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网-中国演艺界门户网站
商机 音乐 新闻 小品 会员 论坛 更多>>
您好:   |首页|地图|帮助
首页 小品 剧本 相声 戏剧 培训 评论
  你现在的位置是:中华演出网->小品剧本->->寝室的故事(全本)
小品剧本
上传日期:2007-09-17 上传: 佚名 人气:
第一场起点

(幕启。灯亮)
(诗人正在看书,眉宇间透着“舍我其谁”的神态,自我感觉良好。小陆翻看着新发的课本。小胖端着脸盆哼着跑调儿的歌上。)

胖:“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眉,你的眉毛细又长啊……”
诗:烦死了!(拍案)
(胖顿时闭口,回头看看诗人,轻手轻脚放好脸盆。大吴跑上)
吴:发校徽了,发校徽了!(给小陆)给你一个。
(转身奔诗人,小胖拉住他。)
胖:给我一个。等会儿,换一个。哎,再换一个。
吴:没什么好挑的。(递给诗人一个)。
(诗人正整理书,没用手接。小胖对镜子戴校徽,左右不合适。)
吴:(看着校徽。自语)这要是军功章就好了!
胖:(头也不抬)你想当兵啊?
吴:(兴奋)我告诉你吧,我第一志愿就报考军校,差两分没考上,(发现没人在听,情绪低下来)多冤呢。
(大吴闲不住,抓起把扫帚,边扫边唱。)
吴:“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诗人嫌吵,把书往桌上一摔。)
吴:(扭头看诗人一眼,没理睬,换了首歌继续唱)“向前进向前进,革命的任务重啊……”
(大吴扫完地又整理上铺,小胖终于把校徽别在满意的位置,无事可作,于是走近小陆。)
胖:你……干嘛呢?
陆:(上海话)看书。
(小胖没听懂,知难而退,又走近诗人)。
胖:(没话找话)这么多书!这都是你的?这还有手抄本儿!
诗:什么手抄本儿,那是我自己写的诗!
胖:是吗!哎,这“梁子”……
诗:笔名。
胖:(惊喜)您就是梁子?你,您那篇《千家泉水万家灯》我读过,拜读过,真是太棒了!
诗:(故作谦虚状)一般。
胖:(虚心求教状)您是怎么写出那么好的文章的?
诗:(谆谆善诱状)那还得感谢生活……

(女孩宁宁上,清纯少女型。宁宁敲门。室内的人一抬头,看到她又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惊艳。)
宁:(被这突如其来的注目礼弄得有几分局促)老师让我通知你们,下午在大礼堂举行开学典礼。一点半,别迟到了。噢,对了,这还有一张《沪江青年报》。(大吴抢先接过来,回身边走边看。诗人也伸出手去,却被大吴抢了先,只好装作捋头发。宁宁灿然一笑,下)
诗:(自我解嘲)这是我们班的吗?
(小款凌辰上,与宁宁打个照面,目光跟着她“走”出很远)
款:(不解)这儿应该是男生宿舍啊?(急上)119,火警?我到地方了。(刚要推门,又停顿四顾)就这么一个破地方,我得呆四年?真不知我老爸怎么想的!(推门而入。老江湖状)哟,几位,早来了您哪!我,凌辰,来自北京,大家以后有什么事儿吱个声儿就行了。
吴:你就是凌辰?你住我上铺。我都帮你收拾好了。
款:谢了!来,抽支烟!
吴:不会不会!(用手拨开,正好拨到在看书的小陆面前。小陆抬头看见香烟。想也不想就接过去揣了起来。)
陆:(上海话)谢谢侬!
款:(微一错愕)都拿走了?还好,这儿还有一盒自己抽的呢。(又给大吴)不会抽拿一支给个面子。(又递给小胖。)
胖:哟,中华的?谢谢谢谢。
(小款递烟给诗人。诗人因刚刚谈兴被他打断,又见他十分招摇,颇不满。)
诗:不会。
款:不会抽拿一支给个面子……
诗:(一字一板)吸烟有害健康。
款:“吸烟有害……”,不就是不给面子吗?(回身拉起小陆的手,将一包烟都拍给他)都归你了!
陆:(颇意外,仍收起)谢谢侬!

