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橄榄枝(第十三集)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07-09-17 上传: 佚名 人气:
电视剧剧本《橄榄枝》
第十三集:

1.时间:上午。
场景:会议厅开会。
人物:温有新。吉米。曲助理。小加。吴世纪。
吉米:在装修之前,一定要细心选购材料,同时在工作中积累经验,所选择的材料一定要与客户居室的风格相吻合,比如五金件可以一次性购齐,只是室内环境空气污染,尤其是带有化学性污染最为严重,是我们往后在工作中最需要注意的。往往要装修好后还得要通风几个月,以后我们会在工作中尽量去克服。
曲助理:这是今次工程的预先报价单。这是几位设计师每个人设计图的方案。
温有新:我们公司具有装修设计设计专业和系统化知识,提出来的设计和意见有一定的专业任何价值。
林晓怡:在我跟业主沟通交流中,一般业主会提出自己喜好或讨厌的装饰,告诉设计师他们自己的追求的风格,同时,设计师还要了解业户的家庭成员、生活习惯、尽量到达业主的要求,他们基本上还是尊重设计师的专业意见,业主当然愿意相信我们才会把房子交给我们设计师,让我们放手去把每一件事做好。
曲助理:我们公司每一次都会把所要装修的项目都列出来,完全清楚明了,我们才不会像有些公司打出低价位的报价单,然后在后期工程过程中逐步添加上去,毕竟我们公司可是品牌公司,不是马路边的包装队。
温有新:有些业主会要求设计师亲自在房子里现场讲解,让他们了解设计师的设计意图,在工地现场的话会更容易把自己和设计师的想法融合在一起,而且能节省彼此的时间。……这张设计图,从设计图上看,抽油烟机的高度以使用者为准,抽油烟机与灶台的距离不宜超过七十厘米,听说这位业主是个侏儒,抽油烟机设置的高度是不是太高了?这张设计图,是谁设计的?
林晓怡:是我。
温有新:刚才你不是说与业主的沟通交流非常重要的,要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了解他们想要的是什么,难道你这个设计师所做的只有这些吗?还在,厨房的作用是
为了实用,不能只以外面的美观为设计原则,运用人体工学原理来为他们作合理的布置,最好设计一些能让他们减轻劳动的强度,方便使用才行。
林晓怡:对不起!是我欠考虑,没有想的细致周到,是我忽略了这些。
温有新又拿出另一张:这个设计图看起来是很简单,这个业主跟我说过,家里面摆放太多的东西会让他心情非常紧张,当他了这张设计图后,当场就马上采用了这个方案,连我看了之后也很欣赏,这个是谁设计的?
吉米:是我。
温有新:到底是公司里的首席设计师,虽然在这行从事的工作时间不短了,实力非凡,这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装饰设计,既要艺术,又不能脱离实用,艺术与实用相辅相成又要和谐统一,如果仅仅是为艺术,这个家住起来不会让业主有舒适感,家是什么,家又不是画廊,我们公司的设计师要有能力给业主提供一个身心都能带来的健康享受的最佳居住环境。
曲助理:副总,时间到了,一会儿还跟客户有约,时间急救。
温有新:林晓怡,把这个拿回去吧,回去再改改。散会!
林晓怡拿着自己的设计图,刚要站起来,当走在温有新身旁时,林晓怡还是支持不住晕倒了,温有新欲把她拥在怀里,吉米却一个箭步走到林晓怡的身边。
吉米:晓怡!晓怡!
小加:晓怡!你怎么了?怎么会昏倒了呢?
吴世纪:刚才在开会时,她脸色很不好,可能这几天连续工作,看样子身体上已经透支。
小加:晓怡!你怎么了吗?
(温有新手摸着林晓怡的额头,顿感发烫)温有新:晓怡在发高烧,一定是着凉了!还不赶紧送医院去!
温有新欲想抱起来,吉米却一下子抱起昏迷的林晓怡,冲出了会议厅。所有人赶着去医院,温有新站在那里心里空落落的。

2.时间:上午。
场景:医院里。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吉米。小加。吴世纪。医生。
温有新、吉米、小加、吴世纪等人耐心等待,总算医生出来。
吉米:医生,里面的病人她怎么样了?
医生:病人正在发高烧,可以疲劳过度,另外休息也不够,再加上病人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刚才我在给病人身体检查时,可能在几年前她的身体曾经遭受过强烈的撞击,导致免疫力下降,比如车祸,或者什么东西猛然撞在病人身上,病人毕竟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这次旧患复发,身体本来就不好才使病菌趁虚而入,不过还好及时送过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已经给病人打退烧针,先让病人休息一会儿吧。
小加:……车祸?我从来没听晓怡提过啊?
医生:不过这几天,一定要让病人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这段时间不要做过量的工作,不能给病人太大的压力!
吴世纪:谢谢医生!……跟晓怡同事这么久了,我没注意到晓怡的身体原来一直不是那么好,还以为她很健康呢,这次为了在今天能交出设计图,一定是通宵工作,昨夜里还下了雨呢,从昨天下到今天,而且今天的天气比昨天还要冷,你看外面到现在还没有停呢。
小加:不会说就别乱说!
大家都在看着温有新,这次林晓怡出事全是温有新惹出来的,大家看在他是老板,谁也不敢说老板的错。

3.时间:晚。
场景:林晓怡的病房。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
温有新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正在熟睡的林晓怡。
插曲:《第二张脸》
离开我的世界有多久
手指里凝聚永恒的光芒
生命里起伏不定的悲喜表情
沉默存在你我之间
每一个世界角落总有转弯处
走不出的梯口,因为你从来没有走远
假装你的一切还在,没有你的呼吸我无法说出口
毫不知情去记忆感觉,看见可以实现当初的誓言
云淡风轻天空下,伸手触摸不到的脸
回忆只是镜子里妩媚的一面
不能总让你一个人越走越远
你的眼神越爱越沉默,忍不住思念你
曾经走过我身边,不知不觉忘了回头看你
不能忘记在我走过的路上你曾经我停留过
即使是一刹那,那属于也是我的美好生活
有没有结果,坚定走到再次相逢的一天
道别是你给我的伤口,然而我现在才了解
飞向离我遥远世界的那一边
为了记住拍过我的肩膀,传递着掌心里的火焰
为了明天的微风,希望你会回来
风吹不散我的心痛,看着泪水依然是放不下对你的想念
相信那是你给我的勇气,让我记住回家的路
一路上从风景寻找你,爱像随风那般回到我身边
面具背后藏不住是你深深的爱
命运从未来回到过去,拥抱久违的温馨往事
当我转过身看见你还在那里
活在无声的轮廓里,生活背后在一年又一年轮流前进
依旧纠缠着天空里迟暮的对白
************************************************************
睡梦中的林晓怡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双眼,没有什么人,病床旁放着一张椅子,林晓怡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伸手去摸椅子,明显到椅子上有一种热乎乎的感觉,分明有人来过。
这时,吉米从病房外进来。
吉米:晓怡,你醒了?医生说你高烧已经退了,现在你只要安心休息就行了。……不过,阿辉还不知道,我本来想给他打电话。
林晓怡:反正都没事了,何必多此一举呢?再说,他们快要结婚了,不管你相不相信,总觉得就这样告诉他们真的有点不妥,他们一对新人就要快结婚了,正在忙得结婚的事呢,我想给他们真心的祝福,不想因为我而扫他们的兴。
吉米:晓怡,你先好好休息,一定很累。
林晓怡:看你面色不好,是不是吓坏你了?
<吉米:晓怡,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副总在今天上处处为难你,开会的时候从头到尾根本不满意你的工作能力?是因为这件事吗?
林晓怡:可能是我真的没有把事情做好,副总只是以事论事,根本不关他的事。
吉米:晓怡,接受我的爱。……一直以来,我也很想让我们的友情继续进行下去,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注定要为你心跳,心脏是自己的,话是没错,可是有时候好像真的不听使唤,每当我一看见你,我这一颗心就不断地跳动,看不见时心里倒是很平静,可是我一个人的时候脑子里又不停地想你,只是最近好像越来越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心了,自制力越来越来下降了,我根本管不住我自己的心了……其实,我以前也暗示过你,我也不知道你故意听不明白还是装糊涂?晓怡,就在今天你晕倒的那一刹那,我……再也不想做你的朋友了,不是做朋友不好,只是觉得用这样的方法爱你,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林晓怡:吉米……
吉米:先不要着急回答,想好了再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否则我们也不会做这么长时间的朋友,因为我们在某些方面一定有相同的特质,这些你比我更明白。

4.时间:下午。
场景:超市。
人物:麦总。阿文。
阿文从超市买回一些日常用品,大包小包的吃力地往前走。
麦总开着车,从车窗看见,于是在路边停下来。
阿文:麦总——
麦总:阿文,一个人吗?你要去哪儿,我送你一程,是要回家吗?
阿文:谢谢!麦总,那就太麻烦你了。
麦总:……很长时间没见了,最近好吗?怎么就你一个人,买了这么多东西,怎么不叫你先生开车送你?
阿文:那你呢?
麦总:我?……我感觉自己似乎还停留在过去的时光里还没有走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去的时光太美好,所以一直舍不得很想留住它才不愿意从过去走出来。
阿文:麦总——
麦总:你放心,我在说这番话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相反,把那些美好回忆当成一本精装书偶而会品味一下,当回忆变成了铅字,哪怕某一个细小的片段,就像记忆烙印在我心里在以后的日子里永远磨灭不了,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面对未来。
阿文:我真羡慕晓怡,为什么她总是遇到对她那么真心的男人?
麦总:听你的口气,好像有很多伤心事,难道你先生对你不真心吗?
阿文:不是……哪有的事!我只是随便说说,干吗扯在我身上?
麦总:阿文,怎么了?你不觉得,你太紧张了?
阿文:麦总,你想太多了!

