小品
·部队八一演出小品剧本《辉煌历史》 (小品)
·军校八一建军节演出小品剧本《我们的好班长》 (小品)
·建军节生活题材演出小品剧本《军人消费观》 (小品)
·海军建军节演出搞笑娱乐小品剧本《蓝色海军》 (小品)
·空军建军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最后一次训练》 (小品)
·八一建军节消防部队演出小品剧本《爱洒雪域》 (小品)
·部队廉洁题材小品剧本《思想政治课》 (小品)
·部队建军节演出相声剧本《武警岁月》 (小品)
·竞选村官2015 (凤凰)
·《我是雷锋》搞笑正能量小品 (刘学海)
·《疯狂的骗子》小品剧本 (刘学海)
·《大笑毕业季》找工作小品 (刘学海)
·八一建军节活动演出小品剧本《官兵训练》 (小品)
·建军节活动演出历史题材音乐剧《军人故事》 (小品)
·找工作防忽悠小品:《应聘奇遇》 (务实寺)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友情链接-------
演出网音乐人    小品大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合作活动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1-2010show16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出网  版权所有
以上小品均来自网络和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