(成喜上,身上大包小裹)
成:(一鞠躬)大家好!
(众皆惊,然后大笑)
诗:一股清新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
成:(被笑愣了)俺叫成喜,男,20,属兔的,俺从东北来。
吴:(上前)来,把东西给我拿吧。
成:(感激在憨憨一笑)谢谢!(在大吴的协助下解下背包)哎,你们吃苞谷秆儿吧,可甜啦。(分送)
吴:大家都到齐了,咱们就互相认识一下吧。我叫吴大江,最崇拜军人,座右铭就是:“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款:(鼓掌)嗬,好!喂,该你了!
陆:我叫陆韦,上海人。
成:(看看轮到自己了,忙站起来)俺叫成喜……
款:“男,20,属兔的”,你坐下吧!喂,你呢?
胖:(结结巴巴,显然很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讲话)我,我叫……小胖。你们,你们就叫我小胖好了。
诗;(站起身,踱到台前)至于我,我叫梁凝晖,笔名梁子。自幼酷爱文学,我有位伊人,芳名诗歌。由于耐不住青春的冲动,夜夜与佳人幽会于西窗之下,终至越轨,便有了数百粒爱情结晶,散见于《诗山》、《诗河》、《青年文学》……
(小款从开始就觉得酸不可耐,走上去。)
款:有纸吗?
诗:(自负)我从不给人签名。
款:我想撸鼻涕,嘻嘻……
诗:(愤然)庸俗!
款:(对吴)这种人就得这么他……
吴:好了别闹了。对了,早上班导生来说,让咱选出个寝室长,你们看,谁合适?
胖:梁子,我看,这寝室长该非你莫属了吧?
诗:我也没什么,只不过会写几十首诗而已。
款:选诗人?好呀,以后咱们都跟他哼哼呀呀写那什么什么“湿”去吧!
诗:那也比跟着你卖书强。
吴:咱们还是选一个吧!要不,不记名投票?
款:(不屑)费那事!
胖:我选梁子,莫他,非属!(一着急说错了)
诗:(故作谦让)我觉得,大吴也还可以嘛!
款:要的就是你这句!我同意大吴!你们呢?
<(成喜因刚才大吴帮忙,所以对他颇有好感。小陆无所谓。两人举手附和)
款:怎么,梁凝晖同学,刚才不是你提议的吗?(诗人无可奈何举手,小胖唯他马首是瞻。)
款:全票通过!祝贺你,吴大江同学,你光荣志当选我们119寝室的第一任寝室长!今天的晚饭就你请客了!(BP机响)哟,我去回个电话。(匆下)
吴:(就职演说)既然大家信任我,那我今后一定好好干!咱们寝室的活儿我包了!
诗:(和小胖咬耳朵)看见没有,早准备好了。(成喜一个人鼓掌,吴走过去。)
吴:我来帮你收拾吧。(猛然想起)噢,对了。刚才《沪江青年报》上说,我校正在为希望工程捐款。“我们举手之劳,孩子们的美好明天”。咱们也捐点儿吧。
成:山里孩子念书,确实不容易,我捐20元。(小款上)
款:20?刚开学就发津贴了?我那份呢?(拉扯吴)
诗:发什么发呀?那是给希望工程的。
款:什么工程?哪儿又盖大楼了?入股是吧,可以,咱……
诗:希望,工程。
款:希望……啊,想起来了,山里孩子念书,没钱,咱们捐点钱,他就能……没钱自己挣去呀,关我什么事!(要走)
成:(挡住小款,怒)怎么没你事!山里孩子念书多不容易啊!我捐20。(交钱)
(众人先后捐钱,成喜站在台中盯看小款)。
款:都捐了,那我也捐20吧。
诗:这世上,有两种穷人,一种是物质上的贫乏,一种,是精神上的贫乏。
款:这是说我吧?再捐30,凑50,行了吧?
诗:还有一种人,穷的就只剩不钱了。
款:我说你怎么就跟我过不去……哼,不跟你一般见识,看着,一百,二百,我捐二百,行了吧?(拍给大吴)
吴:别别,捐款是自愿的……
款:拿着拿着,我就是自愿的。不就是钱吗?二百块钱(往台前走)……扔在水里还有个响呢,就这么,捐了?(回身)飞咧!(灯急暗)。