5.时间:下午。
场景:郑海生家。
人物:阿文。麦总。
阿文:我到了,谢谢你送我。
麦总:拿这么多东西,我帮你送进去。
阿文:不用了,今天已经麻烦你太多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麦总:真的没事吗?
阿文:真的没事!我自己做得来。
郑海生的车停下来,他回来后从车窗看见眼前一幕,紧接着他下了车。
麦总:你一个人在家吗?你先生还没有回来吗?
阿文:他啊,很晚才能回来,不过我已经习惯了。麦总,谢谢你送我,……(看见郑海生走过来)海生——
郑海生:阿文,你在干什么?
阿文:回来这么早?……这位是麦总,是我以前工作时的老板,我刚才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正好碰巧遇到他的,今天是他送我回来的。
麦总:你好!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我见阿文一个人拿着这么多东西,看见她一个女人很不方便,所以开车送回家,现在阿文已经安全到家了。
郑海生:阿文,我们进去吧。
阿文:麦总,你也回去吧,我们要进去了。
郑海生:是一个人去的超市吗?什么时候去的?这么到现在才回来?下次不要一个人去,如果要去的话,我开车送你去好了。

6.时间:下午。
场景:郑海生的家。
人物:阿文。郑海生。
阿文把一些东西放在客厅的餐桌上,不敢看他一眼。
阿文:我只是出去买了一些东西,出来时就在路上碰见的,真的没有什么,你也知道麦总是我以前公司的老板,你不是见过他吗?
郑海生:真的吗?
阿文:真的!我们只是随便聊一会儿,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今天意外碰上了,所以只是聊了一些近况,我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
郑海生:可是……我看见你和那个男人眉目传情,看起来有说不出来的暧昧,我也想相信你的话,我也是男人,男人看男人比女人看男人还要了解,那个男人是故意在路上假装遇见你的吧?你完全可以不让他的车,路上叫计程车回家,一个人回家行了,干吗还要叫上别人呢?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开车送你回家。
阿文:我不是说过了吗?是碰巧的。我根本没叫上任何人,你不是忙吗?就算给你打了电话,你不是总说忙吗?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就是为监视我?还是对你自己不放心,你不觉你自己有病吗?
郑海生:在回来之前,我往家里打了电话,打了半天,没有人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除了在家之后,没事的话一个人就不要往外跑,在外面呆久了容易迷路,我怕你回不了家,当然担心你了。
阿文:不要疑神疑鬼了,家里面又不是你一个人,请你以后在说话之前多想想我听了会是什么感觉,没有一个家庭里面靠疑神疑鬼就能得到幸福美满的,夫妻之间要学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才是真正的夫妻之道。
郑海生:我在说你的事呢。我是说,以后少往外面跑,就算碰到以前认识的人说几句话得了,不要耗在那里没完没了说家里的情况,以后不要再见那个什么是以前的老板了,以前他是你老板,可是现在你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了,什么关系都没有,还见什么面啊?阿文,你也不要有事没事去找他,知道吗?
阿文:你这是什么意思?
郑海生:我看见你们俩在一起我心里不舒服,以后不要再发生今天这种情况,让邻居看到对你影响不好。阿文,你们以前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阿文:没有的事!
郑海生:阿文,说实话吧。
阿文:我说没有就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郑海生:我就是不相信你!你这个贼人,只要一有男人出现,你对谁都大献殷勤!

7.时间:上午。
场景:上海王府集团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温有新的办公室。
人物:温有新。吉米。
吉米进了门,拿了一些创作好的作品径直坐下来,递上去。
温有新:我听说,你在美国一家公司还做过插图设计,看了你的作品,难怪创作的风格只要看一眼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吉米:我记得我的导师曾经跟我说这样一句话,他说通往南方之路——生命的路途中充满了鸟语花香的痕迹,那是人生中的一刹那闪耀的花火。
温有新:很深奥的一句话。不过,我喜欢!
吉米:以我工作的经验,我建议我们公司多做一些环保工程,很多非环保产品会释放出很多有害的气体,现在大多数的客户越来越明智选择环保装修,不少人已经认识到家具中的甲醛对人的身体危害性。比如,刚刚装修过的房子里,一进门眼睛就会眼痛流泪,呼吸困难,气味刺鼻,这对老人、儿童、孕妇的身体健康影响很大。
温有新:我觉得设计师有必要跟业主宣传这方面的知识,可以告诉一些业主让他们把新买来的家具先放置在无人的房间,让家具里的有害气体释放一段时间,过了一段时间后,再搬入居室,这对身体的危害性也许会小一些。我们公司也会采取一些用的措施,在服务项目中还可以免费安装空气净化器……
吉米:事实上使用甲醛吸附器最有必要的,当然可以加强通风换气,这样的话存在的问题会降低不少。
温有新:我们的公司一直以来具有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免费安装空气净化器会增加公司成本,只要在服务范围内,我们公司还是愿意把业主的健康放在第一位。过了一会儿,我会让曲助理帮我安排一下,到时候办妥了我会让曲助理在第一时间内通知,再找个时间开会商量一下。……还有,我们公司指定的橱柜厂家是哪家公司?
吉米:上海美工力橱柜公司。
温有新:这有橱柜厂家信誉怎么样?
吉米:基本上还信得过,他们的公司专业性非常强,厨房里的煤气管道常受到房屋结构的限制,我们设计师一般不会随意改动。如果不得不改动时,有时候还得要经过物业公司的同意,考虑到为方便日后的维修,通常由煤气公司或物业公司负责改装,我们当然得配合他们的工作。
温有新:最好不要产生纠纷而导致延误工期,合作一段时间觉得还行的话,下次在签合同的时候要更详细审查一下,合同上尽量不要出现不利我们公司的字眼。
吉米:这一点上我会注意的。
温有新:在这一环节上我了解得也差不多了,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
吉米:没有了,我先出去忙了。
温有新:晓怡……她身体怎么样了?
吉米:我昨天去看过她,正在恢复当中,看起来气色不错,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温有新:我正想去看看,在这件事上,我也要负一些责任……
吉米:你要是想去探望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
温有新:……

8.时间:上午。
场景:北海路。
人物:麦总。妇人和她的孩子。
麦总开车开到北海路,看见前面有一个妇人背着小孩在叫计程车,可叫了半天,仍然没有一辆车停下来,麦总把车停下来。
妇人:先生,我家孩子有先天心脏病,在家突然昏倒了,我正在抱着孩子去医院,我不想自己孩子有事,可是在这里叫不上车,先生,请您行行好,方便送我和我孩子到医院吧,孩子看来不行了,我心里好害怕啊!
麦总:上车吧。
妇人:谢谢,那谢谢您了!
麦总:很严重吗?我开车到最近的医院,相信还赶得及。
妇人:麻烦您,先生!