日记一

(舞台暗,一盏孤灯。桌前,小陆燃起一支烟,翻开日记本。)
陆:9月12日,星期六,晴。终于走进了大学的校门,带着几分新鲜,也多少有一点儿失望。大家都兴高采烈,而我。。。。。。。偶然抬头,看见一颗流星划破了我的天空。我的心,痛了一下。

第二场夜话

(一切似乎都已正规,寝室布置有序,充满活力)
(灯亮。诗人胸口合一本诗集睡在床上。小陆在抽烟看书。成喜在写信。)
成:“瑞瑞:你好……吗?不要再给我寄钱了,我的钱够用了。你把钱留着……”
(小陆一阵咳嗽。)小陆,你可得按时吃药啊,那肺炎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当年我爹……
陆:(不耐烦地)晓得了!
(小款、大吴、小胖踢球上)
三人:噢嘞噢——嘞噢嘞噢嘞——
成:玩完了?
款:玩完了!(模仿广告)劳累了一天,可得好好洗个澡哇!
胖:我也去。(二人准备下)
吴:你说咱们食堂这饭啊,我怎么吃六两也不饱呢?
款:(头也不回)就你那块儿,吃八两也不带饱的!
成:哎,干吗去?
款:洗澡去呀!
胖:洗洗去。
成:踢球踢热了?
款:(觉得他废话太多)多热呀!
胖:不要太热。
成:洗个澡凉快凉快?
款:(边说边下)那多爽啊!
胖:(紧跟其后)不要太爽。
成:(喊)喂,没水!
(款、胖返身上,大吴也走过来)
三人:你说什么?没水?怎么又没水呀?
款:(唱)“给我一盆洗脚水,换我一夜脱鞋睡,(小胖、大吴和)就算没有热水,也要来盆凉水……”(小陆嫌吵,合书下)
诗:(伸懒腰)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狼……
三人:狼?扁他!(一拥而上,聚而扁之)
诗:饶命!!!
款:饶了你?也行,你得给我们唱一个。
诗:我也唱?好,(清清嗓子)“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走进火葬场,一起烧成灰,你一堆,我一堆,谁也不认识谁,都是我们九十年代的新一辈……”
成:(笑)诗人也这么俗啊!
吴:我那堆肯定比你那堆大!
诗:不可能!
(灯突然熄灭)
众:(嚷)还没到十一点哪?……谁又用热得快了?……谁这么没公德心?……老头儿!来电!不然我摔瓶子了!
陆:(幕后,沪语)对不起,我要看电视,插销插错了。
众:(乱哄哄)算了算了,睡觉吧睡觉吧。……你臭脚丫子别冲着我头!……成喜今晚你别打呼噜啊。我拖鞋哪儿去了?……
成:哎,“陈教授问答”是哪个频道?
诗:990。你自己拨去。(“陈教授问答”是性知识夜话栏目,因此有人窍笑)
款:大吴,你还真要报名参军呀?
吴:志愿书都交了。
众:啊?!
陆:港督。
众;你什么时候走啊?
吴:还没定呢。(转移话题)嗨,说这个干嘛。哎,你说哈,咱班那几个女生一个个长得怎么都跟瓜似的?
款:就是,长得怎么都……都“那样”?
胖:也不能这么说吧,我觉得咱们宁宁就不错。
诗:哎对,也就是宁宁还能激发我写诗的灵感了。
吴:又提宁宁了?可别失眠啊。
诗:失眠,咱不还有“相伴到黎明”嘛。
成:(打哈欠)睡觉吧,明天早上还得出操、投卡呢。