9.时间:上午。
场景:医院。
人物:麦总。妇人。
麦总的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
麦总:希望赶得及。
妇人:总算到了,谢谢您,先生!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我替孩子谢谢您了!
麦总:我希望能你和你孩子带来好运气,不会有事的!
妇人:那……我要进去了!
麦总:救孩子要紧!
妇人:谢谢!
妇人抱着孩子急忙忙进了医院。麦总看着她们进去了,心里也松一口气。
正在开车,看见医院里那边不远处坐着一个人,细细一看,正是林晓怡。

10.时间:上午。
场景:医院里的庭园外。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麦总。吉米。小加。吴世纪。
林晓怡一个人坐着,手拿着自己手机听着《可能是你》钢琴曲,一遍遍地听着。
发现过来一个男人,她抬起头,却是麦总。
麦总:好久没有这样跟你坐在一起了,我喜欢这种喜欢,我还可以重温一种久违的感觉,但晓怡……你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当初宁愿坚持自己的选择不就是为你心目中那个人吗?两年了,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在你躺在病床上他不现身过来陪在你身边?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原地里,只有一个人在看风景,这一切就是他所希望的吗?你以为你错过了他,可是,晓怡你知不知道你错过的到底是什么,让我告诉你,林晓怡错过的是一辈子里再也不能倒流的两年时光……
林晓怡:我……没有任何的怨言。
麦总:如果在你身边是他的话,或许我心里还有些安慰,我愿意看见每时每刻享受幸福的你,但愿一直是这样。明知道,爱的执迷不悟已经彻底吞食了你,吞得尸骨无存,而我假装自己已经离开了你,假装以为天空风景色彩会鲜艳夺目,已经过了好久的时间,我……还是故意默默等待在那个曾经爱过我的心。
林晓怡:缘分,最不会直截了当,也最沉默。有些人习惯了爱情,只是习惯,但没有真正爱上。谁能拒绝感情多姿多彩,床上夜夜风光,换季的人太多,更甚一个人的一天当中不止四季。一夜情、男女同居在如今这个变速时代像蝗虫成群早已泛滥成灾,连离经叛道自由开放,社会普遍现象我能理解,蔑视的权利是我个人的事,不擅长随波逐流,在生命终结之前请求命运留一部分纯粹的爱情给我。
麦总:其实,有的,但你没有伸手。
林晓怡:野果漫山遍地都是,尤其是肌肠辘辘的男人,受不住诱惑在路上采撷野果,有哪个男人会采撷一棵草呢?
麦总:一个眼神,也能群轻折轴。
林晓怡:别人的眼神,就好像是一个永恒。
麦总:是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抓不住,还要像个傻瓜似的把你双手拱让给别人,要想一辈子牵她的手就更加难了,真是痴心妄想!
林晓怡:难吗?我可不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很简单啊,麦总,把你的手伸出来!伸啊,怕我吃了你啊,没关系的,伸出来,伸出你的手!(麦总伸出手后,林晓怡顽皮地握住他的手,看着他说)你看,这样是不是简单多了?朋友之间也可以手牵手,不过我牵的手是长辈的手,麦总你就是我的长辈。
麦总:我怎么成了你的长辈,不就是两年没见了吗,怎么刚一见面就大了你一辈?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从前男朋友升到长辈去了?这样的话,我心里就更难过了,长辈还不如具有平等身份的朋友呢?连恋人做不了,我从来不想当你的长辈,这样会把我叫老的,会有距离的,怎么可以在一夜之间老了这么多啊?
林晓怡:麦总,你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老的,我刚才不是说过你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有魅力,总是让人无法拒绝吗?现在我住院了,你会像个朋友一样照顾我吧,如果麦总你有难的话,我这个朋友会毫不犹豫为你两肋插刀,我这个朋友还够意思吧。
麦总:这还差不多,这样的话,我也喜欢。……现在看到你住院,我心里既心疼又不放心,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强壮,对工作一向也很拼命,你看吧,连这些我都比你清楚,我真不知道你当初怎么就那么坚决甘心让我失望?……现在我努力让我们做朋友做得自然一些,这样你会更自在一些,我会继续努力。
林晓怡:我没有不要你,我要你以后一辈子当我的朋友,我当然要你啊,我才不会把这么好的朋友让给别人呢,让给别人的话我多吃亏,有了你这个朋友的话什么事都可以帮我,把你这个朋友让给别人,这么愚蠢的事我才不会干呢!
麦总:原来你的心眼这么多,看来你准备一辈子要吃定我了!早知道这样的话,刚才我看见了你,应该装作没看见走开算了,可偏偏要神差鬼使走到了你面前,只要那么一眼,我就能马上认出你的背影,只那么一眼,只那么一眼,我就不可能忘记。两年的事就好像在昨天一样,感觉你从来没走远,一直都在那里。
林晓怡:麦总……
麦总:晓怡,不要忘了……
林晓怡看着他:……
麦总:你曾经爱过我的,这一点上永远都要记得,你曾经爱过我的,请你不要忘了!
温有新、吉米、小加、吴世纪等人出现林晓怡面前。
小加:晓怡!原来你在这儿啊,我们找你半天了,我们一起来的,过来看看你,嗯,不错,今天精神很好!
麦总:晓怡,我先走了,改天过来再看看你。
林晓怡:好!
麦总一听林晓怡的朋友来看她,心里有些放心,所以先离开去了。
吴世纪:吃过午餐后,我们一起过来看你,现在是午休,离上班时间还早呢,去了病房去找你时,到那儿一看连你的人影儿都没有看到,后来碰到一位护士我们才知道你在这里,晓怡,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小加:晓怡,刚才那个人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那个男人看起来好有成熟男人魅力啊,我就喜欢他身上的那种男人味,这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晓怡,他是你朋友吗?是什么样的朋友,是男朋友?如果不是你男朋友的话,你看我和他之间有没有发展的可能,真的越看越觉得顺眼,越看越喜欢!他看着你时,一副温柔有加的样子,女孩子的直觉十有八九不会错的。
林晓怡:他以前是我男朋友,不过在两年前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们现在是朋友。
小加:前男友?分手?刚才看见还以为你们感情很好呢,一眼让人觉得是情人,如果是分手的话可是不像,如果你不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你们早就分道扬镳了?可惜,真是可惜!我只是替你可惜,我看那个男人就不错了,穿西装打领带,一副绅士斯文有礼的风度,只当你的朋友怎么就不可惜?
吴世纪:只要一看到男人,在你眼里就什么都好!我们几个男人也是穿西装打领带的,你怎么知道他比我们更好?
小加:就你!一副狗熊样!
吴世纪:我……我怎么了?我不行,那总监呢,副总呢,他们也比不了那个男人?如果还是不行,我就不信你的眼光比我还要差,那就是睁着眼睛的瞎子。
小加:谁瞎了眼?反正我就是看什么人都比你好,看他们就是比你顺眼,你还是一边凉快去吧,少在这里碍事!
吴世纪:你要我走开,我偏偏要留在这里!
小加:大家看见没有?这个人欠骂!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吴世纪:今天我过来是来看晓怡的,我不跟你吵,好男不跟女斗!
小加:哼!
吴世纪:哼!
吉米:如果喜欢的话,以后多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这样身体会好的很快的!
温有新:吃过午餐了吗?
林晓怡:刚刚吃过。
温有新:你喜欢吃什么?只要你能说出来的,我一定能做到!
林晓怡:不用了。副总你那么忙,不用为了我做什么。
温有新:就算你不愿意让我为你去做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愿意为你去做。
小加夸张的表情:今天我真正见识到什么是男人。
吴世纪:我也是男人,你没看到吗?
小加:不要急得对号入座。就是,排不上号。
吉米:晓怡,今天身体好多了吗?
林晓怡: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好多了!不想让你们希望,所以我一定让自己赶快振作起来。
吉米:气色不错!一定多休息,不要让自己紧张,最重要的是自己照顾好自己。
林晓怡:你的话,我会记住的。
小加:我们过来看看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平时看你一副坚强的样子,没想到你的身子这么弱,我也不知道你本来就是这样子。
吴世纪:那是因为晓怡心态健康。
小加:费话!还用着你说,我当然知道晓怡的为人,但毕竟是女孩子,一个人在工作上再强悍,当然也需要别人的照顾。还说是男人呢,女人心里到底想什么也不知道,好像女人从一出生就是为了工作拼命似的,有哪一个女人不需要别人的细心关心?要不怎么说,我平时看不起你,就是因为你太不懂女人的心了!
吴世纪:我也懂女人的心,但是轮不到我。现在,不是有两个,不对,也算刚才那个男人,三个,晓怡的心属于谁,根本不需要我来懂。
小加:费话越说越多!
林晓怡:我知道你们关心我,过来看我,我只希望赶快回到工作岗位上,就这么简单。
小加:我不让他来,他偏要来,现在来了,搞得乌烟瘴气的。
林晓怡:世纪,心眼并不坏,他也是我的朋友。
吴世纪向小加神气道:我也是晓怡的朋友,听到没有?看来,晓怡比你成熟多了!
小加:有什么神气的?那好,以后不要再缠着我,干脆你去找一个熟女好了。我看,找个熟女还挺适合你的,一想这里,我就觉得好笑。
林晓怡对温有新说:谢谢你来看我,我会努力让自己好起来。
温有新: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以后不要随便出入医院。
温有新一番强硬的话语,林晓怡惊愕地看着他。
见他们四目交会,吉米不安的心越发强烈起来。

11.时间:下午。
场景:超市。
人物:温有新。
温有新正在超市挑东西,买了很多东西。

12.时间:下午。
场景:温有新的家。
人物:温有新。
温有新在自己的家里煲汤,煲了很长时间。

13.时间:傍晚。
场景:医院。
人物:温有新。
温有新把自己煲好的汤自己开车来到林晓怡住的医院。

14.时间:傍晚。
场景:林晓怡的病房。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
温有新:肚子饿了,给你的!
    林晓怡:这是什么?
温有新:给你送吃的来了!来,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让我来吧,你现在是个病人,还是我亲自来,男人天生就是照顾女人的。……你闻闻,香不香?是不是感觉有食欲了,我可是花了好几小时煲好的,一会儿你可不能说什么没有胃口,不然的话就对不起我花了这么长时间为你亲自做的,如果你煲过汤的话,就会知道煲汤有多辛苦!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要看在我用心良苦的份上。
林晓怡:你?
温有新:不相信?是不是以为在哪家餐厅订好的,然后再送过来?真的,真的是我煲的,非常不容易,我家又不是开酒店的,煲汤不是女人天生拿手绝活嘛,厨房的事哪是一个大男人擅长做的事?看在我一番诚意诚心的份上,好歹也要喝一两口,如果能全部喝完当然最好了。……要不要我来喂你?
林晓怡:我有手有脚,我自己来。
温有新:还是我来喂你吧,我自己来。
林晓怡:不用了,真的不用你。
温有新:还是让我来吧。
林晓怡:真的不用!
温有新:真的把我当成阎王爷了?怎么,想反悔吗?你就这么不听我的话,医生说你现在身体很弱,让我来照顾你不好吗?脾气还是这么拗,早知道这样,应该把你一个人扔在医院里好了。让我来喂你是不是觉得不好意思,还是面对我觉得很别扭?这样好了,你就把我当成情人,当成你老公,你就会觉得像一家人自然多了……来,把嘴张开,不张嘴我怎么喂你?啊——张开嘴!
温有新非要亲自去喂林晓怡,但是林晓怡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拒绝不了他。
温有新:味道怎么样?味道还好吧,再来一口好了。

15.时间:晚。
场景:林晓怡病房。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
温有新:你看看你,还有我来陪你,与其说你幸福倒不如说我很高兴。相信吗?其实我第一次给女孩子煲汤,你就是第一个,有没有觉得很幸运?我知道,你一定以为我给很多女孩子煲过汤,其实你对我有太深的误会,你真的是第一个,你是第一个喝过我煲了好几小时汤的女孩子,还好是你,一直希望不是别人而是你。这些年来,为了学习煲汤,我练习了很多次,在家做了很多遍,总算做的像样了,现在机会来了,觉得可以拿得出手了。时间还早,让我看看你现在气色怎么样了,嗯,汤你也喝过了,气色好多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每天煲汤过来送给你喝,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很愿意为你去做?
林晓怡:我不想太麻烦你,不用麻烦你了。
温有新:晓怡,你有没有给过男人煲过汤?什么时候也给你煲汤?我好想再回味一下,宁愿,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我知道你的内心不会比石头硬,晓怡,不管以后怎么样,你……不会不理我吧?
林晓怡:这天太晚了,副总你也该回去了。
温有新:怎么,我浪费这么多时间好心过来陪你,吃过喝过就这么快想赶我走?连谢谢一句话都这么吝啬,是不是有点太无情了?
林晓怡:你的汤,真的很好喝!副总,我心里谢谢你。
温有新:前一句我是等了很久了,听起来真的很舒服;可是后一句,是不是也要改改口,别老副总副总的,越听越陌生,每个人都有名字,我也有名字,我叫温有新,叫我有新好了,多叫几次自然亲切多了。
林晓怡:有新,谢谢你!
温有新:晓怡,不要把我当成你的陌生人,在你走过的路里我从来不是一个多余的人,我也能成为你心灵的一部分。我知道,你一定认为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隔绝在我们彼此之间?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就算我们两个面对面说话,我依然有很强烈的被隔绝的感觉,究竟是什么让无形的东西隔绝在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是你的眼睛,没错,就是你的眼睛。……所以,请不要用你的眼睛试着去了解我,我对你而言从来不遥远。从第一眼见到你,对你不是一时情感的错觉,也不是一味苦苦地纠缠你,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为什么总是愿意靠近你身旁,每当我想靠近你身边的时候我就会有一种实在感,这种实在感直到今天仍在继续,因为你让我找到一种回家的感觉。
林晓怡:可是……我一点儿都不了解你。
温有新:晓怡,我只要你爱我,只要你了解我对你的爱,有些爱一切尽在不言中,你会发现我的爱会有你想要的,这份爱不是轰轰烈烈的爱,只因为似曾相识,你不觉得选择我等于给自己一生中一次机会吗?
林晓怡:我从来没想过。
温有新:站在你面前,不管任何时候总能感觉到有个人心底深处强烈隔绝的感觉,为什么对我每一次的出现你总是这么能够冷静?冷静得让我几乎无地自容,对我总是能够有一定的分寸,是因为我的爱过于坚持不懈,让你心存约束,越走越往退,但……爱是高贵的,在爱你的心面前就像影子紧跟着身体行走……
林晓怡:我从来没有针对你,只是……对某个人的感觉已经封存起来了。
温有新:存在哪里?存给谁了?存多久?存到什么时候?难道准备要存到老、存到死吗?存到一定阶段打算要买廉价的爱情吗?如果没有感觉,很多事真的简单多了,但愿你心里放不下的人是我,这样就更简单了。
林晓怡:你想太多了!
温有新握着她的手,林晓怡甩开,温有新非要握着林晓怡的手,林晓怡又甩开,温有新还是死死地握着她的手
温有新:你的手是冰做的吗?连看我的眼神都让我觉得冷,不过没关系,我的手跟我的心一样一直温暖,都是热乎乎的,握着我的手有没有让你心里安定一些?现在,你还是没有办法把我当成你身边非常熟悉的人,也对,你的爱情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给的,当然我也希望除了我之外,你不要把你的爱情随随便便给什么人。
林晓怡:你是否能告诉我,爱情跟男人女人形影不离,如同和尚穿上一件袈裟就能保证人类的肉体永久不能腐烂?为一个人舍身为情,自己道行高尚,当一把火烧成灰烬,连同肉体魂飞魄散,为爱修炼成佛,还是为情修炼出爱的舍利?

16.时间:上午。
场景:医院外的庭院。
人物:林晓怡。夏爽。
林晓怡正在跟夏爽打电话。
林晓怡:快要做新婚子了,是不是好几天兴奋得睡不着觉?
夏爽:晓怡,我已经不在酒吧干了……
林晓怡:是为了阿辉吧?这也难怪,结婚以后就会有属于自己的家,其实你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以后把自己的家当成自己事业好了。
夏爽:至于现在的那个广告公司我也不知道对干多久,反正不会是一辈子吧,就算以后要结婚了,女人应该也有自己的工作,独立对女人来说万万不能失去的,不过,最我让高兴的事,阿辉他还是很是尊重我的。
林晓怡:是吗?听你的口气,感觉嫁对了人似的,而且嫁的人又是我哥,你呀完全一副幸福的小女人的样子,不管怎么说,你总算找到感情的归宿,我们都替你高兴!
夏爽:我和阿辉商量过再过几天去通知双方的家长,再找个时间见一面……我听说你父母都在珠海,过几天他们就要来上海了。
林晓怡:这……好像不关我的事。
夏爽:晓怡,你不高兴了?
林晓怡:最重要的是你开心,夏爽,我希望你跟阿辉能有一个比你们终身难忘的婚礼,希望你们有个美美满满的婚姻。
夏爽;谢谢,晓怡!
林晓怡:不说了,等你们把婚期订好了第一时间通知我,好了,我要挂了。
夏爽:晓怡,拜拜!