(静场。亮起一盏昏黄的小灯。恩雅的音乐飘起来。宁宁一身白色连衣裙,踏着梦幻般的舞步上。她无比清纯,又若有所思。小胖起身来到台前,宁宁走上去用手切割他的视线,他却视而不见)
胖:该怎么取得宁宁的芳心呢?(宁宁在聆听)听说宁宁伞丢了,待会儿她进来,雨水打湿了她的衣裳,我就走上去对她说:“宁宁,给你伞!”她一定会大为感激,我就说:“不用谢,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宁宁无声地笑)接下来,我就该展示我的博学了。“宁宁,你可别小看这伞,它可是战国时期鲁班……他妹妹发明的。鲁班就是那个木匠的祖师爷。
(宁宁先是和他并行,然后停下来看着他一个人边走边讲。)
胖:伞发展到今天,虽然结构上没有很大的变化,但伞面已由油布变成了尼龙绸的,伞骨已由竹子变成了不锈钢的。听说,最近日本还发明了一种巴掌大的小伞,我想,那一定是运用了斯皮诺求极限方程……(手举到高处,顿住,缓缓放下)我知道,现在的女孩子确实在等待男孩子的追求,可是我总觉得这种等待,就象是蜘蛛等待苍蝇!
(转身走回桌边,宁宁欲叫又止。小胖走回桌边,成雕塑状。小款上)
款:早上阿伟跟我说,宁宁伞丢了。哎呀,这可真是天赐良缘哪!(宁宁又羞又气)追女孩子最重要是投其所好。伞,伞是紫色的;紫色,紫色代表神秘、高贵,还有,罗曼蒂克。我得说,我最喜欢紫色,最喜欢紫色。接下来,就该送她一样小礼物了。送花?俗了。送书?可我又不知道她看什么。对了!送香水!一缕芬芳,一缕温馨……坏了,“蒙娜丽莎”送给徐婷了;“雅芳”?我忘了送给谁了,反正是送掉了。对了,还有我自己用过的“野玫瑰”呢,“野玫瑰”,就是“野玫瑰”!哈哈哈……
(宁宁不认识他一样,有些害怕似地抱住自己的肩。小款走回桌边,成雕塑状。诗人上)
诗:都说宁宁骄傲地象个公主,可那也得看是对谁了。这不,昨天她还让我看她写的诗呢。虽然我从来没对人表白过,可是象宁宁这样的女孩子又有谁会不喜欢呢?(宁宁表露出女孩子的羞涩)从她踏进诗社大门那天起,我就知道:她非我莫属。(宁宁跺脚转身)
诗:司机总是用他敏捷的急转弯来博得喝彩,而网球手总用他漂亮的反手击球去获得掌声,至于我,作为诗社社长的我,自然用诗来打动宁宁的芳心。“爱情的天使,你这宇宙的精灵,你露水一样的眼睛,占据了我所有露水一样的梦……”就这,要是让宁宁听见了,那还不……(一甩头发,走回桌边,成雕塑状。)
(恩雅的音乐声渐响。宁宁颇为失望,徘徊片刻,梦幻般的下。桌边三个“雕塑”举手欲追,定格。灯光急暗,一束追光随着宁宁。)
(小陆上。和宁宁擦肩而过。他目送着宁宁,可宁宁却没看到他。追光定在两个人中间,两个人各怀心事走出投影。小陆走到桌边,打开昏黄的台灯,追光熄)

日记二

(台灯下,小陆一边吸烟,一边写日记。)
陆:十月二十七日,阴。不知不觉就大二了。大吴要走了。虽然我骂了他是傻瓜,可是,我真舍不得他走。(停顿片刻)昨天,我又梦到那颗流星了。为什么他们的梦里是女孩,而我的梦里却总是那颗流星呢?