17.时间:上午。
场景:林亚辉的家。
人物:林亚辉。夏爽。
林亚辉拿着两瓶矿泉水,给了夏爽一瓶,自己先喝了一瓶。
夏爽:我一提到你父母,晓怡的情绪马上就不对了,看来以前真有什么事让晓怡直到现在耿耿于怀,到底有什么误会,是不是误会太深了?当事人自己都没有办法解决,旁人的话就更没有办法了。刚才我只提了一下,后面的话不敢再继续说下去,我是怕伤了朋友间的感情,我不想坏了彼此之间的和气。
林亚辉:别说你,连我现在都不敢在她面前提及往事,有时候晓怡一旦冷酷无情起来,那样子就像一把利刃,我要是跟我这个妹妹对着干,她一生兴随时随地给你一刀,要是在平时的话,她看起来那么亲切、充满善意与人相处,那种恩怨分明的个性在晓怡身上太明显了!
夏爽:只要看看你,我就可以猜出你父母是什么样子,至少猜出七八分吧。
林亚辉:那不可见得。
夏爽:为什么?
林亚辉:接下来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事。我妈妈是我亲生的妈妈,我和晓怡是妈妈的亲生孩子,但我爸爸却不是亲生爸爸,说白了,亲生爸爸是我和晓怡在很小的时候就患重病去世了,我妈妈就因为宁愿放弃我亲生爸爸而选择了现在的爸爸,从那个时候我们的家庭发生了往后我们想也想不到的事情,剩下的事不用我说我想你也明白了。
夏爽:哦,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全明白了。难怪晓怡会有那样的表现,我说呢,不过我现在好像有点理解晓怡为什么这样做了,如果说晓怡没有错,可是都已经过那么多年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干吗记仇记这么久啊?我说,你现在的爸爸对你们到底好不好啊?有没有打骂过你们?
林亚辉:就算不是亲生的爸爸,我看在妈妈面子上才叫他一声爸爸,你也说了都已经过这么多年了,现在是老人家了,当然得要尊重长辈,那也是妈妈的幸福,我当然希望妈妈过得好了,如果执意反对他们的话,妈妈哪有幸福而言?如果妈妈不幸福,我怎么会有现在的幸福?幸福也会传染的。
夏爽:我可没觉得。
林亚辉:你现在才发现,我还在很多优点,你都没有发现呢。

18.时间:晚。
场景:温有新的办公室。
人物:温有新。
温有新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到走道边,除了他之后一个人都没有,径直来到装饰画面前,看着它,一直站在那里看着。

19.时间:晚。
场景:酒吧内。
人物:温有新。王思。
温有新进来后,王思刚从那边过来。
温有新、王思同口异声:一杯红酒!
说完后,两个人对视了一下。
温有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空姐?
王思:好眼力!每天在天上飞来飞去,有时候我恍惚得都不知道在哪儿了,可能飞太久了,人有点麻木了,最要命的就是时差的问题,快把人分成两半了!
温有新:真的这么辛苦?
王思:我以前怎么没看过你,来这里大多数的人是这里的常客,有一半的人我都认识,我第一次见你,可看你的样子好像是老顾客了!
温有新:以前来过几次,只有今天是真正想喝酒。
王思:哦,有心事?到底是什么心事非要挑在今晚一个人买醉?难道以前来这里莫非还有别的目的?……我叫王思,你是不是应该介绍一下你自己?
温有新:我叫温有新。
王思:温先生,你人长得帅,看你的言谈举止绝对不是普通人,我见过不少男人,只凭一眼我就知道你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人,你笑起来的样子蛮迷人的!以你的条件,听你的口音,是个上海人,一定有不少女孩子围着你吧,我很好奇像温先生你这么优质的男人会不会有个美丽大方的女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入你的眼?
温有新:她呀……
王思:漂亮吗?
温有新:是很漂亮,心灵更漂亮。她的声音和眼神永远给我一种温暖的感觉,她是个让人温暖的女孩子,很少哭。至少我从来没有看见她哭过,其实是我根本没有机会亲眼目睹过,也许是脑子里不太正常,很想知道她到底有没有为我哭过,如果没有为一个人流过一滴眼泪,说明这个人在她心目中根本微不足道。她的微笑好像停留在我的昨天里,至今记忆犹新,她说过的话依然停留在我耳边,一遍遍地回荡,总是听也听不够……
王思:不是因为她的笑容有多温暖?而是你的心里只有她身边一切的温暖。
温有新:什么叫情有独钟?这就是情有独钟。
王思:那我呢?我是不是你喜欢的那种类型?
温有新:你?我根本没想过。
王思:你倒坦率的,但这种坦率有点杀人!同样是男人,可男人跟男人还是有区别的,男人不是支支吾吾的,就是言辞闪烁的,很少有你这么坦白的,很多男人觉得自己应该有很多情人,他们以为这是流行,久而久之变成一种理所当然的习惯,把三心两意当成时尚,而且游荡在情人之间跳跃得越来越自然,所有的男人以自我为中心当然从来不觉得可耻,但是你不一样,总之说不出来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反正我越来越欣赏你了!……不过你刚才说,只有现在才是真正想喝酒,怎么样,要不要请喝我一杯?
温有新:AA制不是更好吗?
王思:把我当成坏女人了?放心,我还没有那么坏,时间久了,你就会知道了。好吧,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当然还不是朋友,认识久了就是朋友了,我只是欣赏你与众不同的为人而已,有了好奇心当然想了解一下。今天想喝酒,我请你好了,反正你心情不太好,多喝几杯我来请好了,无所谓。
温有新:你倒是个很爽朗的女人,男人跟你做朋友也许更合适。
王思:怎么办呢?我可不想跟你做朋友,跟你做朋友有什么意思,反正我异性朋友很多了,但是他们全不是适合当我情人,我想要的情人当然跟你刚才说的男人对感情要始终如一,今天我好像找到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温有新:开玩笑吧?
王思: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是我一直以来想找的男人,我不会看错的!不过,我不介意你喜欢别人,但是我还是有我自己想要去爱谁的权力,爱的本身没有谁对谁错,就算你心里爱的是别人,我们坐在一起喝喝酒还是可以吧。
温有新:我们现在坐在一起喝着酒,但是有一样你不知道,连我现在喝酒是为了我心里所爱的人,当初我从法国凯旋门一方飞越到上海多伦多文化街一方,感觉坐着热气球从地球的大西洋飞越到大平洋,游历了半个地球,带着一颗如此热烈期盼的心才来到了爱人的身边,感觉呼吸不能自然,这么近却不能紧密拥抱。费尽心机找到这里也是为我爱的人,因为我想亲身体会一下,寻找跟她有着相同的感觉,她坐过的位置,喝过的酒,留下的笑声,听过的音乐,迷漫着她的空气,顺着她留下的痕迹一点一点儿地体会她当时的感觉,我是不是无可救药?现在想想,不知道为何偏偏只爱她一个人?
王思:就算是这样,你爱得再多那又怎样,现在呢,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坐在你旁边的人,听你的倾诉,为什么没有她的位置?
温有新:她现在住院了。
王思:哦……

20.时间:上午。
场景:机场内。
人物:夏爽。林亚辉。林亚辉爸爸。林亚辉妈妈。
夏爽:怎么还不出来?阿辉,我好紧张啊!
林亚辉:不要紧张!反正我们快结婚了,把他们当成自己的父母,心情要慢慢放松下来,第一次见面,要给他们留下好印象。
夏爽:我知道,当然知道了。
林亚辉:出来了。
夏爽:在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
林亚辉的父母同时看见他们的儿子,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
林亚辉:爸、妈,我们来接您们,我们怕您们找不到,很早就来了。
林亚辉妈妈:等很久了吧。
林亚辉: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妈妈,这位是我爸爸。爸、妈,这位是未婚妻夏爽,我们同在一家公司工作。
夏爽:伯父伯母,您们好,我叫夏爽,以前来过上海玩吗?第一次来上海吧,有空的话我可以带您们到四处转转,上海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林亚辉妈妈:噢,你就是夏爽,我听说过你。
林亚辉爸爸:夏小姐,看起来很不错嘛,阿辉,你们的感情看起来很好嘛。
林亚辉妈妈:亚辉,你前几天跟我们通电话,还特意请我们从珠海飞到上海,你们是不是已经商量好了?
林亚辉爸爸:那还用说?不然的话,我们爱的阿辉怎么会一心一意选择夏小姐为终生伴侣,两个年轻人感情走到今天这一步,结婚成家是水到渠成的事,这不是明摆的事吗?
夏爽:我和阿辉商量好了今晚为伯父伯母您们做一顿晚餐,算是为您们接风洗尘。
林亚辉:坐飞机累了吧,爸妈,那我们先上车吧。

21.时间:上午。
场景:林亚辉的家。
人物:林亚辉。夏爽。林亚辉爸爸。林亚辉妈妈。
林亚辉:到家了,进来吧。
夏爽:伯父伯母,进来吧,总算我们到家了。
林亚辉爸爸:不错啊,环境不错,看起来是我们以后不用担心了。
林亚辉妈妈:是不错,那我真的放心了