第三场中转

(灯亮。小胖在床上睡觉。诗人在桌前看书。小陆收拾东西准备下。成喜上,在寝室门口遇到小陆。)
成:小陆,干嘛去?
陆:邮……咳咳,……邮局。(下)
成:(喊)小陆,少抽点烟吧,那玩意儿没啥好处。
(小陆在远处含糊地应一声。)
诗:(在室内)早晚是病。成喜儿,回来了?
成:回来了,诗人,又写新诗了?
诗:(忽遇知音状)成喜儿,他们都说看不懂我的诗,我念给你听听吧。(不待成喜作反应)“那个和尚于落花时节,讲禅。于是林花乱坠被传说翻版……”怎么样?
成:(茫然)不懂。
诗:唉,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
成:(歉意)别……兴许别人懂。(冲小胖)小胖!小胖!宁宁答应和你去看电影了!
(诗人大吃一惊,小胖一跃而起。)
胖:你说什么?是真的?
成:我骗你干什么?
胖:什么片子?几点的?
成:我知道什么片子?……
胖:(想起来)噢,对,是我约的她。(手足无措)穿什么好呢?哎成喜哥,你看我这身行吗?哎成喜哥,你帮忙给我拿一下小款的洗发水我洗个头……
成:好好好。(下)
诗:(吃醋)这自古哇,鲜花总是要插在牛粪上的。这可还没插上呢,就美的不知道自己属什么的了!
胖:你!……
诗:我什么我?哎我就不明白,你成天庸庸碌碌的,哪点儿比我强了?凭什么就取得宁宁的芳心了?
胖:(已经走到桌前,猛一拍桌子)我是猪,可是我有梦想!!!
(诗人有些气馁,可又不甘心示弱,二人剑拔弩张。成喜上,忙把他俩拉开)
成:咦,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了这是?小胖你不是要洗头吗?呆会儿还和宁宁看电影去呢……
胖:(赌气)不看了!
(小款上,垂头丧气,拉把椅子骑坐在上面,用衣服一下蒙住头。成喜走过去。)
成:小款,你咋了?
款:咋了?我他妈完了我!我哪儿想到它跌那么快呀我!现在想抛都抛来了了!
成:抛?……股票哇?
款:(没好气)不是股票还是绣球哇?五千块呀!你见过五千块吗?我这学期的生活费全在里面呢!(哭腔)
(诗人和小胖都想过来安慰他一下,两人同时开口:“小……”对视一眼,各自走开。)
成:小款,别着急,啊?没钱吃饭大家先匀一下。这吃了一次亏才能学一次乖,明天让我们从头再来……
款:去去去去,你这都什么呀你?哪儿凉快哪儿呆一会儿吧。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成喜走到一边,正好站在三人中间。他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不知该去帮谁,不知该怎么帮。过了片刻,小款突然想起来。)
款:对了,我都忘了,大吴这臭小子终于来信了。
三人:真的?!(围过来,凑在一起看信。灯渐暗,大吴一身军装,在舞台另一侧上,追光)
吴:诗人、成喜、小胖、小款、小陆,你们他妈的都好吧?现在真想揍你们一顿或者被你们揍一顿啊!我在这儿快憋疯了。我如愿以偿地穿上了这身军装,如愿以偿地成为一个军人,我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可是我没有想到:今天的艰苦,不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不是血与火的洗礼,而是……这么个鬼地方!我当上副班长了,因为驻守我这个哨所的,就班长和我两个人。山下送来的报纸,到这儿都成了旧闻;山下送来的新鲜蔬菜,到这儿都是速冻食品。每天和班长形影相吊,他能讲的唯一的话题就是“俺们那个村子……”,对金庸、古龙他一无所知,更别说马拉多纳、惠特曼、迈克尔·杰克逊了。我真不知道在这海拔七千多米的山顶上有什么好守的!每天眼看到的就是雪山雪山雪山雪山!……诗人,在这儿呆上几个月,保管你再也浪漫不起来了。昨天,我实在憋不住了,冲天打了一梭子子弹,真痛快!班长把我狠狠训了一顿,今天还关我禁闭。其实,关不关我禁闭,我俩也只有这一个屋,关我禁闭,班长还得出去受冻。
幕后音:(河南口音)吴大江!
吴:(起立)到!
幕后音:(河南口音)巡逻去!
吴:是!(回头边整装边说)兄弟们,不能再聊了,班长解除我禁闭了。放心吧,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我就不会后悔的。既然祖国需要,我就把青春奉献给这茫茫雪山了!(转身欲下,又转过身冲寝室方向)我他妈的爱你们!
(敬礼,下,灯暗。寝室灯亮,四人抬头望向大吴跑下的方向,灯暗)

小陆日记三

陆:五月十二日,晴。我们给大吴的信刚刚寄出,就传来了一个让我们心碎的消息:那天,大吴和他班长去巡逻,遇上了雪崩。他的班长被截去了双腿,而大吴……我想,他恐怕肯定不会有军功章了吧?可是对我们来说,从他穿上军装那天起,他就是个英雄了!一颗流星划过西边天际,它好亮啊!

第四场四季

(前台灯亮。校园民谣《青春》的音乐响起。)
幕后音:(女声)四季如歌,校园里的青春和岁月,在歌声中淡淡地流着。
小款忙着赚钱。
(小款穿一件军大衣,手持大哥大,边走边讲,到台前顿了一下。)
款:什么?钱先不给他!我马上就到!(匆下)
幕后音:成喜给瑞瑞的信还是那么勤。
(后场寝室灯亮。成喜坐在桌前写信。)
成:“瑞瑞,你好吗?俺娘的病好了吗?辛苦你了。……俺又得奖学金了。还有勤工俭学的钱。俺给你寄回去……”
幕后音:小陆还是总往邮局跑。
(小陆一路咳着走到台前。)
陆:同志,我……咳咳……我要汇款。(填汇单的动作。)谢谢!(咳着下。灯暗。)
幕后音:而诗人……
(一束追光照着诗人从后台径直走来。)
诗:(怀抱一束鲜花,手握麦克风,有些激动)谢谢!谢谢!这次我的诗作能获奖,主要还得感谢生活……(灯暗)
(前场灯亮。音乐声渐大。成喜、小款、小胖、诗人手拿饭盆一起去吃饭。迎面碰见宁宁和另一个女孩子去打水,诗人、小款、小胖忙走上前去帮忙提着水瓶。成喜走着走着,转身发现人都不见了。成喜摇摇头,做了个“看不懂”的表情。下。灯暗)
(后场灯亮。小款和小陆蹶着屁股趴在桌上头抵在一起下棋,小胖在一旁指手划脚。小款抓一枚棋子装进口袋,与小陆相视大笑。成喜蹲在地上洗衣服,面前一大盆衣服。诗人拎了两只袜子放到成喜盆里,嘴里说“帮帮忙”。成喜乐乐呵呵地点点头。)
幕后音:成喜是寝室里第一个入党的。
(前场偏左亮一盏小灯。成喜庄严地举起右手。)
幕后音:而小款,常在夕阳下抱个吉它弹啊弹的。他说,在大学里看夕阳的日子也不多了……
(前场灯亮。小款坐在台阶上,抱着吉它。音乐渐弱渐弱,小款把吉它扛在肩上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摇摇晃晃下。灯暗。)

小陆日记四

(桌前灯亮。小陆咳得很痛苦。)
陆:那颗流星再也不肯出现了。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想再见到它。现在觉得,它是那么美丽,那孤独……如果再看到那颗流星,我一定要许个愿……
(一阵剧烈的咳嗽,小陆伏在桌上,身体扭曲着。灯突灭。小款、成喜等焦急的喊声从幕后传来:“小陆!你怎么了?!”)