22.时间:晚。
场景:林亚辉的家。正在做晚餐。
人物:林亚辉。夏爽。林亚辉妈妈。林亚辉爸爸。
林亚辉妈妈:夏小姐,听说在亚辉的公司工作?
夏爽:伯母,叫我夏爽好了。
林亚辉妈妈:夏爽,这名字好,跟你的人一样。说得也是,这是缘分,要不然当初因为缘分才走到一起。
林亚辉:我刚认识她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的脾气就像吃了火药似的,可是后来我发现她居然跟晓怡是朋友,从那个时候我不得不承认缘分的力量绝不是任何人事前预想到的,真的能让两个人走到一起,不然的话我怎么会把她娶到手……
夏爽:谁吃了火药了?在说我吗?娶到手这话是不是言之过早了?
林亚辉妈妈:夏爽,你认识晓怡?你跟晓怡很熟吗?
夏爽:伯母,我和晓怡是多年的朋友,她的脾性我还是很了解的。伯母,您放心吧,晓怡她过得很好,虽然生活有些不安稳,很少有人能像晓怡这样苦中作乐,何况她总是很有福气的,经常有贵人帮助她,不管遇到什么事总是能逢凶化吉。
林亚辉妈妈:没想到晓怡这些年吃了这么多苦,可我这做父母的一点忙也帮不上。
林亚辉:妈,我和夏爽结婚了后,夏爽是晓怡的好友,又是晓怡的嫂子,相互照顾,一举两得不是更好吗?
林亚辉爸爸:阿辉,你也太着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怎么就这么想把身边的女孩子娶回家?
林亚辉妈妈:夏爽,听说你父母快到上海来了?什么时候?
夏爽:我已经跟我爸爸妈妈说了,大概是下个礼拜天飞到上海,到时候我和阿辉约好时间见面的。
林亚辉爸爸:这样也好,那我们双方家长见面后得好好谈谈孩子们的婚事。

23.时间:上午。
场景:林晓怡的病房。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
温有新:今天要出院了,心里是不是松了一口气?送给你,恭喜你今天出院!
林晓怡接过他的花:谢谢!

24.时间:上午。
场景:林晓怡的病房。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吉米。
温有新:看到你已经没事了,能看到你健康的出院,我心里的石头总算安稳地落地了。所以,我推掉了所有应酬过来接你出院,我想亲自送你回家,虽然你没叫我来,事实上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把自己当成你的老公,我不能让我心爱的女人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回到家,我不希望看到的不是我而别人送你回家,你不会让我这么难受吧?我知道你很希望我来,这才是你心里所想的,是这样的吗?
林晓怡:我不知道是你来接我,你不是很忙吗?怎么会有时间?
温有新:时间不是什么问题,对我而言,重要的是你。
林晓怡:我没觉得自己有我多重要。
温有新:对我就很重要。……晓怡,我只希望你在工作上做得更好,很想看到你能成为一名优秀出色的装饰设计师,因为自我严格会让一个人神速进步,因为一个人时时刻刻鞭策也会让人学习得更快,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一直以来,我从来不怀疑对你的信心。
林晓怡:不要因为我耽误你的公事,这样我会过意不去的。
温有新:我是第一个来接你出院的人,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心里有一点点小得意,这是你和我之间的小秘密,允许我自私一次请求你不要把你我之间秘密跟别人分享。当然在别人眼中本来就不是一件大事,有些人却引以为荣,不过,你放心,我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
吉米出现,他也是接林晓怡出院的。
吉米:今天要出院了?收拾好了?副总也在,什么时候来的?
林晓怡:差不多了,一会儿就好。
温有新:总监也来了,不放心朋友,也来接晓怡出院?晓怡,我来帮你吧。
林晓怡(指着花说)说:这个……
林晓怡差点忘了温有新送给她的花,返回来还是把花带出了院。

25.时间:上午。
场景:医院的停车场。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吉米。
温有新:上车吧,坐我的车,我很想送你回家。
吉米:晓怡——
林晓怡面对两个人,不知道到底该坐谁的车,林晓怡还是坐在了温有新的车。
温有新:总监,我知道你和晓怡朋友关系一向很好,不过你放心,我会把晓怡安全送到家的,那我们下次在公司里见了!

26.时间:上午。
场景:温有新正在开车。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
温有新:几天没回家了?在医院里住了多天,是不是很想回家?
林晓怡:有谁愿意住在医院里?
温有新:说得也是,医院哪里比得上温暖的家,还是家里最舒服。
林晓怡:在附近先停一会儿,我想买点东西。

27.时间:上午。
场景:超市。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
林晓怡和温有新正在挑选洗发水,温有新自作主张把夏士莲绿茶洗发水、六神香皂、三笑牙刷和牙膏、绿手巾、绿茶甘油一号等这些东西放在林晓怡的推车里,林晓怡看着这些东西,奇怪温有新怎么知道自己平时用的东西?
温有新:回家后会用得着。……跟你一起来了,我也要给我自己买些东西,我得好好看看,家里缺什么呢?……(拿起碗)百福碗,你说这个怎么样?银筷子,你平时喜欢用银筷子吗?就拿这个好了。
林晓怡看着他,心里对他越来越有兴趣,他喜欢的正是自己平时喜欢的。
温有新:这几天为你的事,我吃不好睡不着,今晚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是不是该买男人用的剃须刀,我听说你平时不喜欢有胡子拉碴儿的男人,真奇怪,你为什么就是那么讨厌有胡须的男人?难道你不觉得有胡须的男人很性感吗?你看那些外国男人,年轻人不都是胡子一大把的吗?
林晓怡:我怎么时候说过的?我说过的话我怎么不记得?你是从哪儿听到的?
温有新:当然我是听说的,谁知道你跟某个人说了什么,反正传来传去自然就传到我耳朵里了,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林晓怡:外国人是外国人,你又不是外国人,外国人留胡子理所当然,中国人留胡子我觉得有点怪怪的,总之不是很喜欢。
温有新:原来是这样,那就买这个好了,不过牌子这么多,买什么牌子好呢?
林晓怡:又不是我用,我怎么知道?
这时,走过来一位女营业员:先生,想买什么?
温有新:我老婆不喜欢我留胡子,我想买一个,不知道买什么牌子好?
女营业员:那就看你老婆喜欢什么牌子?这些都是名牌,是今天新到的,这些名牌珠质量都很好的,就看你平时喜欢用什么牌子?
温有新:老婆,你说买哪个好呢?我完全听你的,你说哪个就哪个,就算挑错了也没关系,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林晓怡:真会胡诌一气!就这个好了。
温有新:就这个,好,就要这个好了。老婆,我们不要麻烦人家了,我们到那边好了,那边一定有不错的东西。
两个人共同推着车,俨然一对夫妻。
温有新:老婆,刚才你的表现不错嘛,以后要继续努力。
林晓怡:我跟你什么时候有这个夫妻名份了?不要在公共场合老婆叫的老婆叫的,我跟你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要是让别人听到还以为你真的是我老公呢。
温有新:你这一声老公叫着我心花怒放,再叫一声,我喜欢!
林晓怡:懒得理你!
林晓怡拿他没办法,明知他开玩笑,还是不理他。

28.时间:下午。
场景:温有新正在开车。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
林晓怡心里不得不承认跟他在一起时的确很开心,面对他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温有新:买了不少东西,这么多,你好像很喜欢逛街购物?下次再去的话,打电话叫上我也让我跟你一起去,不要背着我一个悄悄地去,我也喜欢购物,尤其跟你。买了这么多东西,你到底跟什么人住在一起?住在哪里?
林晓怡:就在前面,快到了……谢谢你送我。
温有新叫住她:你的手机呢?拿出来。
林晓怡吃惊地看着他,拿出手机后,看见温有新留下他的手机号码。
温有新:这是我的手机号,记得有事打给我。千万不要为了节约口水舍不得打,也不要为了接别的男人电话就有理由不接我的电话,一天之内打几百次电话不要紧,我求之不得,再高的话费不算什么,根本不值一提,对我而言最贵的是你的声音。
林晓怡: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
29.时间:下午。
场景:田伯伯的家大门外。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
温有新:是住在这里面吗?你住在这里有多少年了?这是你的家吗?
林晓怡:当然是我的家了。
温有新:你的家?真的是你的家?住在医院里这么多天,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家人来看望你,谁是你的家人?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林晓怡:对,我一个人住。
温有新: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林晓怡:我喜欢这里,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能比得上这里。
温有新:这句话,我第一次听你说,好像等了很久……
林晓怡:不管心情有多难过,只要一回到这里,能让我心里伤口迅速痊愈,以前我从来不知道,等到我全部明白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我身边的人才是我一直最需要的人,可是,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度回到从前,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从前,等到遗失的时候才发现深藏的失落感比平时更加明显……
温有新:晓怡,你还有我。
林晓怡:谢谢你送我回来。……其实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陌生人,我很感激你为我做过的一切,总是那么及时给我送来一份关心,只有这些。我先进去了。
温有新:记得打电话给我,看着你进去。

30.时间:下午。
场景:绿园。
人物:林晓怡。
林晓怡手拎着东西缓缓地走过去,看着回家树,那里有她和海飞的回忆。

31.时间:晚。
场景:厨房。
人物:林晓怡。吉米。
林晓怡的手机响了。
林晓怡:是吉米啊,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打电话给我?
吉米:不放心你,今天出了院,你一个人在家身边没人照顾你,我怎么能放心你?
林晓怡:谢谢你的关心!我现在没事了,一个人完全可以照顾自己,又不是什么大病,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了,过了明天我的身体会更好的!
吉米:你现在一个人在家吗?
林晓怡:是啊。
吉米:要不要……我过来陪你,你还没有吃饭吗?
林晓怡:你怎么知道?我正在煮东西给自己吃,几分钟就好了。
吉米:在做泡面吃吗?刚刚出院,怎么一回到家就吃这种东西,这样对你身体不好,太不会为自己着想了,我还是过去吧。
林晓怡: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不想太麻烦你。

32.时间:晚。
场景:田伯伯家大门外。
人物:温有新。
温有新的车一直还停在那里。
温有新看见吉米的车开到这里,他知道吉米是来找林晓怡的,看着吉米拎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进去。

33.时间:晚。
场景:客厅。
人物:林晓怡。吉米。
林晓怡吃着吉米送来的宵夜,吉米看着她津津有味地吃着。
吉米:看的样子,还说会照顾自己?照顾自己会让自己一个人吃泡面,明知道没有营养,这么多年的生活你就是用现在这种敷衍的方式照顾你自己的?如果太累的话,或者不想做,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做你吃。
林晓怡:这样太麻烦你了!不过,刚才听你训我的口气,还真像我哥,本来我就有一个哥哥了,可是他正在忙着谈恋爱,一个快要当新郎的男人当然忙着自己的终身大事,我担心让他照顾我的话会把准新娘暗地里妒嫉得要命,不知道是不是看电影看多了,担心还没有举行婚礼就上演落跑新娘,只关心我一个人的话会把准新娘吓跑的。现在不一样了,因为这个哥哥是别人的人。而你,现在又是朋友又是兄长,还是我上司,一辈子当我贵人好了!
吉米:可是……这些没有一个我愿意选择的。晓怡,为什么你就不愿意让我们的关系更跨一步?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不再仅仅是普通朋友?
林晓怡:吉米,其实跨这一步对我来说也很不容易,就好像在生命里跨两个世纪甚至更长的感觉,不是我心所能及要做的事,根本做不来的。我只愿意跟你做朋友,做朋友会让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尴尬,这样不好吗?可是,我觉得这样就很好,我不想再改变什么。
吉米:是为了副总?
林晓怡:吉米,你误会了!跟他没关系,有他没他,我还是愿意做你的朋友。
吉米:真的是这样的吗?我可不是这么想的,也没有办法把眼前的事情想的那么简单,事实上现实中也没有办法像每个人想象中那么简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爱得连简单两个字都不懂了,就好像一个人轻松地走到大街上,突然被天上的雷击中了身体要害,这个要害恐怕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可能是在心的某一个角落非要挤进来,等到发现时再也找不到最初那个角落里倒退回去。
林晓怡:我理解,但你的要求对我很难,真的很难。
吉米:我没有强求你的意思,但又不想让你苦恼,对你对我,大家都很难。
林晓怡:副总所做的一切,有时候让我也很迷惑,我觉得他离我很远,明明从来没见过这个人,有时候觉得他离我很近,好像很早就认识了似的,到底对他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也无法用世界上任何的言语来说清楚,的确有那么一种总想试着了解他。他看起来很坦白,我面对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对他,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问号,自己像个猜谜者拼命去猜,让人头疼……
吉米:至少他能引起你的兴趣,你心里也多想了解他……
林晓怡:不是这样的,我对他没兴趣,一点兴趣也没有。
吉米:想也不想就这么快就马上否定我的话,难道你连自己也想欺骗吗?
林晓怡:我……
吉米:如果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你的所作所为不正好说出了你内心的秘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这个当局者迷事实上已经陷进去了,从一开始就不知不觉陷进了,越陷越深,你又怎么会看到你自己在做什么?我这个旁观者,越是看得清楚,越是想不顾一切想拉住你,为什么你就这么固执不肯听我的话呢?
林晓怡:我不是这样的,这不是我,根本不是我。
吉米:害怕吗?为什么害怕?害怕他还是害怕你自己?还是害怕会爱上他?
林晓怡:怎么会呢?
吉米:晓怡,不要再继续往前走了,回来吧,回过头看看我,回到我身边,只要你肯回头,一切不会太迟!
林晓怡:真的……不会太迟吗?

34.时间:早。
场景:上海王府集团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林晓怡的办公桌。
人物:温有新。林晓怡。吉米。吴世纪。小加。
小加:晓怡,看你,精神不错啊!
林晓怡:小加,早!
小加:晓怡,早!心情是不是不错啊,感觉很好吧?
林晓怡:我今天的心情好得很!
吴世纪:晓怡,办公室里有晓怡在就是不一样,没有晓怡的话什么工作我做不下去了,一整天没精打采的,现在晓怡回来了,看到她神采飞扬的样子,我一整天的工作会有动力的!总监,来了,今天看你总监很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晓怡啊?
吉米:晓怡,欢迎你回来!
林晓怡:我很好,有这么多人对我的关心,我当然会好得很快的!
温有新送上一扎玫瑰给林晓怡:送给你!喜欢吗?
林晓怡:副总——
温有新:我不想掩饰对你的感情,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我也没有做错什么,你不用感到心里有任何的压力,放心收下吧,你不觉得它们很漂亮吗?……好好工作,希望能给你带来愉快的一天!
温有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所有人都在看着林晓怡。
小加:副总他在干什么呢?副总他在追求你吗?这么大胆,太勇敢了!当着公司里所有人面前发表一个男人对女人爱情宣言吗?没看见副总刚才的表现实在太有男人味了,一副勇往直冲的样子,我就欣赏男人在做任何一件事敢作敢当的表现,当男人做任何一件事的时候眼里没有别人,好像这个转动的世界仿佛都不在自己眼中,只一心一意迷恋眼前的自己所爱的人,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少见了!晓怡,你太幸福了!晓怡,手上拿着副总送给你的爱情信物,有没有感动一些?晓怡,你怎么看起来面无表情的,不喜欢吗?
吴世纪:副总送花给晓怡,又不是给你,你兴奋什么?真不知道你到底高兴什么,我们又不是瞎子,今天的事又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为了吃饭事公司里哪个人没看出来,谁不知道副总在追求晓怡?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老板怎么了,就是总统也有七情六欲,照样也不例外。
小加:晓怡,你也觉得副总不错吧?你看,副总说得没错,这些花看起来真的很漂亮!晓怡,喜欢不喜欢倒是说些话啊?
吴世纪:如果晓怡没有那个意思,就是你看副总再怎么顺眼,再怎么满意,你也不能代替晓怡的感觉,你又不是她妈,你总不能拿着刀强迫晓怡接受副总,缘分是不能勉强的,有一句话强扭的瓜不甜,感动不能代表爱情,小加,你怎么回事啊?奇怪了,你的热情度怎么这么高啊?当啦啦队最适合你了!
小加:你走开了!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站在这里,说了半天没一句好话,真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丧气鬼,让人看了就讨厌!
吴世纪:告诉你,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后退,在学校里没学过这个词。
小加:我管你有没有学过,反正我知道什么叫拒绝就行了。
吴世纪:我就不明白了,这到底为什么啊?非要这样一味拒人千里之外,我到底哪里让你看不顺眼了,什么地方让你讨厌了?我就是不明白,一定要这样对待我吗?
小加:你不明白?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反正要我接受你除非先把我杀了。
吴世纪:有这么严重吗?一个真心对你好,不接受算了,为什么非要往人家伤口撒盐?撒盐的人不心疼,你真的能下了手吗?如果你真的能下了手,我……我还不能相信你真的能下了手,那就不是我认识的小加了。
小加:对我这么有信心?
吴世纪:我当然对你有信心了,不管你怎么对待我,不管你怎么对我冷嘲热讽,绝对不会有任何动摇,没有什么事能让我放弃的。
小加:听了你的话,我真的很感动!
吴世纪:被我的话感动了,那是不是代表就接受我了?
小加:我是想说……
吴世纪: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小加:世纪,我想说的是,你还是死心吧。
吴世纪一脸惊愕,失望到了极点。小加说完这话后,跟没事似的,走到林晓怡办公桌。
小加:晓怡,看你今天气色不错,比上次见到你时精神状态好多了!
林晓怡:回到这里,感觉回到了老地方,当然会在工作上有所期待。
小加:工作表现越来越出色了,受到越来越多的人欣赏,心情当然好了。
林晓怡: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最重要是自己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情。
小加:所以,不知道是羡慕你还是妒嫉你?
吴世纪:如果我没有错的话,是妒嫉吧?
小加:不关你的事,也轮不到你来管!
吴世纪:小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管定了!
小加:强词夺理!
吴世纪:你不用羡慕晓怡了,副总喜欢的晓怡而不是你,做人呢要有自知之明,知足常乐才是人生最大乐趣,否则的话在自寻苦恼。
小加:滚开!少在这里说风凉话,我就不爱听!你以为你是谁,如果爱上金钱、社会地位、名气是一眨眼的事,要想不带任何条件爱上你这个人恐怕要等下辈子吧,你看看你,贫嘴不说光会跟我抬杠,你能有什么?你问问你自己到底在什么?一贫如洗!半天也掏不出一美元的穷光蛋!
吴世纪:有爱就够了,还需要什么?不就是一个字嘛,我就不明白你还想要什么,爱情就是爱情,爱情外面包裹太多的现实的东西,那就不是爱情了,至少不是真正的爱情,那是拜金主义!
小加:两个人感情再好,浪漫过后也要填饱肚子,总不能空着肚子去谈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情,要不怎么说你是个笨蛋呢!
林晓怡:谢谢你们两个对我的关心,这花……是很漂亮!
吉米:大家回去工作吧,小加,世纪,你们先回到自己的座位去吧,专心工作。
吉米看着林晓表情,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吉米自己心事重重。