第五场终点

(灯亮。成喜坐在桌前写信。诗人在床上摆放书本、吉它。)
成:“亲爱的瑞瑞:你好!马上就要毕业了,心里空落落的。这四年就这么过去了。……这四年,怎么就这么过去了呢?……诗人在那儿床上床下,不知道折腾什么呢。”(回过去看诗人)
诗:(举起相机给空床照了一张相)四年了,留个纪念。(走过来坐在成喜对面)成喜,你非回去不可吗?
成:那句话咋说的来着?“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哪儿都不如家好不是?(顿了一下)山里孩子念书太不容易了,我想回去,教书。
(诗人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小款上)
成:最后一门补考结束了?
款:结束了!(把手中的笔纸往天上一扔)革命终于胜利了,德国鬼子投降了!真想买他一挂鞭炮,噼哩啪啦放他妈一通!唉!要是不考试,我愿意再上十年。
诗:我也愿意。
款:(凑过去)“亲爱的瑞瑞……”(成喜忙用手盖上。)成喜哥,这什么时候改“亲爱的”了?
成:这不得跟上形势走嘛。(众笑)
款:你说你这就要走了,人到的比信还快呢,……
成:这不是习惯了嘛。
诗:什么时候的火车?
成:下午三点半的。
款:这么急?东西收拾好了吗?
成:喏!(往床上一指)
款:又大包小裹的,跟你来时一样。你说你来的时候那阵势……不过那苞谷秆可够甜的。
诗:我没吃着。
款:活该!我当初干嘛来着?对,我发烟。我这个一根,那个一根,(急转身一指诗人)我发给你时你说什么来着?
诗:“不会。”
款:不是“不会”,还有一句!
诗:(想起来)噢……
二人:(齐)“吸、烟、有、害、健、康!”
(三人大笑。小胖默默地上)
款:(继续)当时把我气得,我一转身我就……(一转身,望着小陆坐过的床,呆住了)我就……
(大家都望着那个铺位,半晌不说话。)
成:(难过地)早知道这样,我们应该逼着小陆吃药啊!……谁想到,会这么快?
(又是片刻沉默。)
胖:我刚刚从小陆家回来。小陆他妈妈看到我又哭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这是从小陆的遗物里发现的。湖南老区来的。
成:(接过递给诗人)念念吧。
诗:(读信)“亲爱的小陆哥哥:你好!我是小亮亮。谢谢你这些年来一直寄钱来供我读书。(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今年,我考上中学了!爸爸妈妈都哭了。……他们说,要好好谢谢你这个大恩人。我买了几块糖,想寄给你,可邮局的叔叔说,信里不让寄。小陆哥哥,我一直给你留着呢!小陆哥,你答应过我的,等我考上了中学,你就来看我,你什么时候来呀?我多想和你一起拍张照片啊,我想你长得一定又高大又英俊。我长大了,也要做象你那样的人。……(哽咽)又高大又英俊……”
款:别念了。
胖:(哭腔)“又高大又英俊”?小陆死的时候,瘦得就剩一把骨头了!
成:我们替小陆寄下去吧,供小亮亮上大学!
诗:对!
款:对,(拿过那封信)让我来吧。
成:这是大家的心愿。
款:别跟我争!想当初,为了希望工程捐款,我还……这些年我也明白过来了。钱哪,钱他妈算个什么东西?阿堵物!我舅舅有钱吧?五六家公司、七八辆轿车、上千万存款,可老婆照样跟她离婚、儿子照样不管他叫爸!钱!谁他妈说金钱是万能的?钱能买回来大吴、小陆这两个哥们儿的命吗?!……
诗:小款,其实,你也是一首诗啊。
款:(自嘲)就那首“一个穷人”?
诗:不不不。这些年你变了很多。
款:你也变了不少。
(两人伸出手握在一起。成喜拍了拍他们的肩,去收拾东西。)
胖:宁宁下午要走了,你们不和我一起去送送她吗?
款:(和诗人对视一眼)算了,我和诗人还是去送成喜哥吧。来,这个包给我。
(三人正收拾行李,小胖默默地看着。)
幕后音:沪江之声广播电站:四舍一一九寝室的诗人、成喜、小款、小胖,为他们的好兄弟大吴和小陆点播校园民谣《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请欣赏。
(音乐响起。三人都顿住,留恋地看这个寝室。成喜回头理了理大吴的军装,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放在小陆的床头。他又走到面对观众的“镜子”擦了擦镜子,理理头发,把校徽别正,环顾一下。重又拎起背包,走到门口,和小胖紧紧抱在一起。)
成:(哭腔)研究生,别忘了给我们写信!
胖:(哭出来)成喜哥!有空回来看我啊!
(诗人、小款和成喜下。)
款:宁宁就交给你了。
(三人搭着肩下。音乐渐弱,停。)
(全场灯黑。黑暗中响起混响:“我凌辰,我北京来的。抽烟,抽烟……我叫吴大江,我最崇拜军人了……俺叫成喜儿,男,20,属兔的,俺从东北来……我,我叫小胖,你们就叫我小胖好了……我叫陆韦,上海人。谢谢侬……我叫梁凝晖,笔名梁子。我有位伊人,芳名诗歌……”)
(小胖点起了蜡烛,黑暗中只有这一点萤火。小胖默默地坐着,好久,他幽幽地吹起了口琴:“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然后,他起身走出寝室。身后只留下一支蜡烛,跳跃着那一点萤火。)
剧终
作者:佚名
小品搜索
关键字: 类别:
范围:
本周热门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企业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加班》 (小品)
·公司企业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明天会更好》 (小品)
·公司周庆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团结就是力量》 (小品)
·公司企业周庆年会搞笑相声剧本《我要轮岗》 (小品)
·学生防骗宣传话题搞笑相声《防骗技巧》 (小品)
·《疯狂的骗子》搞笑小品剧本 (刘学海)
·搞笑小品:《联欢晚会我登台》 (务实寺)
·小品《学习十九大.我有新规划》 (务实寺)
·幽默小品:《评奖风波》(新版) (务实寺)
·公司创业奋斗题材搞笑小品《一起走过的日子》 (小品)
·企业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为祖国做贡献》 (小品)
·《我要找工作》相声剧本 (刘学海)
·扶贫小品《扶贫干部的一天》 (务实寺)
·精准扶贫小品:《扶贫干部的一天》 (务实寺)
·幽默小品:《不缺人》 (务实寺)
本月热门
·《今晚吃鸡》2018年最新年会爆笑反转小品剧本囊括2017年网络流行(黄晓锐)
·《疯狂的骗子》搞笑小品剧本 (刘学海)
·《疯狂的骗子》搞笑小品剧本搞笑剧本 (刘学海)
·幽默小品:《评奖风波》(新版) (务实寺)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搞笑幽默喜剧正能量小品剧本《传递爱心》 (小品)
·搞笑小品剧本《碰瓷》小品剧本年会小品剧本 (刘学海)
·敬老题材感人搞笑剧本《妈妈叫你回家吃饭》 (小品)
·搞笑小品:《联欢晚会我登台》 (务实寺)
·扶贫小品《扶贫干部的一天》 (务实寺)
·纪念改革开改40周年小品《说变化》 (务实寺)
·小品剧本《碰瓷》搞笑小品 (刘学海)
·幽默小品:《不缺人》 (务实寺)
·公司周庆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团结就是力量》 (小品)
·建筑工程公司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安全第一》 (小品)
·《我们是雷锋》搞笑正能量小品剧本 (刘学海)
最新小品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要加薪》 (小品)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小品)
·企业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加班》 (小品)
·正能量题材感人搞笑小品剧本《缘份的天空》 (小品)
·(戏剧)廉吏梁毗 (群众文化馆员何超)
·企业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为祖国做贡献》 (小品)
·公司创业奋斗题材搞笑小品《一起走过的日子》 (小品)
·公司企业周庆年会搞笑相声剧本《我要轮岗》 (小品)
·公司企业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明天会更好》 (小品)
·学生防骗宣传话题搞笑相声《防骗技巧》 (小品)
·公安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缉毒英雄》 (小品)
·公司周庆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团结就是力量》 (小品)
·精准扶贫小品:《扶贫干部的一天》 (务实寺)
·精准扶贫小品:《扶贫干部的一天》 (务实寺)
·公司娱乐活动演出搞笑小品《表扬员工》 (小品)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西门庆当官》 (小品)
-------友情链接-------
演出网音乐人    小品大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合作活动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1-2010show16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出网  版权所有
以上小品均来自网络和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