35.时间:上午。
场景:世界广告设计公司。总裁办公室。
人物:总裁。总经理。
总经理:其营业额在全球单一广告公司排名中连续22年位居首位,顺利登上美国广告专业杂志《广告时代》发布的世界广告公司销售额排行榜第一的宝座。能做到如此成绩,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只要在广告界众所周知知道在2002年电通公司依然位居全球广告公司之首。
总裁:具有丰富广告从业经验的职员到广告大学任教,这也是一种巧妙的自我宣传。
总经理:这一次具体的合作意向和项目早就安排部署好了,就连北京奥组委早就已经启动了市场开发计划。多年来,电通公司在业务上保持与奥运会有着密切联系。
总裁:不看数量,广告效果才是关键,才能真正不断扩大广告市场。
总经理:2002年电通公司依然位居全球广告公司之首。电通公司早在70年代末就开始进入中国市场,提高公司知名度。并且在2001年,北京电通在中国国内广告公司中排名第6位,目前已在上海、广州、青岛成立了分公司,并在成都、沈阳设有办事处。
总裁:如何提高中国的广告业水平,这门学问的确是一门巨门,但不是学得越久越能找到打开的钥匙,时间不是问题,问题的还是经济的发展。
总经理:不少人都会想当然地觉得,广告市场客观效果,正如总裁所说的那样,培养了优秀广告人才,也是市场的需要。
总裁: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延续,再正常不过的事,就像旧传统的传宗接代,一代接一代,其实从本质上没有多大区别。
总经理:总裁的话才是真正传经送宝,受益匪浅。
总裁:最近,作为总经理,你觉林副总的工作表现如何?
总经理:林副总在自己工作岗位越来越能发挥淋漓尽致,把自己的潜力运用得自如灵活。
总裁:是吗?我也是这么觉得。
总经理:看来,当初从珠海调到上海来工作,从现在看来总裁决定是明智正确。
总裁:看样子,总经理你很欣赏他?
总经理:他的工作表现,这是大家全看到眼里的。
总裁助理:总裁,车准备好了。
总裁:下午开会的时候由你来主持,你是总经理,自己可不要迟到。
总经理:我知道。
总裁和总经理边说边往外走。
总裁:你去忙你的吧。
总经理:一会儿我会好好准备一下。
总裁:好了,送到这儿吧。

36.时间:上午。
场景:世界广告设计公司。林亚辉办公室。
人物:林亚辉。李导演。
林亚辉:广告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如果要想知道这个答案,追溯到世界上最原始最古老的广告,据说这张羊皮广告诞生于公元前1000年左右,是由一名古埃及奴隶主拟定的,内容是寻找一个出走的奴隶。也就是说,广告发展史就是从一张羊皮告示到现代的广告,广告的过程就是一步步走过来的。
李导演:到了后来,当时的广告随着社会经济不断发展逐渐多样化,渐渐被广大群众所喜爱所接受,根据各人不同的需要,而广告在一些杂志、广播、电视也相继出现。
林亚辉:还有那个上次橱窗设计的广告现在做得怎么样了?
李导演:开会讨论了很长时间,现在手头上有两个创意方案,一时未定下来。林副总,所以现在拿过来。(把两本不同的橱窗设计图递给林亚辉)一种是属于现代简约派,属于半开放式橱窗,,空间布局表现的手法是比较常见利用多余空间,用干净简洁来体现橱窗的整齐感,色调上一般采用白色与米色相近颜色表现出简单和谐的感觉,增强名牌香水柔和温润的第一印象。
林亚辉:另一种是古典派?
李导演:另一种橱窗类型属于半封闭式橱窗设计,常见的欧洲展示方法,香水展示效果相对比较集中,不会有太多分散的感觉,借以表达香水华丽与优雅的气质,背景上运用常见的精致铁艺,这样一来就衬托了商品的流水感,在第一眼上就有了强烈的对比感。
林亚辉:橱窗上的广告也是一道都市里不能缺少的风景,如何得到顾客不一样的吸引力,吸引顾客眼球,能让顾客发自肺腑喜欢,通过橱窗创意广告并且让顾客心里产生购买兴趣,所以在创意上一定要做到商业与艺术完美的结合。我想知道的是,后一种方案在灯光上采用什么色调?
李导演:很多人觉得用暖色,而我却觉得用冷色调更能衬托出商品的美感,比如蓝色。
林亚辉:前一种方案虽然也不错,如果再加上一把白色木椅,上面再放上一瓶香水,这样一来感觉在视觉上丰富多了,它的独特个性立即展现在众人面前。
李导演:是啊,我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
林亚辉:可以用多样多式的方法来表现出它的与众不同,同时也要考虑不同商品的个性、特点、功能等诸多方面的。现在,我还没有做决定,再看看吧,明天再给你答案。
李导演:不会两个方案一起派上用场吧,林副总?
林亚辉:现在还没有决定,也许吧。
李导演:商品品牌的形象,对现代社会经济发展越来越重要,很多企业家也开始有了这方面的意识。
林亚辉:这是必然趋势。
李导演:的确,这也是时代特征。林副总,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出去了。
林亚辉:听说一会儿你还有个会议,很重要吗?
李导演:是啊,这儿您也知道?
林亚辉:那好吧。
李导演:林副总,我出去了

[第十三集完]
作者:佚名
小品搜索
关键字: 类别:
范围:
本周热门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双人快板:《狗年说狗》 (务实寺)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幽默小品:《不缺人》 (务实寺)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鑫百利笑话15087809969 (鑫百利网投)
·晚会小品《联欢晚会我登台》 (务实寺)
·银行金融行业信贷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贷款风波》 (小品)
·部队小品:《检查》 (务实寺)
·群口快板《十九大精神放光芒》 (务实寺)
本月热门
·双人快板:《狗年说狗》 (务实寺)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语 (黄晓锐)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毕业小品剧本-我们能不能不要走 (佚名)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公司年会搞笑舞台剧剧本《公司故事》 (小品)
·三句半:《公司是个温暖的家》 (务实寺)
·十八大快板词(十八大精神) (%b4%fa%d0%b4%d0%a1%c6%b7)
最新小品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超爆笑小品《应聘》奇葩面试与考官斗智斗勇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疯狂的骗子》 (刘学海)
·超搞笑年会小品《碰瓷》 (刘学海)
·部队小品:《检查》 (务实寺)
·部队小品《强军无须送礼》 (务实寺)
·搞笑小品:《顾客刁难该咋办?》 (务实寺)
·搞笑相声:《过年好》 (务实寺)
·幽默小品:《评奖风波》 (务实寺)
·幽默小品:《畅想2018》 (务实寺)
·部队小品:《班长宣讲十九大》 (务实寺)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晚会小品《联欢晚会我登台》 (务实寺)
·群口快板《十九大精神放光芒》 (务实寺)
·银行金融行业信贷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贷款风波》 (小品)
·空军部队搞笑小品剧本《机务兵之歌》 (小品)
-------友情链接-------
演出网音乐人    小品大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合作活动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1-2010show16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出网  版权所有
以上小品均来自网络和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